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 , 星期三
首页 / 房产 / 悉尼住房供应跟不上人口增长,买房租房还要节衣缩食“压力山大”

悉尼住房供应跟不上人口增长,买房租房还要节衣缩食“压力山大”

Annika和Dan Waugh这对新婚夫妇现在已经不再购买肉类等价格相对较高的食材,而且他们也已经有六个月没买新衣服了。收紧日常花费预算,似乎是他们节省开销来支付房租的唯一方法。Annika与Waugh两人每年一共能赚大约7万澳元,其中30%需要用来支付房租。这还是在双方父母“支援”的情况下,不然他们在房租上的开销会更多。

他们租的房子在距离悉尼CBD 以西40公里的Kellyville Ridge,是一套四居室,Annika与Waugh租下了其中的一间。Waugh目前处于半工半读的状态,Annika是一名老年护理工作者,打着两份工。不过,这对新婚夫妇的情况仍处于“住房压力”的临界值之下。

根据国家住房和SGS经济与规划公布的最新租房负担能力指数,澳洲全职工作的夫妇平均年收入为72,300澳元,其中37%需要用来支付房租,这被认为是一种严重负担不起的状况。在大悉尼地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年收入低于最低年收入。

Annika和Dan Waugh这对新婚夫妇每年收入约7万澳元,其中有30%都要用来租房子。图为Domain网站报道截图

租房负担能力指数显示,目前年收入平均在8万澳元的澳洲家庭将27%用来支付房租。因此,在他们能在悉尼找到一套“可负担”的两居室之前,他们不得不搬到距离悉尼CBD 40公里开外的Blacktown。

尽管从2017年开始,悉尼的租房可负担性有所好转,但仍然是澳洲首府城市中的倒数第二,可负担性最差的是霍巴特。

国家住房和SGS经济与规划的高级合伙人Ellen Witte自2015年起就参与研究租房负担能力指数,根据她的说法,租房可负担性对医务工作者、领退休金的老年人以及其他徘徊在最低工资线上的人来说则更为糟糕,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几乎找不到可负担的住房。

图片来源:theconversation

Witte表示,额外的社会及经济适用房是需要的,以减轻政府已宣布的措施之外的租金压力。而过去两年,澳洲的公共住房存量几乎没有变化,为了跟上当前的人口增长,还需要额外的2.1万套住房。

澳洲最大的住房机构National Shelter的执行官Adrian Pisarski对增加住房的呼声进行了回应,他认为应出台全国性的住房战略和税收改革,政府应进行更多直接投资或者给一些别的甜头,来吸引更多私人投资进入租房市场。

社会住房部长Pru Goward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目前正进行全澳最大的社会经济适用房的建设项目,这项投资220亿澳元的“社区+”(Communities Plus)项目将提供更多住房,且这些住房在交通、社区等设施方面更加“触手可及”。

 

 

翻译+责编|姚星湖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Domain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20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Port Hacking,澳洲总理莫里森就住这里

莫里森总理也住这里Port Hack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