新闻资讯

曲婉婷“云尽孝”快大结局了?关键证人回国投案,但工人的血汗钱回得来吗?

11 月 6 日
4567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本文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公众号ID: collegedaily

还记得那个每年定时“云尽孝”的曲婉婷吗?每年微博上,她都会发表自己有多想念妈妈,妈妈是冤枉的,要相信正义的话语。

今年的“云想念”,为母亲叫屈的微博可能还没来得及发。但是,一条曲婉婷之母案关键同案人回国投案的话题上了热搜,因为关键同案人回国投案,在更多证据之下,她妈妈这个案子迎来了重要转机。

今年的“云孝顺”可能真的是演不下去了。这件事情还要从2014年说起。

2014年9月,曲婉婷母亲张明杰因涉嫌贪污、受贿与滥用职权罪被羁押,所涉金额高达3.4985亿。事发后,曲婉婷一直在找机会替母亲“申辩”,自己则躲在加拿大秀恩爱。这也让我想到了欧洲人的一句老话:三代出一个贵族。第一代当强盗,打家劫舍,积累原始资本。第二代靠着这笔钱,坑蒙拐骗,继续扩大生意,逐渐转型。第三代彻底摆脱“强盗”后裔的标签,学习艺术,直奔上流社会,彻底和下等人拉开距离。

(英国人呼吁推倒奴隶制维护者纳尔逊雕塑)

曲婉婷和她的母亲,做到了。成为了“加拿大”真正的贵族。距离曲婉婷呆在加拿大不回国,其母张明杰因贪污罪被逮捕,整整7年了。

整整7年——曲婉婷一直在找机会替母亲申辩,自己则躲在加拿大男友秀恩爱。一边说“相信中国法律”;一边又称“自己的母亲是英雄”。

曲婉婷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母亲贪污了东北下岗工人多少血汗钱吗?她会对自己母亲真实收入与工资收入的巨大差异一无所知?各位还记得《人民的名义》大风场事件中的“高小琴”吗?真实的原型就是曲婉婷母亲张明杰。现实中,张明杰的手段可是要比“高小琴”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为母亲喊冤已经成了曲婉婷的年度表演。2016年:

2017年:

2019年:

曲婉婷好像走错了片场,不像一位歌手,而是一位演员。奥斯卡都欠她一座小金人。

而她的母亲是否真的“委屈”,一看便知。

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对“曲婉婷事件”毫不陌生。曲婉婷是因为2014年的一首歌曲《我的歌声里》被大家熟知。紧接着,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到达了歌手生涯的巅峰。大家只知道她母亲张明杰贪污。不知道的是,曲婉婷是如何踩着东北人的血泪成就了自己的名声。

1999年的东北,人均工资还只有1000多的时候。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为了支持女儿的音乐梦想,“咬牙”买了一台钢琴。1999年的钢琴多少钱?

看过电影《钢的琴》的朋友们想必都会记得,这样的片段——上世纪90年代,东北某重工业国企改革,出现了一大批下岗工人。原钢厂工人陈桂林感叹人生惨败,一心想要培养女儿成为钢琴家。然而面对的却是“天文数字”一般的琴价。

(电影《钢的琴》)

曲婉婷母亲在那场改革中存活了下来,并且活得相当“滋润”。在曲婉婷的口中,张明杰是一位“英雄母亲”。这位母亲曾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为了培养女儿,张明杰又萌生了一个“费钱”的想法。送女儿去加拿大上最贵的音乐学院。光是一年学费就高达20多万,曲婉婷一读就是九年。后来曲婉婷从加拿大回国,自己开了一场音乐会,没人买票。母亲张明杰又自掏腰包把上百张门票买了下来,然后免费送。

一个简单的公务员母亲,能做到这个地步吗?所以曲婉婷在2015年介绍哥伦比亚大学采访的时候说:“母亲是我的英雄,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

那么曲婉婷的母亲是如何“勤奋”的呢?这要从2002年,张明杰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说起。当时张明杰主要负责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在这里她发现了巨大的“商机”。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是一个国企,经营不善,但是企业有大量占地。

当时,市政府做出了规划,打算把这块地变成商品用地,2009年开始出售。这块地很大,有154万平方米,光土地使用权一项就值23亿。于是,张明杰动了歪心思。她通过暗箱操作,把账面价值超过23亿的原种繁殖场评估成了负资产。

