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7日 , 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你教科书上的战争史,曾是他们的真实生活······

你教科书上的战争史,曾是他们的真实生活······

每年4月25日的澳新军团日,澳洲退伍老兵总要走上街头,纪念自己在战争中逝去的战友。人们也在这一天反思战争的各种不同意义。对于那些年过九旬的二战老兵来说,他们总有自己不同的故事,并在今年的澳新军团日讲给大家听。

“正离开我们的这代人,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代”

澳新军团日当天,一位身材矮小、弯腰驼背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带领第七师沿着悉尼乔治街一直走了下去。这位参与过科科达战役的老兵名叫迪克·佩滕(Dick Payten),今年97岁,但年龄永远不会阻止他向他那些倒下的战友致敬。“我会记住他们,直到我死去,”佩滕说。

图为今年97岁的二战老兵迪克·佩滕。

对于二战老兵来说,二战不是历史教科书中的一章,而是他们的真实生活,这一切在他们的记忆中显得弥足珍贵——在那4万名牺牲的年轻人中,有他们的朋友、亲人或伴侣。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这些记忆正一点点从澳洲历史上消失。《星期日电讯报》称,二战老兵的葬礼号角一年吹响了约5,000次,现在他们中活着的只有21,000人,平均年龄为94岁。

“在我看来,现在正迅速离开我们的这代人,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代。” 澳洲战争纪念馆(Australian War Memorial)负责人布伦丹·纳尔逊(Brendan Nelson)说,“他们出生在战争余波中,在大萧条时期长大,成年后生活在战争的阴影下,然后有100万人被动员起来走上战场,保卫澳洲人的切身利益……我们欠他们很多,但也许在十年内,他们就要离开我们了。”

纳尔逊讲述了自己的一个遗憾:在他还是阿德莱德的一名年轻医生时,错失了和一战老兵交谈的机会。“我在为一个老兵做脊椎穿刺时,他说:天啊,这比血腥的Pozieres战役(1916年)还要糟糕。当时,我并未应答。”

迪克·佩滕与妻子Mary的结婚照。

纳尔逊回忆道,这位老兵要求纳尔逊这代人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并表示人们应该了解战争,比如鼓励参加过战争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对此,NSW RSL的总裁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是认同的,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也是Anzac’s Long Shadow一书的作者。“退伍军人的故事是一部生活史,时刻提醒澳洲人不能总把和平视为理所当然。” 布朗说,“要知道“75年前,安全是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换取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中国缅甸客:租房也是家

生活在中国的缅甸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