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五花八门 / 当年风靡悉尼大街小巷的游戏Pokemon Go,你有多久没玩了?

当年风靡悉尼大街小巷的游戏Pokemon Go,你有多久没玩了?

交通堵塞、垃圾、拥挤的人群,吵吵闹闹直到凌晨——这曾是悉尼Rhodes的Peg Paterson Park附近居民的噩梦,因为两年前,这里曾是AR游戏《精灵宝可梦 Go》(Pokemon Go)骨灰级玩家收集精灵的首选之地。不过随着玩家新鲜感的流逝,这里逐渐归于平静。

就在《精灵宝可梦 Go》来澳两周年之际,被高层公寓包围的Peg Paterson Park从疯狂的玩家那里,回到了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和遛狗的居民手中。

故事还要从2016年说起,当时,Peg Paterson Park拥有三个相交的Pokestops——在《精灵宝可梦 Go》里允许玩家获得经验值和物品的地标位置,其特殊性导致玩家近乎癫狂地占领了这里。

曾聚满《精灵宝可梦 Go》玩家的Peg Paterson Park,如今归于平静。图为《悉尼先驱晨报》网站报道截图

当地华人Eva Zhuang回忆起那时的混乱时说:“尤其是晚上,公园里有那么多人,而且都在大喊大叫。”她表示,有人甚至利用这股热潮,把椅子、手机充电器和雨伞出租给玩家,“但这里原本是父母带孩子玩耍的地方”。

2016年7月,民众就疯狂玩家占领公园的行为向警局投诉,此外还有关于垃圾和午夜后噪音过大的投诉。不过一个月后,《精灵宝可梦 Go》的开发商Niantic消除了当地一些Pokestops,混乱也随之得到了一定控制。

《悉尼先驱晨报》称,尽管开始时热度高涨,《精灵宝可梦 Go》的人气到2016年年底却急剧下降。

2016年7月,大量《精灵宝可梦 Go》的玩家聚集在Peg Paterson Park里。而游荡在公园周围的玩家甚至造成了周边交通的拥堵。图为《悉尼先驱晨报》网站报道截图

澳洲管理研究生院学者汉弗瑞-詹纳(Mark Humphery-Jenner)将此归因于开发人员没有引入新特性。不过今年5月,这款游戏的人气达到了自发布以来的最高水平,利润为1.04亿澳元,同比增长174%。

对此,汉弗瑞-詹纳说:“值得称赞的是,从玩家对战到精灵交易,开发者实现了许多玩家的要求,源源不断的新功能有助于让老玩家重新开始玩《精灵宝可梦 Go》。即使他们在适应新功能后不久又失去了兴趣。”

《精灵宝可梦 Go》追踪应用 Pokewhere Go 的开发者丹尼尔·瓦西列夫(Daniel Vassilev) 对此表示赞同:“一旦玩家克服了怀旧情绪和早期兴奋,就无法再全神贯注。”

华人Marcus Li就是这样一位玩家,两年前,他也曾聚集在Peg Paterson Park里玩游戏。但现在,他去公园的唯一目的就是遛狗。Li回忆道:“那时候我很着迷,如果我在手机上发现了精灵,我会和朋友们一起跑到公园去。现在人们变得不那么感兴趣了,只有我的一个朋友还在玩。”

随着《精灵宝可梦 Go》的热度下降,曾经的玩家Marcus Li只会来游戏热门地遛狗。图为《悉尼先驱晨报》网站报道截图

对游戏失去兴趣的不只有Rhodes的居民,事实上,现在很难在澳洲街头找到游荡的狂热玩家了。但海外的情况就不同了,《悉尼先驱晨报》称,这款游戏的活跃用户群大部分来自美国,App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在美国,这款APP每分钟下载约2,174次,而澳洲只有224次。

报道称,《精灵宝可梦 Go》可能因为今年7月14日-15日芝加哥的“精灵宝可梦 Go Fest”等活动重新吸引玩家,这些活动为玩家提供了真实世界的互动参与。对此,汉弗瑞-詹纳表示,悉尼的“Go Fest”也可能重振该游戏在澳洲的人气,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人们又会想要新的体验”。

 

 

责编|李非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7月5日Whatever Happened To Pokemon Go?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26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刚刚!全球最有实力的护照排名出炉!日本第1名!澳洲第7!中国居然…

最新的2018全球护照排名出炉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