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文化胎记 OR 反叛堕落,对于悉尼而言,你究竟是怎样的「涂鸦」?

文化胎记 OR 反叛堕落,对于悉尼而言,你究竟是怎样的「涂鸦」?

在许多街头艺术爱好者看来,街头艺术能让城市变得色彩斑斓,他们甚至认为:“没有街头艺术的国家是没有生机的。”不过,在城市管理者眼中,街头艺术虽然能为城市带来活力,但有时也难以避免影响市容,如何管理,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近日,悉尼就打算出新招了。

放宽限制,让外墙成为艺术家的画布

在悉尼,按照相关规定,低密度住宅区的业主想邀请街头艺术家在其外墙上画壁画,需要向悉尼议会提交一份开发申请文件。

不过,鉴于街头艺术越来越受欢迎,同时,它在丰富都市文化多样性方面逐渐受到认可,这一申请程序在不久的将来有望被解除。英国《每日电讯报》2月28日就报道称,悉尼市议会(City of Sydney)方面提议,放宽对街头艺术的限制,让私有建筑的外墙,成为艺术家们的“画布”。

悉尼市议会是在对公共艺术规定进行审查后,才建议对《地方环境规划》(Local Government Environment Plan)进行改革的,市议会提议允许街头艺术家无需经过议会许可便可进行画壁画、涂鸦和其他形式的街头艺术创作。

悉尼市议员Jess Scully表示,这项提议“很有可能”获得通过,“业主应该有权利选择在他们的墙上做什么,而不是填一大堆文件。很多艺术家和业主都反映当前对街头艺术创作限制太多、程序太繁琐,我们的原则是要找到一种可协商的而不是惩罚性的方式来管理街头艺术。”她还表示,悉尼将加入全球其他城市的行列,“承认街头艺术的价值,好的街头艺术能够给城市创造价值”。

报道称,这项《地方环境规划》的修正提案将被提交至大悉尼委员会(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由该委员会作出决定。

不过Scully表示,在像Glebe这样的遗产保护地区,街头艺术创作仍然需要议会的审批,“因为议会想在城市的多样性需求和人们享受街头创作之间寻求平衡”。

此外,提案不会改变现行的关于非法涂鸦的规则,例如不能在遗产名录建筑上涂鸦;涂鸦作品不能从建筑物表面延伸出来;相关规定仍禁止涂鸦涉及广告、歧视、性别侮辱以及侵犯知识产权等内容,而且人们还可以检举投诉非法涂鸦行为。

这一举动无疑受到了众多街头艺术家的拍手称赞。国际知名的悉尼街头艺术家Scott Marsh和布里斯班街头艺术家Anthony Lister均认为这在将公共空间交还给民众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Marsh表示:“这显然是支持艺术家(的创作)的一个积极举措”,常常有一些业主会邀请他画壁画,但最终却因为需要经过繁琐的申请程序而放弃,“业主应该有权利对他们的墙壁做任何事情”。

Lister则认为这项提议是将涂鸦合法化的重要一步,“我始终认为公共空间是属于我们大家的。我也曾多次表示,城市应该少一些清除涂鸦的举动,多一些创作。”

Lister和Marsh都希望这项举措能够鼓励更多艺术家在悉尼各地传播自己想表达的信息。“过去几十年,(悉尼)对街头艺术的恐惧和负面宣传一直非常强烈。所以,我不太确定这是否能解放人们的思想,从而让他们的空间变得有活力、有创意,但我真的希望能够有所改变。”Lister说。

Anthony Lister是一位享誉国际的街头艺术家,他曾被《艺术收藏家》杂志(Art Collector)称为作品最值得被收藏的澳洲艺术家之一和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街头艺术家之一。他对悉尼市议会关于放松街头艺术创作的提议表示欢迎。

即便难登大雅之堂,涂鸦也依然被艺术家“珍视”

想要讨论放宽街头艺术的限制是否合理,恐怕要先深入了解一下街头艺术的小知识。

街头艺术是指未经授权创作于公共场所的视觉艺术,主要包括街头涂鸦艺术以及街头行为艺术。传统的涂鸦艺术家主要用徒手喷漆来从事他们的创作,但如今的街头涂鸦则不同,它包括了更多其他的媒介和技术,比如模具喷涂、拼贴、马赛克镶嵌、投影、街头装置、针织涂鸦等。街头涂鸦无疑是街头艺术的“重头戏”,事实上,就连街头艺术这种形式也是随着1980年代之后的“涂鸦繁荣”,而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

