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深度:撒谎17年?媒体为什么总和桑兰过不去?

12 月 9 日
1095

桑兰的人生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我不知道桑兰因为“撒谎”得到了什么?除去17年的轮椅陪伴和永远回不去的健康时光,……最初的桑兰赢得掌声,是因为苦难到来之后她的微笑。这,其实很难。

                                                                                                                                                                                                        ——白岩松

尽管退出体坛已有17年,但桑兰这个名字一直没有离开公众视野,并且经常伴随着各种负面新闻。11月底,当新华网发出一篇指责她“撒谎17年”的报道后,这位轮椅上的前体操运动员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延续了17年的谎言?

桑兰2
“桑兰关于罗马尼亚教练撤垫子的说法是弥天大谎,足足‘欺骗’了舆论17年。”

11月26日,出现在新华网上的这篇题为《“撤垫子”指控没有根据——桑兰摔伤真相调查》的报道称,1998年桑兰受高位截瘫的原因,并不是如她自己多年来声称的那样,这些年来她一直是在欺骗公众。这篇报道很快被多家媒体转载,一时间,桑兰17年前受伤的事再度被广泛关注并受到热议。

如果时光能倒流回1998年,桑兰恐怕说什么也不会参加那次运动会。当年7月21日傍晚,她在参加第四届美国“友好运动会”女子跳马比赛前的热身运动中,颈部撞在了垫子上,最终因折断两节颈椎而造成胸部以下瘫痪至今。

那一年,她17岁。

桑兰的受伤,一直被认为是意外。她受伤次日,友好运动会组委会组织了有八名权威人士出席的新闻发布会。美国体操协会主席Kathy Scanlan女士称:“我向你们保证,本次赛事、垫子的摆放、器械全都绝对符合国际标准。”“这(桑兰摔伤)是一个意外事故(Accident),我想大家都能明白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这(桑兰摔伤)不是由不安全因素所导致的。”然而,自1999年起,桑兰多次公开表示,当她助跑加速,在达到最大速度时发现,罗马尼亚体操队的教练奥克塔万·贝鲁(Octavian Belu)探身,准备拉动地上的垫子,她受到干扰,才导致瞬间犹豫、注意力分散,最终动作变形。

“都是他,都是他撤垫子,不怪我,真的不怪我!”在桑兰的自述中,这是她受伤昏迷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在当时中国体操队领队赵郁馨的叙述中,这句话变成了:“我还能练吗?”

在受伤13年后,2011年,桑兰向美国联邦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向25名被告索赔21亿美元,理由包括违反协议、违反美国残疾人法、违反纽约州及纽约市人权法等多项侵权行为。这场诉讼最终无果而终,作为被告的体操协会和三家保险公司都认同了桑兰是受干扰而导致摔伤,并同意赔偿。桑兰后来也因为身体状况原因,“自愿撤销”针对一切被告的指控。

事情到此似乎已有定论,然而四年之后,出现在新华网上的这篇文章却根据当年的视频截图得出结论:贝鲁当时和垫子之间还隔着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撤垫子,桑兰的指控不成立;贝鲁反而是第一个走到她身边施以援手的人。

桑兰出事
这篇文章还提供了贝鲁接受采访时的陈述。他自称桑兰摔下来的时候,自己就站在跳马的附近,他甚至听到了桑兰颈椎折断的“咔嚓”声,自己第一个赶过去帮助桑兰,“听上去好像骨头折了,这让我揪心,我告诉她躺着别动。”他还称,桑兰“犯了一个错误”:“在做前手翻的时候,桑兰好像用力过猛。她试图把身体团起来以便在垫子上打个滚。但是着地的部位是她的后脖颈子,由此造成了医生(后来)所说的脖根处两节颈椎粉碎加移位。”

“光环迟早有淡去的一天”

小桑兰
新华网的这篇文章登出次日,桑兰就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

“不出意料,有人继续拿录像截图做文章,仅仅凭借几张截图就下了结论。其实,完全可以采访下一些在场的人,或者卡特教练等人。上篇长微博已经代表我的态度,你们如此穷追不舍,是何用意?泼脏水也不应该忘记职业精神吧。因为这个日子还不过了?妄想!”

