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虽说澳洲历届政府在禁毒问题上的态度统一坚决,但为何毒品屡禁不止?也许,澳洲禁毒,是时候该换个思路

虽说澳洲历届政府在禁毒问题上的态度统一坚决,但为何毒品屡禁不止?也许,澳洲禁毒,是时候该换个思路

一个多月里,一部纪录片和一份调查报告又将澳洲的毒品问题带到了舆论的焦点,它们告诉澳洲人,毒品已经在澳洲泛滥了。冰毒摧毁生命,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澳洲历届政府在禁毒问题上的态度一直很坚决,但为何毒品屡禁不止?澳媒称,澳洲政府或许需要转变禁毒思路了。

悉尼堪称澳洲“可卡因之都”

“我开始听到声音,这些声音控制了我的理智……然后我看到了几张相似的脸,他们好像在跟踪我,我开始妄想,渴望伤害别人。这时候,我只需要再吸食一管冰毒就好了。我感觉我需要一直使用冰毒,但我不是真的想伤害别人。”这是澳洲广播电台(ABC)在2月初播放的毒品问题系列纪录片Ice Wars中,吸毒者Aaron的一段独白,他还患有精神分裂症。他曾自愿向一家心理健康中心寻求帮助,但出院不久后,他的毒瘾又犯了。

Aaron认为,冰毒能够治疗他的精神分裂症,但他的主治医生Ash Baker表示,冰毒只会让他的病情恶化。不安、妄想、神志不清,Aaron的精神经常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严重时,他还会说出“要杀掉威胁他的人”这样的话。《每日电讯报》2月5日评论称,单拎出来看,Aaron毒瘾发作的场景让人害怕,但如果将它放到“澳洲毒品泛滥”这一背景来看,这样的场景又让我们对像Aaron这样的吸毒者感到同情。

在ABC的纪录片里,发生在Aaron身上的场景并不少见。通过纪录警方突击制毒实验室,和毒品吸食者、戒毒者、医护人员、吸毒者家人以及社区的交流,纪录片揭露了发生在澳洲的一场真实战争:澳洲是全球人均冰毒使用量第二高的国家,130万澳洲人使用过冰毒。

维州警察在路边通过对驾驶员的尿液、呼吸、头发、唾液和汗液进行检测,来判断驾驶员是否有吸毒行为。网络图片

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Australian Criminal Intelligence Commission)3月26日发布的一份分析澳洲毒品和药物使用量的报告也证明了这一点。报告显示,冰毒是澳洲被使用的最广泛非法毒品。澳洲人的冰毒吸食量为平均每天每28个澳洲人吸食一管冰毒。其中,西澳的冰毒成瘾者是全澳最多的,该州乡村地区的冰毒瘾君子几乎是维州乡村地区的一倍。

就可卡因的使用量而言,悉尼则“遥遥领先”,堪称澳洲的“可卡因之都”。平均每天每千人吸食可卡因数量达到30管,远高于澳洲的平均水平(每天每千人吸食三管)。报告指出,悉尼的可卡因使用量位居全澳第一,是澳洲排名第二的地区的两倍。

上述调查由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完成,该调查是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在未来三年将进行的九个监测调查中的第一个。调查总共从全澳51个污水处理厂提取了样本,分析下水道未经处理的污水,涵盖了1,400万人口,占澳洲总人口的58%。

澳洲司法部长基南(Michael Keenan)表示,这份报告为澳洲各地的毒品使用情况提供了最好的分析,它还证实了这样一个事实:澳洲近年来的冰毒使用量出现了“暴增”。

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Chris Dawson也表示,这份报告并不是在估计,而是首次在澳洲非法毒品需求方面提供了一份真实数据,“这有助于帮助澳洲政府有效地为毒品泛滥的地区分配资源,同时监控毒品需求的增长,制定减少毒品供应的措施”。

图片来源:中国禁毒网

“我们打输了禁毒的战争”

澳洲的毒品问题越来越严重,这让站在打击毒品一线的执法部门颇为无奈。新州犯罪委员会(NSW Crime Commission)在1月底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承认,“我们打输了禁毒的战争”。新州一位高级执法官员表示:“在新州,盗车和入室抢劫的机率可能下降了,但是你们的孩子染上毒品的概率则大大上升了。”

