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郑爽庭审现场曝光!被曝曾晒一地头发说要出家?!疑似有精神问题想自杀!孩子看到郑爽后大哭不敢动!法官提议:做精神鉴定!

3 月 25 日
948

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完美的归宿。

美国法院门口郑爽的背影。图源:腾讯新闻

2021年3月22日,郑爽与张恒就代孕孩子抚养权一案在北国丹佛法庭开庭。庭上多方细节曝出,郑爽再三改口没去探望孩子的原因;张恒曝出郑爽有精神问题甚至企图出家、自杀;两名孩子见到郑爽后大哭不止…

该案在娱乐圈内持续发酵,在社会上造成了广泛且深刻的影响。郑爽和张恒的生活也因此被打乱,谁都希望尽快有个确定的结果。而本案最终以郑爽律师以翻译不准确为由推迟重审,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郑爽、张恒代孕一案庭审细节曝光

今年年初,就在广大群众正在猜想2021年会出现怎样的地震事件之时,郑爽、张恒代孕事件毫不让人失望地出现了。两人种瓜得瓜,如果不出意外,代孕事件将成为2021年开年的标志性大瓜。

图源:网络

张恒以个人名义爆料称,自己与郑爽在美国通过代孕产下两子,但由于郑爽和自己恩断义绝了,绝到郑爽连孩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抛夫弃子的形象深深烙在了郑爽的身上。昔日的情侣由此闹上了法庭,希望法院能就孩子抚养权一事给出判决。

图源:网络

当地时间3月22日早晨8点30分,张恒、郑爽代孕之子抚养权一案在美国丹佛开庭。郑爽为了此案提前来到了美国,据她称,自己目前住在丹佛一间公寓里,美国签证为停留六个月,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演艺事业的计划。对于“之后是否回国”的问题,郑爽回道,“要看孩子的安排”。

郑爽扎着头发,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内搭黑色铅笔裤,脚下踩着一双超细的高跟鞋,手提一桶矿泉水出现在法庭门口,身旁是其助理。

有网友在法庭外看到了郑爽与其律师的身影,郑爽伸手礼貌地给律师开门。但是在郑爽身边却未见到其父母郑成华及刘艳,不知两人是否陪同郑爽一同落地美国。言归正传,这次庭审中所曝出的细节一点也不输当初的代孕事件,自杀、出家、精神病,对郑爽来说,这次过堂让她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郑爽在法庭外,很礼貌的给律师开门。

再三改口,郑爽回答为何没有关心孩子出生

作为本次吃瓜群众的领头羊,本案的法官也很奇怪为何郑爽会选择代孕。庭上,郑爽承认了两个孩子是代孕所生,男孩名叫Lucas,于2019年12月19日出生;女孩名叫Luna,于2020年1月4日出生。

图源:微博

郑爽称并非是因为演员的职业,而是因为长期节食,导致心脏有问题,因此在2018年12月份在加利福尼亚州找了两家代孕机构。由此可见,郑爽由于自身身体原因不适合生育,因此选择代孕。

张恒表示,两个孩子的出生时间非常接近,是因为郑爽非常想要两个猪年宝宝,所以才十分着急的做代孕这件事,得到答复后,法官表情显然有些惊愕。但谈到有关郑爽为何没有关心孩子出生的问题时,郑爽却再三犹豫改口。她一开始称自己不知道孩子出生的时间,又改口说自己签文件让张恒一个人去拿,在孩子出生后又改口称联系了代理机构。

图源:网络

这个回答自然不能让法官满意,法官追问,为什么不去找孩子?郑爽的解释是,“信不过张恒”。她表示,最初她和张恒曾决定在小孩出生之后,两人把孩子带回中国一起抚养。此时的郑爽有意和张恒一同抚养孩子,但事情在2020年6月发生了变化。郑双成,自己在6月份第一次看张恒发孩子照片,7月份就联系律师,8月份就起诉,并且信不过张恒,“不指望从他那获取消息。”

图源:网络

孩子不是工具,郑爽力争抚养权

在庭上,郑爽对张恒是否向其所说一直在抚养孩子提出质疑。郑爽依据孩子见到自己时的反应做出判断——张恒可能在说谎。她表示,孩子在张恒身旁不安,而在自己怀里可以安心睡觉,郑爽称,当时虽然很激动,但还是很好的控制了情绪,让孩子有安全感。因此,她要求拿到孩子的共同监护权。“会让他们回到中国,由我们一起抚养 ,张恒也同意这样的决定。”

