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两个德国人,甩了中国教育一记响亮的耳光!

5 月 3 日
945

卢安克还特别强调“归宿感”三个字,“中国的留守儿童将也会成为一个失去控制的因素,除非我们能给他们带来归宿感。”在卢安克看来,纪律可以带来秩序,但那是被动的,只有一个人归属于一个事情,一群人,一个社会,才会有认同,才会有发自内心去照顾它的愿望。

在卢安克心中,能够提供“归属感”的东西,便是“创作”,便是“玩耍”,是活出生命本身的色彩……

这种教育的理念,充满“无为而治”的色彩,透着“了悟生命”的禅机,带有乌托邦色彩,它与当今社会显然充满格格不入的矛盾!但柴静觉得,卢安克的教育理念,细思又有一套强大的逻辑在支撑,这种理念和逻辑,在卢安克过去的实践中,遭遇到过抵抗,也一步步在完善。

卢安克邀请柴静与孩子们一起坐在田野里聊天

卢安克在中国最早的支教实践是1997年,他在南宁一所残疾人学校义务教德文,后因没办下“就业证”,被公安局罚了3000元,1999年他从德国回到广西,到一所县中学当初中老师,因不能提高学生的考试分数,家长们有意见,学校把他开除了。

卢安克在中国获得的第一份“就业证”

之后他教不识字的青年修路,画地图,试图改变他们的生活,但发现他们没有应有的感受力和创造力,再之后,他从小学的孩子教起,教音乐,美术等副课,但孩子长大了,读到初中,就会有大量的孩子辍学,打工,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再之后他完全放弃对结果的设计,放下期待,只是陪伴孩子,默默做着人之为人的最不显见却最本质的心灵建设,板烈村的十年,是他的理念真正得以实践的一段生涯。

即使在板烈村,他也不是没遭到过质疑,有些家长觉得卢安克总是带着孩子们“不务正业”,玩野了,为此找校长理论……

6

但一个德国人十年如一日,不拿一分钱,扎在中国偏僻小山村支教的故事,终于引来了媒体和互联网的关注,聚光灯打过来,各种声音也随之而来,有人把他当成乡村教育实验的特立独行的英雄,
是感动中国的“洋雷锋”,也有人认为他是危险分子,甚至怀疑他有“恋童癖”。

媒体的关注,破坏了过去的宁静,让他不堪重负后来他关掉微博,他在个人著作《是什么带来力量》一书中写道:“我已经变成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媒体点燃的炸弹。”他中途也曾经因签证问题,几次短暂离开中国,但又重新回来。

直到2013年冬天,由于签证失效,又没有稳定的工作,他面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再加上,同在山区服务多年的一位女志愿者与他结了婚,妻子到了希望安稳的年龄,也害怕卢安克的理想主义会被他人利用,希望他去城市里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已经45岁的卢安克,将从33岁到45岁的大好年华,留在了这个偏僻小山村,然而这次,他不得不考虑家人的感受,2013年冬天,他离开了板烈村,这一次,他没再回来……

2016年,在卢安克离开三年之后,有媒体来到板烈村,寻访卢安克支教十年,是否还留下什么“痕迹”。

记者碰到了曾主演过科幻剧《心镜》并参与道具制作的牙韩运,如今他已是翩翩少年,进入城市读大学,选的是汽车维修专业发动机拆装让他乐此不疲,他觉得,这和他当初在科幻剧中搞的那些道具有点相似。

记者还碰到了村中一位喜欢画画的女孩子,卢老师的教育让原本羞涩的她变得活泼。

村子里的人们普遍认为,好奇心和信心,是卢安克留给孩子们的财富。板烈小学的牙校长如今也在思考卢安克的教育方式,为什么有的孩子敢拿毛笔在卢安克脸上画画,卢安克不愠怒?

一位村民说:卢安克一个外国人都来无私地教我们的小孩,想一想,我们也应该陪在我们小孩的身边,但是由于生活又迫不得已。

没有了卢安克的板烈村,变得更加落寞、萧条了,当初因卢安克慕名而来的多名志愿者,已纷纷撤退,如今,除了卢安克的妻子在这里临时做志愿者,这里已没有一名志愿老师。由于师资不理想,生源减少,不少家长把孩子带到县里的学校。现在的板烈小学,由于学生绝大多数住校,全天大门紧锁,学校立了牌子:禁止下河游泳。

带孩子河中玩水、骑牛,是卢安克的常态

据说,卢安克得知这个事情后,曾给学校老师发了封邮件,邮件中说:“这是限制学生的自由,越严格可能问题越多……”卢安克陪伴过的孩子正在成长,而村子本身,却在萧条、衰落。

7

跟随柴静一起采访卢安克的编导范铭,完成节目后也非常感慨,她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一位曾参与创建上海一家生物学研究所的德国教授,在和一些中国教授一起为研究所确定发展目标时,中国教授们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努力成为XX领域世界前十名的研究所”。这位德国教授非常不赞同这个说法,因为“我们是世界上这个领域唯一的一个研究所,哪来的前十之说”,他的观点是,让我们的研究所成为“科学被好奇心驱动之地”

现代最著名的科学巨匠爱因斯坦,是个充满好奇心之人

范铭感慨道,我们身边许多同学努力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和别人的比较,只有赢了,才有自信,我们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比较之中,我们必须通过比较来体现优秀,我们的清华北大的办学目标之一,也是“努力跻身世界一流大学”,我们的欲望慢慢变成了“让别人夸我们好”,却忘了自己最原始的欲望是什么而生命中真正的乐趣,是当你沉潜于某一事物,完全忘我的刹那。

它触发的是人内心中最为单纯的欲望,就像童年时的我们,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单纯的好奇,觉得生活中处处充满新鲜和美好。在做完《告别卢安克》那期节目后,柴静在博客文章中写道:“卢安克给人的,不是感动,不是那种会掉眼泪的感动,他让你呆坐在夜里,想‘我现在过的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柴静采访卢安克
专栏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9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