然后以6160万的价格把资产打包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的私企“东江科技”。在资产转让完成后,曲母又想方设法把资产从“东江科技”转移到另一家新注册的地产公司“先发置业”。但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是同一人叫魏奇。

张明杰的亲哥哥张明喆和侄子张宇就在这家公司上班,张明杰的哥哥还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先发置业”开始盖楼,结果因为资金链断链搞出了烂尾楼,于是曲母虚构土地权转移,骗取征地款共计3.5亿元人民币。是不是听起来有点耳熟?没错,就是《人民的名义》里的高小琴。

但现实中的张明杰比高小琴还要心狠手辣。你能想得到她能贪污政府拨的钱,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她连工人的养老金都惦记着。在她涉嫌贪污的3.5亿中,有一笔高达1100多万的,竟然是退休职工安置费。原种场的566名职工(146名退休职工和420名在职职工)被违规解聘。

(图源:电影《钢的琴》)

一名工龄近20年的老职工,收到的遣散费不足两千元。失业后,工人们没有任何收入,也没能拿到一分退休金。工人们冬天住的房子甚至连暖气都没有,最冷平均气温零下24度的哈尔滨,人们只能捡碎煤渣回来自己烧来取暖。自来水管在低温下纷纷冻裂,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只能借宿在亲戚和朋友家里。遭到解聘的员工中有一人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

(图源:电影《钢的琴》)

这些全都是拜曲母所赐。如果你再看看当年的粉尘爆炸事件,你可能会更气愤。曲婉婷母亲贪污的钱,都是谁的钱?

在法庭上张明杰曾坦言道:工厂当时濒临破产,医疗保险与工资已经无法发放,工厂每个月都有员工死亡。而正因为这样,她应该更清楚每一笔钱都是工人的救命钱,很多人就等着那笔钱吃饭、看病、上学,如果他们没有这笔钱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但她还是贪了。

哈尔滨下岗职工大多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好不容易一个月攒了几百元,全被她统统拿走了,一分都不剩。张明杰用自己并不需要的这1000万,生生毁掉了这600个无辜的家庭。所以大家现在知道为什么曲婉婷能够16岁就出国读书,而且一读就是9年了吗?

网上还有人为曲婉婷“洗白”,称曲婉婷上学的费用都是曲母劳动所得。你们见过谁这么劳动?

看一下“孝顺”的曲婉婷,除了给自己妈妈喊冤,这些年在加拿大都做了什么?更有人从曲婉婷的ins上看出,母亲前脚刚被抓,曲婉婷后脚就和温哥华市长谈起了恋爱。之前还说为了母亲每天以泪洗面,转过来就和市长游山玩水,吃香喝辣,秀恩爱到飞起。

母亲被羁押两周后,曲婉婷去加州参加某时装品牌的开业仪式。

3个月后,去温哥华看冰球比赛。

半年后,去夏威夷潜水。

在母亲被关押一周年时,她在四处游山玩水。

被关押2两周年时,在海边划游艇。

3周年,在骑水上摩托。

4周年,在迈阿密冲浪。

这不禁让人多少感觉有些奇怪。假如亲生母亲正在牢狱里关押着,吃着牢饭,住着阴冷的囚房,身边都是死囚。而正如你所说的,你又是那么爱她的话。不求你担心得饭不能食,夜不能寐,但总不至于把生活过得如此岁月静好,多姿多彩吧?

一年一度的隔空“云孝顺”并不妨碍曲婉婷在加拿大“好好活着”。这可能也是张明杰愿意看到的吧。牺牲一代人,造福下一代。这就是“三代出一个贵族”吧。可是,那些被她们毁掉的人,却无法登上报纸。而今天,本案的外逃七年的“红通人员”、职务犯罪嫌疑人魏奇回国投案。他是歌手曲婉婷之母张明杰案的重要当事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关键人物投案了,事情就会越来越清晰明白的。待魏奇隔离后,这场时隔七年的案子就要有个结果了。奉劝一句:与其天天网上“喊冤,不如早点把工人的血汗钱吐出来来的实在。

小编推荐 新闻 爆料
45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