在这场“输了的禁毒战争”背后是庞大的有组织跨国贩毒团伙。报告称,悉尼已知的毒品团伙头目数量就有607人,其中一部分来自墨西哥、迪拜和东欧等地,他们通过毒品交易获得大量现金,使得这些团伙有能力购买武器,并雇佣他人进行谋杀。

报告还指出,这些毒品团伙头目盘踞海外,使得澳洲国内的执法机关无法触及。一位高级执法官员表示:“这些毒枭先在澳洲了解行情,联系好线人,然后就到海外生活,尤其是当他们知道我们正在接近他们时。”他们还使用高科技加密电话,执法部门根本无法跟踪到他们。

报告称:“过去一年,新州犯罪委员会没能就涉嫌毒品走私问题而起诉任何海外毒品团伙头目。因为起诉海外毒品团伙头目的程序非常复杂,通常超过各州执法部门的能力范围。”对此,新州犯罪委员会的助理局长Mark Jenkins认为:“由于边境管治对于毒品不法分子来说形同虚设,所以澳洲各州以及澳洲与国际机构之间必须加强合作和交流。”

秘密的毒品销售渠道也给警方的侦查行动带来了难题。越来越多的涉毒分子使用“暗网”(darknet)来进口和购买冰毒,所谓的暗网是指涉毒分子使用的在线网络,这些暗网的网络接入口通常是匿名的,经过加密,根本无法追踪。涉毒分子还使用虚拟货币交易,而且大部分毒品被寄往“假地址”、一些指定的信箱和包裹储物柜。

PerthNow网站2015年12月27日公布的澳洲的海外冰毒来源国。

Ausking是澳洲暗网市场上最大的毒品供应商,他们可以向全球供应大麻、冰毒和海洛因。在澳洲,他们承诺隔天发货,如果买家的地址位于澳洲邮政快递区内,他们的包装往往是真空密封的,包装袋由塑料和聚酯薄膜袋组成,这种包装能够逃避X射线和缉毒犬的鼻子,但本质上,这种材质仅仅是一层柔软的金属薄膜。

澳洲毒品问题屡禁不止,问题当然出现在源头上,冰毒实验室就是源头之一。ABC的纪录片就为人们揭露了冰毒实验室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这些简陋的实验室里,一些业余的科学家依据从网上找来的简单配方制毒,只需借助一些简单的设备,在6-8小时就可以把冰毒制出来。而这些设备可以被快速拆卸,容易藏匿和转移,警方很难侦查到。

而用来制作冰毒的材料则让人很难将它们和冰毒联系起来,比如除漆剂(paint stripper)、电瓶水(battery acid)和汽车防冻液(car antifreeze)等。新州缉毒小组(NSW Drug Squad)组长Tony Cook表示:“你不会去喝一瓶指甲油清洗剂,但是这样的化学材料确实被用来制毒。”

在澳洲,这些冰毒实验室并不少见。早在2015年1月,新州警察局缉毒小组前负责人Michael Cook就表示,制毒实验室通常设在乡村地区,但是他们也在城市宾馆、集装箱、汽车行李箱以及货车车厢发现过制毒实验室,“过去六年,我们发现新州秘密制毒实验室增加了一倍,而且实验室的规模越来越大。大型实验室可以随时制出数十千克的毒品。”Cook说。

在ABC的纪录片中,警方正在一间冰毒实验室外执法。纪录片的执行制片人Alex Hodgkinson表示,这是新州缉毒小组首次允许镜头跟拍他们的缉毒行动。网络图片

严格禁毒或许不再是唯一的政策决策

“新州和澳洲其他地区有组织的毒品犯罪问题已经失控,不进行重大改革,问题根本无法解决。”新州犯罪委员会在其年度报告中这样说。在打击毒品犯罪的斗争中,严格禁毒或许不再是唯一的政治决策。《时代报》2016年11月29日评论称,澳洲需要改变禁毒策略,基于非罪化(decriminalisation)、管理和教育的原则,将政策重心转向“伤害最小化”的策略。澳洲应该将禁毒资源从刑事司法系统转向医疗系统。后者需要包括治疗设备在内的更多支持,来帮助吸毒者戒毒和接受康复治疗。

