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薛佳凝:与角色和解,和自由私奔

187

悉尼专访演员薛佳凝

“晨起一坐,窥见心的静默,春风拂面,一切都开始明亮。”这就是中国演员薛佳凝生活里的一个镜头。在外界的片面印象里,她可能还是个青春洋溢的女孩,但如今,自由、从容才是她的关键词,遇到喜欢的角色就抓住,不再纠结于别人的评价,或者干脆“出逃”,她向往睡在撒哈拉沙漠的帐篷里,背着包去爬很高的山,自由肆意。

在没经历过的“大时代”,与角色一起颠簸

电视剧《光荣时代》的片花放映之前,薛佳凝已经有两年没有影视作品出现在荧屏上了。如今的她不再是《粉红女郎》里那个哈日哈韩又哈电脑的“哈妹”,而是凭借着跨度极大的特工角色秦招娣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

在薛佳凝看来,《光荣时代》中的秦招娣是一个极具挑战的角色,电视剧的背景设定在辽沈战役前夕,秦招娣是中统行动组组长,在逃离组织开始自由生活的途中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两人结为夫妻,但命运却依然随时代的洪流而颠簸。

拍摄过程中,薛佳凝经历了数次情感诠释上的爆发,其中最令她难忘的是秦招娣“离开”前出现幻境的那一场戏。她要通过想象,将角色经历的一生和内心复杂的情感展现在眼前,仿佛真的在最后一次回顾这个名叫秦招娣的女人的一生,“这段想象出来的戏很有张力的,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随着角色走过那段自己没有经历过的峥嵘岁月,薛佳凝一直试着剖析这个女人的内心,让角色更加有血有肉。“那个时代的主题是生死离别,她的情感猛烈但又很克制,因为每个人都有任务在身,有他们各自的使命。通过出演这部剧也让我体会到那个大时代下人物的生存状态和切身感受。”

薛佳凝敬佩秦招娣对于自由的向往与勇气,这似乎也是她决定接演这部剧的原因,“秦招娣是一个很勇敢的女人,可以为了爱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她的命运以及性格转变极大,表现起来很有挑战性”。

在电视剧《光荣时代》中,薛佳凝扮演的是中统行动组组长秦招娣。

与“哈妹”对抗,“我们完全不同”

即便薛佳凝总偏爱那些有挑战性的角色,但“哈妹”这个角色却跟随了她很久。

薛佳凝自认与“哈妹”的性格完全不同。“哈妹”跟风,是做事没有主见、盲目追求时尚的“新新人类”;而生活中的薛佳凝却从没去过网吧,也不喜欢迪厅。她曾花费很长时间将自己融入“哈妹”。《粉红女郎》拍摄到后半程,她才彻底打开了戏路,“当时觉得自己可年轻、可新鲜了”。

不过,正是与薛佳凝完全不同的“哈妹”,成为了她十几年演艺生涯的标签。在观众的印象中,她似乎总是“哈妹”那副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因此,有一段时间,她曾试图与“哈妹”对抗,不想被相似的角色束缚。

比如她只选择与“哈妹”截然相反的角色,即便题材特殊,或者形象坏到了骨子里。《你一定要幸福》中心胸狭窄的叶明珠、《家》中与冯家对抗的鸣凤……“我不喜欢做自己常做的事情,尤其是演员,常常演一种角色是没有激情的。如果这件事注定没有营养,我也会在里面挑一点有营养的放进去。”薛佳凝曾这样说道。

“把自己关在笼子里,是对自己最大的惩罚”

不过,随着经历的增多,她开始与“哈妹”和解,“人的一生有很多经历都会被大家淡忘,对演员来说,能有一部伴随一生的作品,是件幸福的事”。

如今,薛佳凝身上多了一种淡然自处的平和,她热爱分享,习惯在微博记录生活中的风景和内心感悟。这份平和其实缘起于2015年,那时,忙碌的节奏曾让她无法对生活产生愉悦和热情,她推掉大部分戏约,跟着好友四处行走,“也会去老人院看看老人,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们”。

她表示,正是这段经历,让她从懵懂女孩变得更加成熟,“我从来不会依附在某个人、某件事上,我觉得如果你不打拼,不去看世界,不去成长的话,那么其实是把自己关在一个笼子里,这是对自己最大的惩罚。

所以,她尽量去做那些让自己成长的事,比如去西藏行走、修行,“我向往一个人旅行,住巴黎五星级酒店,睡在撒哈拉沙漠的帐篷里,背包去爬很高的山”,自由肆意。

但说到自己最向往的生活状态,那还是“能给他人带来更多快乐的生活” ,薛佳凝说,“有的时候温暖了别人就是阳光了自己,这是个良性循环。”这样有温度的人,也是她眼里真正的 “美人”。“有时美跟漂亮是两回事,”她说,“不一定长得很漂亮就是美,一个人可能做了一件很美的事情,比如捡起地上的垃圾,我会觉得这样的人很美。她可能很善良,很有美德,可能做了对他人有意义的事,可能在某些事业上很有成就。”

所以,美的定义更多地应该向内寻找,一如她曾在微博上写的那样:“或许我们并不像观众印象中的那么年轻靓丽了,可沉淀与心智,却恰恰是(让我处在)最好的能讲故事的时候。”

 

 

 

图片来自被访人

采访:Sarah Kong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1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