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7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总监 · 小工 · 画家:Will老师的三段式人生

我的移民故事系列专题之总监 · 小工 · 画家:Will老师的三段式人生

一个多月前,在悉尼一个名为JC画室的地方,Will带领着他的学员完成了一幅中国味儿十足的油画《千里江山图》,这都是为了他的“遇见中国风”画展,在这场展览中,华人遇见了故乡,澳洲人遇见了中国。总监、地板工、画家……在经历了放弃一切来澳追爱、求职过程中的一记记闷棍后,如今的Will似乎正走在他“最对”的那条路上。

“来澳洲不做总监,也能做设计师,但没想到落差这么大”

“悉尼的天很蓝,水很清,机场很小,马路很窄,火车很老旧……”这是华人画家Will 2014年来到悉尼时的第一感受,这与他之前的印象有一定差距,“它没有我想象中的现代化,感觉和我2000年见到的悉尼差不多”。

2000年,还在中国上海的Will从电视里看到了悉尼的样子,那时悉尼举办奥运会,Will被奥运会开幕式上从水中升起的点火方式吸引了,从此悉尼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不过那时,他认为悉尼应该“挺发达的”,“过了十几年,我想应该更加发达才对”。

即便悉尼仍然质朴,但这并不妨碍Will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正如它“纯粹”的样子,悉尼也给Will带来了一个纯粹的环境,在这里,他只需要考虑一件事——你想做什么,并为之努力去做。“澳洲是这样一个国家,如果你有真本事的话,它可以让你财政自由,只要你肯努力去做,它不需要你去考虑复杂的人际关系、应酬等,只要有能力,你就能拥有一片属于你自己的天空”。

澳洲华人画家Will原本在上海一家公司担任游戏设计总监,为与澳洲女友团聚,他来到澳洲定居。

正是在这种氛围中,四年来,Will创办JC画室,教人画画,举办画展,如今的工作生活似乎是他来澳洲之前所不能想象的。Will仍记得,四年前,当他决定放弃上海待遇优厚的工作,选择到澳洲与相恋半年多的女友团聚时,父母最初是不支持的。

那时,他的女友、如今的妻子已经在澳洲生活了八年,“异国恋”总不是办法,“我们两个总归有一个人要这样(放弃现有的工作),最终我选择放弃,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来到澳洲。” Will说。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上海人,Will曾在上海同济大学学习室内设计,毕业后做了两年的室内设计、八年的游戏设计,最后做到了公司总监的位置,但“突然认识了她,也就等于我要放弃这些东西,(到澳洲)重新开始”。

不过,这条重新开始的路最初并不清晰,像很多华人那样,Will初到澳洲时,巨大的迷茫感几乎占据了一切,语言的问题让他很难从事之前的老本行——游戏设计。“游戏(设计)是需要考虑文化的,国家的文化,而我对澳洲文化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没办法去设计澳洲的游戏”。

Will于今年6月举办了JC画室《遇见中国风》画展。

最初,妻子建议他先了解一下悉尼的生活环境,于是,Will开始做代购、送报纸,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已经成家的Will显然想要给妻子更好的生活。

后来,他听说“澳洲蓝领很赚钱”,于是,他开始尝试做一名地板工,属于现学现做的那种。但真正干起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把一切想得太天真了,“我以为这份工作很现代化,其实主要还是需要体力和技术,你要用锯子,要学专业技能”。而Will是一个在中国坐了十年写字楼的人,这些是他以前从未做过的。

在一次被准备运送木板的铲车压伤了脚后,Will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究竟该做点什么,“休息的时候,人容易安静下来想一些事情,那时我觉得这是不对的,这不是我的强项,毕竟我已经人过三十,很多事情不再有时间慢慢来”。

如今回忆起这段往事,Will仍不无感慨地说,在澳洲经历的最难的部分,就是这段时期的心理落差——一个曾在中国大公司担任游戏设计总监的人,到了澳洲却做起了地板工。“而且我还被师傅嘲笑,他说,你怎么那么笨,我从来没有带过像你这么笨的小工。”Will回忆道。

Will在“遇见中国风”画展上致开幕辞。

他坦言,来澳洲之前,自己把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想怎么说我有十年的工作经验,而且做到了总监,在澳洲,哪怕不是总监,也能做一名设计师,总还能找到(对口的)‘饭碗’,但没想到落差这么大”。

此外,语言问题也一度让Will的信心“崩坏”。他回忆说,来澳洲之前,自己突击了半年的口语,不过踏上澳洲后,他却发现,澳洲人说话他听不懂,自己也越来越不想去交流,“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哑巴,这对一个信心满满来澳洲的人来说,就像被打了一记闷棍”。

转变发生在他和妻子去澳洲朋友的农场玩,“这三天里,我完全要靠英文交流。一开始我还很紧张,但这对夫妇,尤其是男主人非常热情好客,而且他很喜欢中国文化,于是,他问了我很多关于中国文化的事情,比如中国的教育、历史,并谈一些看法。”

这样的交流让Will觉得兴趣十足,于是,尽管磕磕绊绊,Will仍努力用英文回答他的问题,分享自己所知道的中国故事。“他给我的反馈是,‘我理解了你的意思,而且你回答了我的问题’,这让我感觉,我不是很差。”Will说,这件事情给了他信心和希望,之后,他报了语言班,并加强自己的交流练习,慢慢地,英语一点点好了起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乔布斯女儿揭秘父亲残忍一面:说她臭得像厕所,还说“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私下的乔布斯,他的家庭、他和亲人的关系,同样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