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嫁给82岁杨振宁的28岁翁帆,这14年都经历了什么!

嫁给82岁杨振宁的28岁翁帆,这14年都经历了什么!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优选

ID:totogermany

与杨振宁订婚那天,翁帆睡了个舒服的午觉。有人说,是因为重获安全感。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20岁前的翁帆,人生美好顺遂,从未缺失过安全感。但在20岁之后,她在人言中起伏跌宕。20岁到40岁,一个女人最美好的20年,翁帆失去了,又得到了。最后在这个不惑的年纪,在镜头前一袭红裙黑鞋,笑得沧桑而笃定。

20岁:中国式闺秀的双面反叛

翁帆在人生的前20年,是从未缺乏过安全感的。她的少女时代,在众人艳羡中度过。父亲翁云光,在潮州中国旅行社担任管理岗位,又精通中国文学,将翁帆教导得很好。两个姐姐也对翁帆照顾有加,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翁帆是“轻言细语、浪漫天真”的代表性中国式闺秀模样。

直到进入汕头大学,翁帆开始接触到西方思潮冲击。“她头发金黄,很引人注目的。因为上世纪90年代很少有人染发。”翁帆在汕头大学学的是英语专业,她的同学小玉透露,翁帆不仅染了一头在当时略怪异的金发,在校园里的穿着,也是“大胆又前卫”。

不过这种衣着的突破,并未被带入日常学习生活。翁帆在本科辅导员眼中,仍然是模范生的代表。“她年年拿第一,文静乖巧,也没有接受男生追求。”大学时代的翁帆,已经有了AB两面,在学校模特队是风云人物般的时尚先驱,但在老师眼中,仍然是文静乖乖牌。

所以,当杨振宁和前妻杜致礼1995年前往汕头,参加“世界物理学大会”时,在老师眼中优秀的翁帆,才得以被推荐担任接待一职。从当时的照片来看,翁帆并没有穿得如同学们讲的那样“大胆前卫”。

而是将刘海别起,以蓝白衬衫配牛仔裤的造型,文静乖巧地站在一边,让人心生爱怜。杜致礼对这个跟自己孙女差不多大的女孩儿满心喜欢,走的时候还拉着她的手说,好好学习,以后到美国去深造。

24岁:现实世界的残酷打击

翁帆真正意识到世界不如自己想象的这么美好,是在迈出大学校门之后。找工作倒是没费太多精神,同校毕业的师兄小王为他介绍了在汕头南安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工作。翁帆虽然只在南安集团工作了一个月,但跟同事关系相处得都很不错。

这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对工作从来不推三阻四,叫她帮忙打个文件什么的,她总是乐呵呵地帮着干。外语水平也出类拔萃,连来谈判的外商都称她水平高。而且,人品不错,不贪钱不功利。

“她人很单纯,尤其是对金钱名利之类看得很淡。翁帆不善于和社会人打交道,逢到要办证之类的事,她总会拜托同事帮她办理。尽管是本科学历,但和大专文凭的同事拿着同样的工资,她也没有嘀嘀咕咕表示过不满。而且当时炒股很火,看到同事炒股能赚得七八千元,翁帆只是特别好奇地开了一下玩笑原来点点鼠标这么赚钱。”师兄小王向媒体回忆过刚出大学校门时的翁帆。

她在南安集团的第一份工作,看上去很美好。工作地点就在自己家乡,内容也不繁杂,同事又对自己颇为照顾。翁帆为什么放弃这份翻译工作,而去深圳一家高尔夫俱乐部?或许是因为她遭遇了爱情。

“我们都不看好这段婚姻,香港人和她很不衬,我们同学都觉得他们长不了。”翁帆大学同学李女士说,翁帆在深圳工作了不久就嫁给了一名香港普通公司职员。但这名职员无论是外形条件,或是人生志向,都配不上在大学时已经是风云人物的翁帆。

这名职员唯一出众的,可能就是香港居民的身份。翁帆在香港跟他登记结婚,但这段婚姻只勉强维持了两年便宣告破裂。

26岁:一个怕离婚 一个怕孤独

翁帆大学毕业之后,在深圳工作了3年,与前夫的婚姻也在这里葬送。2002年,也就是翁帆26岁的时候,这个已经青春不再的失婚女人,选择了重返校园。仔细看当时的照片,翁帆没有了小女孩时代的青春,女人最容易来的下眼睑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细纹。而眼神也略显疲态,虽然眼睛当中希望的神采并没有完全熄灭。

这一年,翁帆考取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系硕士班学生,她的导师是著名同声传译员仲伟合。在广外就读两年之后,因为学术上的往来,翁帆从最初对杨振宁学识的仰慕发展到相知相惜,两颗心跨越了年龄逐渐靠拢。“

2004年,我们才正式交朋友。在当年(2004年)11月之前,我们已经互相了解了很多,包括各自性格、家庭情况等。在我给她打电话求婚时,其实双方都已经考虑很成熟了,所以一点波折都没有,我就求婚成功了。”杨振宁对媒体自述自己的求婚过程时,态度非常坦然。说在求婚之前有送过玫瑰,只是求婚是通过电话完成。

杨振宁也亲口承认过,跟翁帆结婚,是因为2003年10月前妻杜致礼的去世。

“在太太去世后,19世纪英国著名数学家哈密顿过了相当漫长的孤独日子,甚至在书页上都有饮食的污渍,我不要过这样的日子。呵呵,我这个人是很老实的。我自己有自知之明,一个老年人的孤独,我很怕的。所以人家一问我,我就很老实的回答,如果我没遇到翁帆,还是会再婚的。”

与杨振宁订婚之后,翁帆睡了一个午觉,休息得非常好,“那几天我一直很忙,也很累,当时我觉得,如果继续这样子下去,我肯定会累坏的。我想我得休息一下,于是,我睡了午觉,睡得很沉。”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弗雷德•霍洛基金会特别策划:行走世界,瞳燃希望

专访弗雷德·霍洛基金会董事会主席约翰·布伦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