图源:网络

郑爽还认为,张恒将孩子的照片和代孕事宜公之于众,是一种拿孩子当工具的做法。她认为孩子不是工具,而是被父母呵护着,缺一方都不能健康成长。然而目前郑爽却希望将孩子交给可信任的第三方抚养,因为她和张恒并未在调节中达成一致,而且张恒早前偷偷录音、泄露孩子信息等,郑爽认为张恒没有保护好孩子,或没有能力保护孩子,让她感到十分不信任。

图源:网络

从郑爽的回答中可以看出,郑爽不清楚孩子的出生时间,郑爽让张恒独自一人去签署文件,而今有希望第三方抚养孩子,换而言之就是,孩子之前我不想要,孩子出生也有理由不在,生了也不想见,但现在我就要有监护权,我要当她妈。

图源:网络

当法官质疑郑爽见小孩有没有进行病毒检测,是否会对孩子的健康造成威胁,郑爽表示自己做了充足准备,有必要见面都会进行检测。郑爽称,此前与张恒签署了关于孩子(一起抚养)的法律协议,“这意味着我将成为孩子母亲,张恒成为孩子父亲。”她表示对这份协议有顾虑,“之前有考虑过成为孩子单独的父母,而不是一起分享。”但后来并没有这么做,后来想重新申请想成为他们单独的父母,因为不能确定和张恒感情。

图源:搜狐娱乐

郑爽道出“弃养”原因

庭上,法官质问郑爽是否想过人工流产的问题,郑爽对此表示承认。她想过要停止代孕,并通过邮件进行了终止代孕、送养、领养的问询,但她并没有做出任何领养以及停止代孕的决定。

图源:搜狐娱乐

郑爽表示,这一切都是因为发现张恒私生活不检点。2019年9月27日,郑爽翻看了张恒的手机,“发现里面很多内容我很伤心,他和其他女性关系是怎样,担心我和孩子是否是他娱乐一部分。”出于个人感情原因,郑爽萌生了停止代孕的想法,但是并没有因此付出实际行动。“因为当时我很害怕,我进行了流产、送养领养、停止代孕的咨询。”被问为什么害怕?郑爽表示因为不能确定给孩子一个很好的家庭。

郑爽称代孕机构会在半个月一个月时间发邮件告诉她代母的情况,与代母和代孕机构主要是张恒沟通,因其英语比较好。郑爽表示自己现在去美国就是为了争取小孩的权利。而随后,就郑爽拒绝授权张恒为孩子办理回国签证一事,法官详细质问了郑爽。

郑爽拒绝为孩子办理签证回国

张恒与郑爽这起风波一直围绕“签证”回国转悠,而法庭上,郑爽承认没答应授权让张恒办理签证。据郑爽表述,2020年11月,张恒曾请求双方沟通孩子归属,郑爽一开始否认,后来没答应,她觉得没有准确答复之前不会去。郑爽给出的理由是,自己要给工作人员合理解释和安排,要对成千上万的工作人员负责。不过,郑爽也否认工作利益大于孩子。对此,法官表示无比震惊。

图源:网络

郑爽在庭上的这波操作把法官都听懵了,在法官眼里,郑爽所言可能都无法构成不让孩子回国的理由。

张恒庭上“拆穿谎言”,指郑爽精神不稳定

郑爽见到孩子

据郑爽表示,2021年2月,她来到美国丹佛,3月10号,郑爽在一个室外的公园里见到了孩子。郑爽当时非常开心,觉得孩子有慢慢接受她。但当张恒靠近时,孩子们会感到不安,很快就哭了。育儿教练跟张恒谈了之后,张恒走远了一些,之后郑爽才和孩子有了更好的相处时间,Luna还在郑爽怀里睡着了。

但这一切随后就被张恒的发言推翻了,在张恒与法官的对话中,许多细节都与郑爽的发言矛盾,张恒还表示,郑爽有精神问题,曾企图自杀和出家,还有虐狗的行为…

图源:网络

分手后,郑爽想要送走孩子

张恒称郑爽在两人分手后就要送走孩子,他认为在道德上受到了侵犯。根据庭审现场获悉,2019年9月27日,两人终止恋人关系,郑爽拉黑张恒。孩子生出来后张恒试图联系郑爽,2020年1月18日,两人恢复联络,但郑爽没有回答张恒任何关于孩子的问题。

图源:网络

张恒表示自己在孩子出生之前就提前租赁了房子,看了代孕母亲,“代孕母亲非常辛苦。”孩子出生的时候,张恒父母在产房外等待,血压几次飙升,对孩子很喜欢。代孕机构证明郑爽有堕胎的想法和领养计划,对法官的提问都回答得很详实,细到孩子的洗澡、喂奶、睡觉等问题,可以精确到几点,还十分了解孩子健康情况,经常带去检查身体。庭审期间,还一直让给孩子带出去消毒。