事实上,街头涂鸦并不“产于”澳洲,而是发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纽约布朗克斯区,这是纽约最穷的街区,当时当地的年轻人喜欢在墙上涂画各自帮派的符号用来占据地盘。后来,一些非帮派画家认为在墙上作画是很好的创意,于是撇开了帮派意识,逐渐形成了一种以墙为载体的喷绘艺术——涂鸦,内容主要以变形的英文字体为主,其次有3D写实、人物写实、场景写实、卡通人物等。因为其具有艳丽的色彩,容易形成强烈的视觉效果,很快便传遍了全世界,尤其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如今,除了发源地纽约,墨尔本、伦敦、巴黎、柏林、日内瓦、名古屋都发展成了涂鸦“圣地”,吸引着全球各地的涂鸦爱好者。德国一贯给人以严肃刻板的印象,但是其首都柏林却是将城市涂鸦演绎得最淋漓尽致的一座城市。在柏林,城市涂鸦可以说是无所不在,这里的涂鸦也多以自由题材为主。

柏林墙上的涂鸦作品

在澳洲,墨尔本则成为了街头涂鸦发展最好的城市。路透社生活栏目和《旅游休闲》杂志(Travel and Leisure)等多家媒体曾将墨尔本评为全球观赏街头艺术最佳城市之一。来自全球各地的许多游客就是为这座城市的涂鸦作品慕名而来,并沉浸于墨尔本的这种街头艺术。“这给城市添上了活力和色彩,一些城市显得有些单调,而墨尔本很幸运,拥有这种漂亮的表现主义艺术,”一名当地男子说。

而对澳洲艺术家来说,墨尔本的小巷就是见证他们智慧与心血的艺术长廊。Rone是墨尔本最著名的街头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遍布墨尔本的街头小巷。他表示:“我所在的‘新鲜工作室’有八名艺术家,我们的工作室位于考林伍德区,我想我是一名全职艺术家,这就是我的工作。”

Rone最著名的作品当属他的女郎系列,在这些作品中,Rone用壁画表现出美女和墨尔本街景的巨大反差。“涂鸦是一种很大男子主义的、具有侵略性的艺术形式,过去我画了许多骷髅和那些很容易转化成文身的、有威慑力的东西,每个人16岁时都会做这样的事,但女郎系列则完全相反,有种从容沉静的气质。”Rone说。

如今,一些涂鸦作品甚至引起了收藏家的注意。Sandra Powell和Andrew King就是两名虔诚的澳洲收藏家,他们对街头艺术作品有着浓厚的兴趣。

这对夫妇目前拥有超过两千幅街头艺术作品,走进他们的家好像步入了街头艺术的殿堂。Powell说:“我们想为街头艺术传达一种不同的声音,让那些原本不会注意到街头艺术的收藏家想:连Powell和King这样能够购买一幅Sidney Nolan(1917—1992,澳洲及国际公认的最著名艺术家之一)的名画的人,都选择购买Rone的涂鸦,说不定这真是不错的东西。我们一些朋友在艺术圈子里很有名望,但对街头艺术没有一点概念。他们来自澳洲国立艺术馆、维州国立艺术馆以及其他很多艺术机构。我们把他们请到家里,让他们亲眼看看这些来自街头小巷的作品,他们都为之震惊。”

当然街头艺术如今要想在上流社会的艺术场所登堂入室,还有一些路要走。对于鲍威尔和金来说,公开展示的街头艺术因为与观众没有距离和门票限制更能引起普通人的共鸣。

“如果你是一名现代或传统派艺术家,大多数人要到艺术馆里才能看到你的作品,但有多少人会走进艺术馆呢?我认为街头艺术家非常幸运,他们拥有这样巨大的画布,能让更多人走进他们的艺术。”鲍威尔说。

Rone作品

由于起源于贫民窟,涂鸦也因此被打上“反叛”“堕落”“损毁”和“污染”的标签,关于它究竟是“破坏环境”还是“美化城市”的争议声一直此起彼伏。

反叛、堕落、污染,涂鸦并不是所有人的“菜”