事件已过去多年,她依旧反应激烈。

桑兰受伤后,一切后续发展都遵循着标准的中国式励志模式展开:人们的同情汇成了爱心的暖流,她也得到了各式各样的援助与照顾:被北大新闻系破格录取,担任体育节目主持人,成为奥运会火炬手,2013年,她披上了婚纱,并在2014年4月有了儿子。诸多报道里,桑兰也被塑造成了坚强、乐观、懂事的样子,几乎所有关于她的照片中,她都保持着微笑,在轮椅上。

然而,在她身上并不是只有“正能量”。与励志、微笑相伴的,是她多年来“麻烦制造者”的形象。2008年11月,她乘坐某航班抵达北京,因坚持要求使用自己的轮椅,使飞机延迟了40分钟,引起当时乘客的不满;2009年9月,她又在博客中谴责自己的保姆,批评家政行业,并一度把保姆的私人信息公布在网上,引来了汹涌的批评声。

2011年4月,桑兰更突然选择了为1998年的那次“意外”打官司。起诉对象一开始只包括五个机构和三名个人,列举了18项控罪,每项索赔1亿美元。然而当她抵达纽约准备开庭时,被告名单上列出的机构和个人却多达25个,索赔金额调高到了21亿美元。美国体操协会、友好运动会主办机构、保险公司、罗马尼亚体操队的教练奥克塔万·贝鲁、她自己的教练刘群琳、在美监护人刘国生夫妇……她把身边能告的都告了一遍,与曾经的朋友、恩师全部决裂。

2011年4月,桑兰在纽约的海明律师所召开记者会,准备提起诉讼
2011年4月,桑兰在纽约的海明律师所召开记者会,准备提起诉讼

其中最让外界不解的,是针对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两人的指控。桑兰受伤后长期住在刘国生家中,在这个官司之前,桑兰曾在很多公开场合都感谢过他们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就像亲人一样”。更令人吃惊的是,桑兰还前往纽约一家警局报案,指控昔日“恩人”谢晓虹的儿子曾强奸了她。

她的指控并没有成功,纽约警方宣布它“经不起合理质疑”,不予立案,桑兰却又告诉美国联邦法院,她是在第一任律师海明的“误导”之下,才去报了强奸案。海明则在宣誓证词中说,告强奸一事完全出自桑兰本意,她的目的是以刑事案受害人的身份来取得美国的U签证,并通过这一独特的途径移民美国。此后双方开始互相揭短、网络对骂,几乎一夜间反目成仇。这桩起初索赔达18亿美元的官司,最后演变成了海明向桑兰索要20,000美元律师费以及3,000美元房租的小案子。

“其实,在1998年的那场悲剧之后,社会各界都给予桑兰极大的同情……如果没有这样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以及接下来无休无止的种种纷争纠缠,相信很多人不会把对桑兰悲惨过往的同情转变为像对祥林嫂似的厌倦,而且对她的诚信产生质疑。树敌太多,最后的结果就是失道寡助,人们不会相信:难道身边所有人都是错的,就你是对的?”《东南早报》这样评论。

而在桑兰看来,“一转眼我现在也进入中年,但是停留在所有人脑海当中的那个桑兰仍然还停留在17岁。”她在最近的这次回应中写道,“从2011年以来,我和我的先生因为美国诉讼经历了太多,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现实社会当中的阴暗面,……这些年光环淡去,一身污泥,甚至有些人怕我不够脏继续替我们增添‘材料’……但,也感谢赐我脏水的人们,让我明白人靠名不是一辈子的事,光环迟早有淡去的一天。”

资料来源:新华网11月26日《“撤垫子”指控没有根据——桑兰摔伤真相调查》、《南方周末》2010年8月26日《“危险天使”桑兰》、包租婆八卦11月28日《撒谎、性侵、高位截瘫生子,桑兰这些年咋过的》、《郑州晚报》11月30日《桑兰为何屡遭质疑?》

体育 深度报道
10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