图源:网络

对于郑爽提出,质疑张恒是否真的照顾孩子的疑虑,张恒表示,郑爽在说谎。

孩子看到郑爽后哭泣不止

张恒重新描述了郑爽来看孩子的场面,表示孩子看到她都不敢动,就一直哭。带孩子的半个小时内,由于孩子总是在哭,他看到郑爽一个人走到公园角落,最后只剩助理照顾孩子。因为孩子一直哭,张恒和妈妈又把孩子带过去哄了十分钟,但安抚好孩子之后,他退到很远的地方,把孩子交给郑爽。但Luka再次开始哭,Luna坐在滑梯上,一动不动。期间郑爽要给孩子喂棉花糖,被张恒拒绝。

图源:豆瓣

郑爽企图出家,张恒称其曾试图自杀

在法庭上,郑爽突然表示,自己曾向张恒发送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郑爽掉了一地的头发,郑爽称,自分手后自己压力过大,张恒若是“再逼她就要出家了”。据称,全场看到这一幕都呆了五秒…“你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吗?”法官这样询问张恒,张恒表示自己并不懂。

图源:网络

郑爽还向张恒透露,自己有不稳定人格。而张恒也向法庭提供材料,证明郑爽的精神状态不佳。据悉,最近两次分手后,郑爽亲口承认自己有抑郁症,且状态非常不好。张恒同时回忆道,从2018年到2020年,郑爽一直在跟张恒说她状态不稳定。2018年和2019年,她告诉张恒和张恒的妈妈她有抑郁症的问题,她想要自杀。

2018年6月份到8月份期间,郑爽当时在拍一部影片,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睡也不开灯,也不去剧组拍戏工作,当时张恒在英国出差,郑爽的父母打电话让张恒从英国回来照顾她。

图源:网络

随后,郑爽再次出现自杀倾向,2019年,郑爽在淘宝上买了药,说她吃20颗就可以死去,张恒本来以为她是开玩笑,但其实她有把药瓶放在枕头底下。有一天她准备吃这个药,张恒正好回来的时候发现了,并阻止了她。

张恒曾想办法让她去看医生,但郑爽不同意。“她说她是明星,这是她的隐私。”据法庭消息,郑爽要求张恒回中国,但没有获得答复,当时,郑爽还表示她有孩子指纹,并询问张恒的地址 ,而张恒表示她已经有自己地址了,还怀疑郑爽情绪不稳定。随后,法官问张恒会不会顾虑郑爽的精神水平照顾孩子,担心人身安全,并且要求郑爽做精神鉴定。

图源:网络

张恒指责郑爽虐狗,被法庭驳回

张恒在休庭前突然提出了没有提交过的证据,表示郑爽曾经有虐狗行为,担心她会对孩子做出不利的事情,这一话题遭到了郑爽律师的反对。郑爽律师认为张恒没有提交证据,而且虐狗和虐待孩子两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这一说法得到了法官的认同,驳回了张恒的新观点。

图源:网络

律师以翻译不当为由要求重审

在整个庭审期间,由于两名华裔翻译对国内的情况和相关名词并不是很了解,导致出现了不少差错,惹得张恒和翻译一度吵架。最后结案时,郑爽的律师由于翻译问题强烈要求重审此案,法官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交给陪审团去判断。张恒郑爽一案将在2021年4月6日进行下一次开庭。

图源:微博

据知情人士表示,郑爽依法获得抚养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代孕机构证明,她此前一度萌生让代妈堕胎的想法,但就郑爽试图弃养孩子一事,目前法庭还没有充足的证据。

郑爽和其助理及律师。

庭审之后,网友纷纷怒斥郑爽毫无诚意,之前要弃养现在要抚养,争取的过程又表现得如此差,感受不到她作为母亲的责任感。希望此案可以有一个圆满的结尾,两个代孕而生的孩子可以有一个完美的归宿。

图源:网络

郑爽与张恒代孕事件从2021年年初一直发酵到现在,此案也拖出了社会代孕产业的灰色地带。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个精神健康状况不佳的母亲与一男子代孕生子,随后由于两人感情破裂,母亲进行了一系列反常操作,但最终,两人来到法庭争夺孩子抚养权。

图源:网络

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完美的归宿,也希望郑爽和张恒可以有一个安静的结局。精神不佳、状态不好,在某种情况下确实可以得到宽恕和同情,但这不能影响个体对道德的执着。目前该案依旧在审理当中,我们将持续追踪报道。

 

 

编辑:小歪(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新闻
94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