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每只野猫一年会杀死1,000只本土动物!深度揭秘澳洲政府为何要向喵星人宣战

3 月 8 日
2266

野猫是本土动物最大的威胁,不得不“宣战”

“保护野生动物”是每个人的责任。但这句话并不适用于澳洲的所有野生动物,尤其是当它们多到泛滥,甚至威胁到本土生物的生存时,控制它们的数量,甚至消灭它们,才能更好地维持生态平衡。这也正是澳洲政府近日不得不向野猫“宣战”的原因。

每只野猫一年会杀死1,000只本土动物

澳洲前环保部长 Greg Hunt 早在 2015 年7月就宣布,到2020年在澳洲捕杀 200 万只野猫(约占野猫种群的三分之一)的计划,但一年多过去了,澳洲野猫数量并没有显著下降。

眼看计划时间即将过半,收效却甚微,澳洲政府不得不再次向野猫“宣战”。《悉尼先驱晨报》2月19日报道称,为拯救124种澳洲本土野生动物免受“臭名昭著的”野猫威胁而灭绝,这一次,联邦政府将派出“步兵”(foot soldiers),为澳洲社区提供500万澳元的“作战”经费。

报道称,澳洲环境和能源部长Josh Frydenberg有望在今年3月公布首批政府经费,以鼓励社区设陷阱诱捕野猫,并采取人道的方法让它们安乐死。濒危物种委员会(Threatened Species Commission)专员Gregory Andrews还号召澳洲各地的市政府为诱捕到的野猫施行免费的安乐死。

Andrews表示:“野猫是本土动物最大的威胁,已经直接导致澳洲30种哺乳动物中的20种灭绝。出于这个原因,我们才做出消灭一部分野猫的决定,而不是因为讨厌它们。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拯救那些我们热爱的动物,比如兔耳狸(bilby)、黑脚岩袋鼠(black-footed rock-wallaby,又称warru)、夜鹦鹉(night parrot)等,是它们定义了我们这个国家。”但他强调,这次行动不包括家养的猫。

《悉尼先驱晨报》的数据显示,如今每只野猫一年会杀死1,000只澳洲本土动物,包括蟋蟀、蜥蜴和小型哺乳动物等。一些“毁灭性的”野猫还会捕杀较大型动物,而且它们具备了这样的技能。Anangu Pitjantjatjara Yankunytjatjara岛上的原住民曾抓到过一只重达6.8公斤的野猫,在它的肠道里发现了一只五公斤重的岩袋鼠。

但澳洲政府想要在2020年之前消灭200万只野猫,还有更具挑战性的事,那就是野猫的繁殖能力惊人。昆州大学Sarah Legge博士今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旱季,澳洲的野猫数量约为210万只,而在雨季则能达到近600万只。它们遍布澳洲,并主要集中在小岛、偏远的内陆地区和城市里靠近垃圾场的地方。Legge还发现,在专设的动物保护区,猫群的数量和其他地方一样多。

此外,野猫擅长快速前行,对本土动物来说是“高级猎手”。它们极少留下踪迹,甚至能敏锐地嗅出用来猎捕野狗的诱饵。这给野猫捕杀行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不过,澳洲人在捕杀野猫上也着实动了番心思。其中的一个方法是在“有洁癖的”野猫毛皮上喷射毒素,这是由来自Eyre半岛的生态学家John Read发明的。用红外线摄像机自动识别野猫的影像(通过复杂的演算,过滤掉人类或其他动物的讯息)后,相关装置会在野猫的毛皮喷射毒素。Read说:“猫有洁癖,出于本能他们会舔舐毛皮上的毒素,因此被毒死。”

不过,尽管已经有证据证实野猫会威胁澳洲本土动物的生存,澳洲政府的“杀猫计划”还是遭到了Brigitte Bardot等部分宠物权利保护者的批评,一些人认为应该在抓住野猫后,对其进行绝育处理,然后放了它们。

Andrews说,几乎所有访问他Facebook主页的人都支持政府的计划,但他也收到了计划反对者的死亡威胁。尽管受到威胁,Andrews说:“我自己也养了大半辈子的猫。但科学证明每只野猫每周都会杀死3只-20只本土动物。我解剖过一只野猫,看到了它的胃里有一只袋鼬。这让我反胃,但也令我认识到野猫可以做什么。”