然而,一些艺术家的热捧也掩盖不了涂鸦的贫民窟出身,涂鸦也因此被打上了“反叛”“堕落”“损毁”和“污染”的标签。随着涂鸦的兴起,关于它究竟是“破坏环境”还是“美化城市”的争议声也此起彼伏。多年来,包括澳洲在内的西方各大城市的管理者一直在为满街的涂鸦伤脑筋,一些画作看上去模糊不清,几乎无法辨认,严重影响了市容、环境。在意大利语中,涂鸦(Graffita)的意思便是“乱写”。意大利文化部艺术与建筑物负责人皮欧·巴尔迪曾表示:“不少意大利人仍然把那些到处画画的家伙当作英雄画家。我们必须想办法改变人们对这些家伙的看法,让人们觉得他们只是艺术界难登大雅之堂的失败者。”

为此,一些西方国家纷纷出台措施“治理”涂鸦。在法国,如果街头艺术家的目的在于蓄意破坏公共设施,且涂鸦是永久性的,或不通过拆除建筑结构部分就无法清除的,都属于触犯国家法令的行为。如果绘制的涂鸦可以通过常规办法清除,就属于触犯公共管理政令的行为,其处罚也相对轻微。这些法令的执行客观上促使街头艺术家在进行创作前事先征得产权人的同意,以避免判罚并能长久地保存作品。巴黎著名涂鸦艺术家“怪癖小姐”(Miss Tic)在1999年就曾因非法涂鸦受到建筑产权人指控,被处以2.2万法郎的罚款。

法国甚至还出现了反对涂鸦并致力于抹除涂鸦的民间组织。1992年,法国一个基督新教反涂鸦组织甚至把古代洞穴的壁画也抹掉了,此举甚至获颁当年的“另类诺贝尔考古学奖”。

悉尼酒吧Art, Wine and Cheese bar外的这幅壁画依据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的自拍创作,因内容暴露,遭到邻居投诉。2016年3月,悉尼市议会要求酒吧主人在14天内将其清除。

而在澳洲,涂鸦也是各地政府治理的对象。早年,当墨尔本的街头艺术呈井喷式发展时,街头艺术家的活动很少受到(政府的)管制,警方和议会一开始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街头艺术。

但这种情况并未持续持续多久。2005年,为筹备次年举办的英联邦运动会,墨尔本政府开始打击街头艺术:许多地方议会对涂鸦和漏字印刷(stencil)等街头艺术采取零容忍的政策;一些艺术家因为刑事损害(criminal damage)而被起诉;市区内数百张海报、漏字印刷和贴纸(sticker)被清除。

维州政府还曾颁布了一项针对涂鸦和街头艺术的新法——《防止涂鸦法》(Graffiti Prevention Act 2007),对(非法)涂鸦和街头艺术行为实施严厉的罚款,甚至处以监禁。新法将街头艺术活动和涂鸦等同了起来,它给“涂鸦”的定义是,通过任何方法喷、写、画、标记、刮和涂改物体的行为,并导致留下的痕迹无法用干布擦去。

新法还赋予了警察更大的权力,对涂鸦和街头艺术行为进行调查和对相关人员进行逮捕,任何人被发现持有“涂鸦工具”,比如喷漆罐,必须向警方证明有正当用途。

和维州政府一样,澳洲其他地方政府在对待街头艺术上也较为“保守”。2016年2月中旬的一个周末,Lister在他的家乡布里斯班的街头游荡,那天他手上拿的不是他平时创作用的炭笔、漆刷或喷雾器,而是钳子,他正在Spring Hill地区的小道和水沟拾垃圾。两周前,布里斯班市议会认定,在2010-2014年间,Lister在市政府及其他五处公共场所涂鸦,对他处以440澳元的罚款和五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正在制作一部关于Lister纪录片的制作人Eddie Martin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Lister进行社区服务的图片。此事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有网友评论称:“在他的整个创作生涯中,Lister已经投入了数千小时来进行‘社区服务’,他美化了我们的城市。”

 

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每日电讯报》2月28日Sydney Declared A Street Art Free-for-all As Approval Process Dismantled、澳洲广播公司3月3日City Of Sydney Approves Changes To Street Art Commissioning Rules、新华网2015年08月16日《街头涂鸦,游走于艺术与破坏之间》、澳洲广播公司2013年8月26日《墨尔本街头艺术:从涂鸦到旅游名胜》、人民网2014年07月09日《涂鸦法兰西:朝生暮死的“城市蜉蝣”》、The Conversation 2011年4月1日Do Governments Know What To Do With Street Art?、《澳洲人报》2016年4月9日Anthony Lister: Street Art, The Law And His Personal Mission(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8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我天!在澳洲开车做这些举动竟然要被罚钱!包括把水溅到路人身上!扣惨了!99%的人都不知道!

这些澳洲的冷门交规,拿走不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