《时代报》的观点和澳洲一些毒品问题专家的看法不谋而合。澳洲毒品专家Matthew Frei 和Alex Wodak曾在《澳洲医学期刊》(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上发文指出,在禁毒问题上,澳洲政府在执法方面的投入非常慷慨,而在医疗和社会干预等方面的投入却非常吝啬。2009-2010财年,联邦和各州、领地政府将约66%的禁毒资金投入到了执法部门,而在毒品预防上只投入了9%,在毒品治疗上仅投入21%,剩下2%则用来减少毒品带来的伤害。

他们表示,澳洲政府奉行这一策略已达数十年之久,但非法毒品市场还在不断扩大,这使得非法毒品更容易获得,价格也更加便宜。非法毒品市场还出现了许多新型毒品,它们的危害往往更大。

严格禁毒行不通,澳媒呼吁澳洲政府参考他国的经验,推动毒品的“非罪化”。《时代报》认为,葡萄牙一直走在世界禁毒难题的前沿,它早在16年前就将毒品合法化了,从而使得毒品使用量以及与毒品相关的犯罪、疾病等都得到了减少。2001年,葡萄牙通过一项法律:个人吸食和拥有一定剂量的毒品(一克海洛因、两克可卡因、25克大麻叶或五克麻药)不再被视为刑事犯罪,吸毒者可以携带这些毒品,不用担心被抓。人们还被允许拥有一克二亚甲基双氧苯丙胺(又叫兴奋剂)。葡萄牙是第一个官方废除毒品刑事罪的欧洲国家。

图片来源:the conversation

此外,考虑到在监禁时期担心吸毒者暗地吸毒,同时相对治疗来说监禁费用昂贵,因此,葡萄牙国家委员会建议把对吸毒者的监禁改为提供治疗。

葡萄牙实施毒品“非罪化”的政策确实收到了成效。Cato研究所于2009年4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在葡萄牙个人持有毒品合法化的五年之内,青少年非法使用毒品的数量已经下降,由共享注射器而导致艾滋病感染的比率也在下降,而寻求治疗的人群却增加了一倍多。

葡萄牙的成功经验引来了不少国家的效仿。全球已有超过20个国家准许大麻以某种形式合法使用。2013年,乌拉圭还通过了一项大麻合法化法案,从而成为全球首个允许种植、销售和吸食大麻的国家。

事实上,在澳洲,人们对待毒品合法化问题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澳洲国立大学2016年12月发布的报告指出,2013年,44%的民众认为使用大麻应该被定罪,而34%的人支持大麻合法化。到了2016年,情况发生了反转。43%的人支持大麻合法化,而32%的人则认为使用大麻是一种犯罪。

在Frei 和Wodak看来,澳洲政府仍然将毒品问题定义为刑事犯罪,在提到吸毒者时依然使用贬低性质的措辞,似乎不太明智。澳洲政府目前采取的禁毒措施只会“让问题越来越严重”,一味严厉的打击不仅效果不佳,反而有反作用。引用英国政治家Denis Healey的名言——“如果你发现自己错了,不要一错再错”,Frei 和Wodak认为,澳洲是时候对非法毒品问题转换思路了。

图片来源:澳奇网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澳洲广播公司3月26日Drug Report Finds WA Exceeding Averages In ‘Explosion’ In Methylamphetamine Use、澳洲新闻集团网2月5日Ice’s Terrifying Grip: ‘You Just Need Another Shot To Make It All Better’、《澳洲人报》2月4日Ice Wars: ABC Doco Lifts Lid On Our Worst Drug Problem、perthnow.com.au 2016年1月3日Battle Against Ice In Australia Enters The Darknet、《时代报》2016年11月29日The ‘War On Drugs’ Has Failed, And Australia Must Change Its Policie、SBS2月27日Ice Epidemic Not A Criminal Issue: Expert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2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最新的研究发现,在澳洲有这么多存款才算是有钱人!

多少钱算有钱?澳洲人说出来的数字好吓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