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养老天堂澳大利亚,养老院的另一面让人触目惊心

10 月 8 日
8785

“可能要同时照看100多名老人”

对于这些“丑闻”,一些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包括护士与医生等,讲述了他们的工作体验,试图给不安的澳洲人拼凑出更完整的养老院日常。

Tanya Bosch是一家养老院的护士,在她看来,这份工作是她做过的“最累、最具挑战性以及最痛苦的工作”。Bosch解释道,很多护理工作不得不省略掉,比如口腔护理与指甲护理等等,因为他们的时间不够用,根本就忙不过来。

下午班通常在3点到3点半开始,他们需要在半小时内,叫醒所有的老人,要求他们起床,换掉睡衣,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一些老人患有失智症,根本不明白时间的含义,甚至分不清白天与晚上,只有大约一半的老人知道这个时间是下午。“有老人祈求我们,让他们多睡一会。” Bosch说,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心肠按规定办事。

图片来源:thecourier

养老院护士Katrina Legzdins也讲述了她看到的现实,“我出来发声,是因为养老院的恶劣条件已经让我难以忍受了”。一些老人对养老院的生活感到厌倦,一名老人曾祈求她给他一粒药,让他没有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很多人都曾想过死。你可能连五分钟都腾不出来,根本没有时间陪他们聊天,我们还被告知不要跟老人说我们人手不够,因为这样说会让他们感到更加无助,但这是很常见的问题。” Legzdins解释说。

Legzdins还讲述了一个更为夸张的案例。养老院一名老人的头部曾出现慢性皮肤溃疡,结果发现皮肤里面已经长了蛆虫,因为老人衣服穿不好,伤口总是暴露在外面。“事后我们还被告知不要将此事告诉老人的家人”。

网络图片

不过,Legzdins也坦言,作为养老院的护士,他们的工作量太大了。“我和另一名注册护士要同时负责72名老人。我们知道老人们应该得到更多的照料,但我们要照顾的老人实在太多了。” Legzdins说,“我曾向管理人员反应工作量太大,但这根本没有用,反而自己会被责怪不会管理时间。”

现在已经退休的Maggie Bain,曾是养老院的一名临床医生,她也想要“为老人们发声,为老人的家人发声,为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发声”。

在养老院工作时,她遇到过一位因为抑郁而自杀的人。这位老人曾经被从普通护理区转移到了失智症高级护理区,因为养老院希望能空出普通护理区的一个床位。这位老人曾不解地询问:“亲爱的,我是被送到疯人院了吗?”

Bain表示,这位老人其实是一位很可爱的绅士,在被转移到高级护理区十周后,他因为严重抑郁自杀了。更可怜的是,在这期间,没有一位家人来探望他。

Bain还透露,她的工资大概是每小时25澳元,而她的小孙女一个周末赚的钱都要比她多很多。“老年护理人员的工资非常低,这并不取决于是否进行了培训”。

图片来源:theconversation

对于养老行业所存在的问题,Tony Northcote深有体会,他已经在养老行业工作了12年,从事养老咨询方面的工作。“这些老人,他们或是某个人的母亲或父亲,又或是某个人的兄弟或姐妹,但他们被人遗忘在了养老院。”Northcote对澳洲当前的养老系统倍感失望。

“如果你是一名值夜班的护士,你可能要同时照看100多名老人,这种情况非常普遍。” Northcote表示,“很多护理工作实际上是你甚至不愿意为自己的父母做的。”在兼职的一个养老院,Northcote曾发现,一些卧床不起的老人中,九成有过尿失禁的人身上有皮疹,而且皮肤有撕裂的人比例也非常高,甚至还有人因为伤口处理不及时,出现了化脓症状。

对于这些需要帮助的人,养老院并不一定有合适的人进行处理。Northcote透露,养老院的护理人员很多都没有资质,有人甚至连英语都说得不流利,而与老年人,尤其是患有失智症的老人打交道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有效的沟通。“澳洲养老行业应该做得更好”。

对于这些老人遭虐待事件,9月23日,澳洲政府宣布启动皇家调查委员会针对全国养老机构进行全面调查。莫里森总理表示,对养老领域出现的这股令人感到不安的趋势感到震惊,同时他也警告澳洲人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调查委员会可能披露出的一些黑暗内幕会让他们难以承受。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澳洲社会
878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