一只野猫正在捕食澳洲深红色玫瑰鹦鹉(crimson rosella),这种鹦鹉原产于澳洲东部和东南部地区。澳洲前环保部长 Greg Hunt曾表示,在澳洲,野猫已导致20种哺乳动物灭绝,并威胁到另外120个物种的生存,例如袋食蚁兽、袋狸等。

袋鼠过快繁衍让环境不堪重负

野猫并非近期被列入澳洲政府“黑名单”的唯一动物,袋鼠虽然是澳洲的标志动物,但也没有逃脱被猎杀的命运。为了保护野生生态,澳洲政府正计划在今年猎杀超过100万只袋鼠。

“东部灰袋鼠非常可爱,也是生态系统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大量的袋鼠正在毁灭生态系统。”澳洲国立大学的环境生态学专家David Lindenmayer说。

他表示:“我们曾经有大量食物链顶端的物种,比如塔斯马尼亚虎。然而,当地人的过度捕猎让它们灭绝,后来殖民者又清理了像澳洲野犬这样的袋鼠天敌。现在,(对于袋鼠这一食草动物来说)草木林就是一个存量丰足的粮仓,草和水都非常多,但是天敌却很少,除了汽车。”

前新州农场主协会(NSW Farmers Association)的一位负责人也曾表示:“在澳洲捕杀袋鼠是为了保证它们的生存。现在袋鼠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态环境无法支撑它们如此快速、大量的繁衍。所以捕杀一部分袋鼠实际上也是保证它们不会灭绝。”

事实上,澳洲一些地区每年都会捕杀袋鼠。BBC 1月15日报道,目前新州一直在坚持有额度的袋鼠猎杀行动,政府环境办公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一项长期的政策。而首领地每年也会开放2,000个袋鼠捕杀名额。尽管尚未有官方数据公布,但是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的反清理组织THINKK的成员Louise Boronyak表示,在2016年有大约160万只袋鼠被杀,与2015年相当。

野兔才是澳洲人最头疼的问题

除了野猫和袋鼠,野兔也一直是让澳洲人头疼的问题。1788年,由阿瑟·菲利普船长率领的英国皇家海军第一舰队在悉尼港登陆,作为澳洲兔祖先的欧洲兔就是搭乘第一舰队的舰船,从英格兰来到澳洲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当时,没人能够预计到兔子的繁殖速度有多快。由于澳洲没有鹰、狐狸和狼这些天敌,一场几乎不受限制的扩张开始了。1890年,仅新州的兔子数量据估计就有3,600万只。到1926年,全澳洲的兔子数量已经增长到了刷新纪录的100亿只。

兔子所到之地,草地几乎都被啃完。相比之下,与兔子处于同一个小生态环境的土生土长的小袋鼠、袋狸等动物完全没有竞争能力。大批的兔子不但占据了这些土生动物的洞穴,还将它们的食物一抢而光,那些性情较温的有袋类动物只好忍饥挨饿。19世纪中叶,兔耳袋狸在南澳几乎随处可见,如今只能在澳洲中部地区才能见到极少量的袋狸。

由于兔子在澳洲泛滥成灾,澳洲的农业和畜牧业也蒙受了巨大损失。从牧草的消耗量来看,100亿只兔子所吃的牧草就相当于10亿只羊的放养量。这对于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的澳洲来说,所蒙受的经济损失实在难以估量。另外,由于兔子天生善于打洞,它们在土质疏松的牧场和农场下挖的洞穴深达1.5米,不但牛羊常会陷入洞中,更严重的是,农田下大量的洞穴会使得农业机械无法开展作业。

澳洲人曾试过各种方法灭兔:引进狐狸、猎兔行动、盖防兔长篱、培育兔子出血病病毒,但兔子依然“生生不息”。澳洲每年都会举办猎兔比赛,但整年杀死的数量甚至不及兔子一个月的繁衍数量,至今澳洲政府还是无法有效控制野兔的数量。一位评论家曾经指出:“在人类引进的有害动物中,兔子是到目前为止危害最为强烈的。它们适应了在澳洲的生活后,对当地的经济和动植物造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悲剧。”

“保护本土生态系统的重点必须从捕食者的身上转移至被捕者。既然野猫和野狐狸很难消灭,那么本土动物就必须学会适应。” ——生态学家Mike Letnic

捕杀真的靠谱吗?

数十年来,澳洲各级政府、农民和环境保护主义者通过投放诱饵、诱捕和射击等各种方式捕杀野猫等威胁本土生物的野生动物,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于是,有人质疑,光靠捕杀管用吗?

