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 星期日
首页 / 同城资讯 / 悉尼演出及影讯 / “网络第一书”《悟空传》同名电影热映! 这里有一只来自二次元的猴子,唤醒一代人心中的“叛逆”

“网络第一书”《悟空传》同名电影热映! 这里有一只来自二次元的猴子,唤醒一代人心中的“叛逆”

17年前,中国作家今何在的小说《悟空传》一“出世”,便被网民冠以“网络第一书”的称号;17年后,由这个热门IP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在孙悟空叛逆地喊出“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时,也唤醒了那一代人心中的“叛逆”。

典型的少年格斗热血漫画

“从今以后一万年,你们都会记住我的名字,老子的名字叫做齐天大圣孙悟空!”彭于晏饰演的孙悟空在电影中手持金箍棒气势逼人,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发出如是宣言。《悟空传》在影片刚开始的时候就交代了故事的背景,孙悟空想要打破掌管万物的天机仪,拯救花果山,来到了天庭,偶遇阿紫(倪妮饰),之后在天庭“学院”的表彰大会上仗义解救被巨灵神刁难的宫女,随后引出天蓬(欧豪饰)、杨戬(余文乐饰)和卷帘(乔杉饰),还有大反派上圣天尊(俞飞鸿饰)。

事实上,作为一部另类的《西游记》,《悟空传》没有着墨《西游记》的任何章节,而是讲述了在大闹天宫的五百年前,还没有成为齐天大圣的孙悟空,不服天命,向天地诸神发起抗争,对仙佛等一切伪善进行批判的故事。

饰演上圣天尊的俞飞鸿

有影评称,对不少观众来说,《悟空传》拥有太过典型的二次元特征。不仅是画面设计如漫画般天马行空,更多还是气质上和故事特征上的浅白:古装神仙人物,开场就出现在修仙学院这个设定中,说着现代白话;在打斗中,总是穿插着无厘头的笑话;而天机仪、女娲补天石“石心”的设定无论听起来多么高大上,最后也无非是上圣天尊用来实现个人野心的工具。即使孙悟空口述的理想是为了“打破不公的既定命运”,最后整个故事仍然走到了正邪对决的二元对立上,还是要依靠拳头的硬度来决定一切。一句“我不服”,其中的桀骜引起不少“粉丝”的共鸣。有评价称,这大概最符合的是15岁以下青少年的气质,仍然是典型少年格斗热血漫画的逻辑。

不过有媒体认为,影片的总体优秀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不谈更大的野心,单把无畏天地的气概发挥到顶点,就足以支撑起孙悟空这个人物了。电影讲述的不再是一个崇尚绝对自由的少年,遭遇社会规则壁垒后“心猿闹天宫”的成长寓言,更像是一则个人被社会不公所压榨,被迫反抗的具体故事。这种反抗也体现在天蓬、杨戬、卷帘等人身上——他们显然并不是未脱“中二”脾性的叛逆少年,甚至在一开始就是天庭规约的合作者。直到他们遭遇天庭统治下的残忍和不公,目睹“官二代”巨灵公子的欺凌弱小、花果山无辜村民被戮,最终在亲见自己所爱之人被杀之后,才和悟空一起走上复仇之路。

饰演卷帘的乔杉
饰演杨戬的余文乐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塑造好这个最热血反叛的悟空,彭于晏还曾专门向今何在“取经”。今何在也表示彭于晏是扮演悟空的不二人选:“彭于晏的气质形象既顽皮爱闹又能耍帅扮酷,适合演悟空。”

“有变化才有生命力”

电影版《悟空传》可谓是一部被寄托众望的作品,因为它的原著实在太火了。小说《悟空传》大量留白、时空随心跳跃的写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和影响力。原著是这样开头的:“孙悟空直跃起来,一棒打在唐僧头上,顿时鲜血飞溅,唐僧倒了下去……”

有媒体称,在吴承恩的小说《西游记》里,孙悟空有两种状态。今何在解释道:“就像一个人的少年时期和成年时期,孙悟空取经前是一只野猴子,看见谁不服,就上去跟他斗;戴上金箍以后,他已经知道怎么和这个世界和谐相处了,打不过的时候,直接找对手的神仙主人。”而今何在的《悟空传》,写的是第三种状态——孙悟空“中年造反”。取经路上,他精神分裂,分化出一个邪恶分身。棒杀了唐僧、打伤阎王、杀死龙王……孙悟空最后杀死了分身,也杀死了自己,“取经工程”覆灭。

但以上书中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在电影里,孙悟空不仅没有精神分裂,也没有自我矛盾,只是在打架,斗天蓬、战杨戬……有影评称,孙悟空的行为缺乏因果推动,莫名其妙就各种打,打这个打那个。而且几条线索铺得较为混乱,感情戏之外的那种对权势者的反抗又过于隐喻,并没有深究。甚至有网民吐槽说:“这简直是一部青春魔幻黑帮爱情古装片。”看过原著的“粉丝”基本的感受是一样的:电影没有原著的精神,代替的是感情戏和大量动作PK,孙悟空这一条单线被弱化,只有中二热血是不够的,“此悟空非彼悟空。看彭于晏和倪妮演对手戏,总跑神儿到他俩的《匆匆那年》去,这部电影看热闹可以,看故事不灵。”

饰演阿紫的倪妮

事实上,一些原著读者认为,《悟空传》的唐僧比孙悟空更有反叛精神。“他们的反抗是不一样的,比如中世纪,你敢说地球是绕着太阳走的,就会被烧死,悟空可能就是‘谁敢来烧死我,我就跟谁斗’。而唐僧是:我要去推翻这个理论,我要去证明,用科学告诉你,这个才是正确的。”不过,今何在说:“《悟空传》歌颂的不是最有力量的人,孙悟空和唐僧都不是能够战胜一切的,他们只是敢去怀疑,敢去战斗的人。”

对于原著粉吐槽的情节改编,今何在也表示,从2000年初创作天蓬与阿月、悟空与紫霞等故事,到影片上映,已经过去17年,受众群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西游”主题创作本身“励志”“成长”等元素始终没有变,“我也不希望电影全盘翻拍小说。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对西游的想法放进来,有变化才有生命力”。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北京《新京报》、南京《扬子晚报》、《广州日报》、上海澎湃新闻网、广州《南方周末》(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7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本周演出&影讯:科恩兄弟筹划了十多年的迷镇上映;《蝴蝶夫人》“驾到” 悉尼

悬疑《雪人》挑战你的视神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