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 星期六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30多年前接拍《西游记》,杨洁这个曾经的戏曲导演的后半生,与这部电视剧再难分开了……

30多年前接拍《西游记》,杨洁这个曾经的戏曲导演的后半生,与这部电视剧再难分开了……

在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因病去世后,她和她的《西游记》一起,再次成为了几代中国人的集体回忆。30多年前接拍《西游记》后,这个曾经的戏曲导演的后半生,也与这部电视剧再难分开了。

“我们是在搞艺术,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

“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30多年前,杨洁与中央电视台领导在一番像是赌气的问答之后,做出了拍摄这部经典名著的大胆决定。而大胆又倔强正是杨洁身上的注脚。

除了《西游记》,也许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名噪一时的女导演,出身于一个英雄世家。她的父亲是烈士杨伯凯,是《华西日报》和《民众时报》的创办人,一支铁笔,文锋犀利,正气凛然。蒋介石在退守台湾之前专门下令,将杨伯凯等12名进步人士,杀害于成都一座石桥。这就是著名的十二桥惨案。

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杨洁还见证了延安的整风运动和“文革”,并在“文革”中保护了相声大师刘宝瑞的女儿。这些经历都塑造了她的坚韧性格。

杨洁曾是中央电视台戏曲节目的导演,所以在1981年11月接手《西游记》拍摄“任务”时,曾有人质疑“一个戏曲导演怎么能拍电视剧?”而事实是,从1981年到1986年春节正式播出,杨洁用了六年时间,最终还是拍出了这部《西游记》。杨洁曾表示,接拍《西游记》还有一个原因,她回忆,拍摄之前,她曾看了一点日本和中国台湾拍的《西游记》片断,里面有这样的情节:孙悟空能够一棍子把地凿穿,喷出来的石油能够到达天上;唐僧哭着喊着要和妖怪结婚,被孙悟空打昏了;猪八戒跳大神,要把唐僧唤醒;唐僧是女人演的……她感到气愤,决心要拍出与他们截然不同的《西游记》来。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而拍摄的过程可以说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当年的制作经费十分紧张,剧组只有一台摄像机,所有的场景都是由一个摄像师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拍下来的,工作人员用两个人推动的自行车来代替移动轨;在平板三轮车上放上个方桌,桌子上架上把椅子,摄像师坐在椅子上,人们推动三轮车来制造围移镜头。摄像师爬到高大的如来佛像的肩膀上,拍摄唐僧师徒参拜佛像。而拍摄孙悟空和诸多的神仙、妖怪们腾云驾雾、上天入地、平地飞升、千变万化,则只用了一部电视台特为《西游记》进口的ADO特技机。

为了生动再现古典名著的艺术魅力,杨洁几乎带领剧组走遍了全中国。为此也有人向领导反映说《西游记》剧组借机到处旅游,杨洁据理力争:我们到处采景的目的,是要把中国的名山大川和《西游记》的故事情景交融在一起。就这样整整拍了六年,这在今天的电视剧市场中是不可想象的。“我是以唐僧取经的精神来取完我们的‘真经’”。杨洁说。

《西游记》无疑是成功的,它在30多年间被重播了近3,000次。杨洁后来总结《西游记》成功的关键,说了一句话:“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这句话脱口而出,道出了那个时代艺术工作者的特征。

图片来源:新浪新闻中心

“鲜花掌声是演员的,我是孤独的”

《西游记》成功之后,杨洁也成了“传奇女导演”,但对于自己艰苦打磨了六年的作品,每逢重播,她都会换台。甚至曾有至少十年,杨洁都没有看过《西游记》。直到2006年接受采访时,她才透露出真正的原因,“节目在外面热播,鲜花掌声是演员的,我一个人是孤独的。就像《西游记》的那匹白马,等到它被人们利用完了以后,就被冷酷地抛弃。”

1995年,杨洁正准备拍摄《司马迁》,去无锡采景,想到了要去看看已经很久不见的《西游记》里的那匹“白龙马”。老了的白马住在一个小洞窟里,独自无精打采地嚼着马槽里的稻草。它很脏,几乎看不出它原来的白色,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精气神。“其实,人和马一样,到了没用的时候,谁还会关心你的生死?” 杨洁在其自传里写道,她表示自己写马,也在写自己。

在《杨洁自述:我的九九八十一难》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件往事:1987年,《西游记》在海内外均引发极大反响,新加坡的朋友邀请演员赴新演出,杨洁极为重视,就让唐僧师徒四人和其他演员组成“出国演出组”排练新节目。就在排练期间,三位徒弟却同时请了假。杨洁起初并无怀疑,但随后经友人告知,她才知三人竟是请假去外地“走穴”演出。这让杨洁大失所望。三位徒弟也因此私下向杨洁的领导告状,并告诉其他演员谁要敢去杨洁家里,就不带谁去新加坡,最终不仅导致杨洁被踢出了“演出组”,也被剧组孤立。

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4月15日因病逝世,享年88岁。图为2012年《西游记》剧组聚首,由左至右分别为“猪八戒”扮演者马德华、“唐僧”扮演者迟重瑞、导演杨洁、“孙悟空”扮演者六小龄童、“白龙马”扮演者王伯昭。CFP

杨洁在书中还回忆道,1994年,《西游记》里三个徒弟的扮演者先后几次到她家里为当年的事情道歉,并希望能再拍《西游记》续集,这场近十年的闹剧才得以落幕。杨洁坦陈续集在特效方面有了很大提高,但故事却不如原先丰富好看。“我终于得到了再拍续集的机会,距离前面的25集,已经过去了17年。但不论怎样努力,后面这15集仍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效果,比起前25集,在‘好看’方面,仍然远远不足。”杨洁说。

虽然杨洁圆了拍《西游记》续集的梦,但经历的一场被孤立的戏码,却让杨洁看清鲜花、掌声背后,是名誉的诱惑和人心的浮躁。这部作品无疑是她人生得意之作,却也成了她人生的一个隐痛。

图片来源:新华网

 

责编/陆拾   设计/芊惠
资料来源:《新京报》4月18日《杨洁:掌声是演员的,我是孤独的》、界面新闻网4月18日《我们的西游记,她的西游祭》、《羊城晚报》4月18日《〈西游记〉霸屏30年杨洁导演驾鹤西归》、界面新闻网4月17日《86版〈西游记〉幕后故事:九九八十一难是戏也是生活》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4期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80后新西兰美女总理,泡夜店、搞同居、拴住花花公子,还能玩转权力!这可能是史上最性感,最年轻,也最有手段的女人了…

最近世界似乎开始被年轻的一代统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