可能并不见得。澳洲生物学家Billie T. Lazenby 2015年2月在刊物Wildlife Research 上发布的一项名为Effects of Low-level Culling of Feral Cats in Open Populations的调查报告显示,捕杀行动有时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塔州的生物学家在当地四座森林密布的大岛屿上进行调查,并在接下来一年内对其中两座岛屿上的野猫开展捕杀行动。

起初,他们诱捕了许多野猫,一段时间后,诱捕成功率大幅下降,他们以为这是因为岛上大部分野猫都已经被捕杀了。然而,在岛上安装的遥控摄像机发现,虽然岛上部分地区的野猫被捕杀了,但是更多的野猫从岛上其他地区进入了这片区域,结果,当地的野猫数量反而上升了。

这并非孤例。Thomas W. Bodey等英国生物学家于2011年12月在刊物Biological Invasions上发文称,对英国一座岛屿上的白鼬的研究显示,捕杀导致了当地白鼬数量比捕杀前翻了一倍。

由于野猫的威胁,澳洲这五种生物濒临灭绝。

对此,塔州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野生生物保护教授Christopher Johnson认为,从这些案例可以看出,一个地区占多数的成年野生动物被捕杀后,周边地区这种野生动物的幼崽会迅速迁移至此,导致了当地野生动物数量反而比捕杀前还多。这是因为一批野生动物被捕杀后,未被捕杀的动物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更多食物。因此,这批动物存活了下来,它们继续繁殖、迁移,种群数量又会迅速反弹。

Johnson表示,为了让捕杀行动产生更持久的效果,我们不仅要在某一物种的集中生活区捕杀它们,还要控制那些存活于周边地区的该物种的繁殖数量。

Johnson认为,虽然这并非易事,但也并非不可能。澳洲就有过成功的案例。2007年-2014年,塔州政府曾在Macquarie Island岛上实施了清除岛上一些哺乳动物的计划,包括兔子和老鼠等。2011年,塔州政府结束了对整个岛屿的空中诱捕行动(aerial baiting),接下来又派出猎人和经过训练的侦查犬在岛上进行探测,继续处理存活下来的哺乳动物。

2014年4月,经过近三年的监测,确认岛上已经没有了兔子和老鼠的踪迹后,这项计划才被宣告成功。此后,由于没有了食草动物兔子,岛上的植被得以迅速恢复;没有老鼠偷吃鸟蛋和雏鸟,许多海鸟也重新回到岛上栖息。

在Johnson看来,彻底清除危害本土生物的野生动物,需要特定条件。比如在特定地区(岛屿)的动物被清除后,不会迅速被其他外来动物取代;综合使用多种方法,有效地持续清除这些动物;最重要的是,还应该通过监测野生动物种群的活动和它们受到的影响来评估捕杀的效果。

由于受到野猫等外来物种的威胁,小兔耳袋狸(lesser bilby)等澳洲本土生物几乎灭绝。

而在新州大学(University of NSW)的生态学家Mike Letnic看来,保护澳洲本土生态系统的重点必须从捕食者的身上转移至被捕者。既然野猫和野狐狸很难消灭,那么本土动物就必须学会适应。

2014年年底,他尝试将450只短鼻袋鼠(bettongs)和兔耳狸放入一块26平方公里、用护栏围起来的区域,并放入一只野猫。他承认,这有点残忍,因为这些动物中很多都将被这只野猫杀死。

“我们这是在尝试采用快速进化(fast-track evolution)的方法(帮助本土动物)。”这是一个由澳洲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资助的项目,Letnic是项目的一名研究员。他们希望这块区域里幸存的动物能够习得某种特别、罕见的特性或者隐藏能力。这种特性和能力可以帮助它们逃过野猫和狐狸的猎杀。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这是一项大胆的计划,它的依据是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理论。如果研究团队能够识别具备求生本领的动物,那么这些动物将被当作繁殖种群来培育,这样一来它们的后代就可能具备和野猫共同在野外生存的能力。

Letnic说:“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没人能保证它能够成功,因此从没有人这样做过。”但是如果它成功了,这将成为转变澳洲社会保护濒危本土动物的重要方式。

 

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2月19日War On Feral Cats: Australia Aims To Cull 2 million、The Conversation 2015年5月7日Culling Pest Animals Can Do More Harm Than Good、《悉尼先驱晨报》2014年11月8日Scientists Seek Evolution Solution To Save Native Animals From Feral Killer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澳洲新闻 澳洲社会
22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