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深度:既然457签证没了, 那澳洲人的工作回来了吗?

深度:既然457签证没了, 那澳洲人的工作回来了吗?

早在2016年大选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承诺上台后将以美国人优先。如今,这种“国人优先”的理念似乎蔓延到了太平洋彼岸。澳洲联邦政府近日叫停了专门针对海外技术人才的457签证(457 Visa),被视为打响了“国人饭碗保卫战”。然而,对于澳洲那些依靠雇佣457签证持有者的行业来说,等待它们的恐怕是一场“用工荒”。

告别457签证,澳洲要找“最好和最聪明”的人才

“我们正在终结457工作签证,它已经丧失了信誉。”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4月18日宣布了联邦政府取消457签证的决定,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临时技术短缺签证(TSS),包括两年短期签证(Short-Term Stream)和针对特定高级别技术的四年中期签证(Medium-Term Stream),专门用于为澳洲找到“最好和最聪明”的人才。

此次改革之后,面向新签证开放的岗位数量将大幅减少,原来457签证岗位清单中的651个只剩下435个,两年期和四年期新签证分别有268个和167个。新签证还对申请费做出了调整,将原来单一的1,060澳元调整为两年签证的1,150澳元和四年签证的2,400澳元。

两类新签证都要求申请人有至少两年的相关行业工作经验,四年期新签证还对申请人的英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两类新签证的申请人还必须完成一项个人犯罪史审核,取代了457签证要求提交的一份自我声明。

此外,和457签证不同,新签证还对签证持有人申请澳洲永久居民身份做出了调整。两年期新签证持有人不能申请永久居民身份,而四年期新签证持有人申请永久居民身份的审核等待期从两年延伸至三年。

特恩布尔表示,政府此举主要为了优先保证澳洲本国人的工作机会,在向外籍人士发放工作签证时注重弥补本国真正的技能短缺需求。“澳洲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多元文化国家——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没有改变的一个事实是,澳洲工人必须拥有获得澳洲工作岗位的优先权。” 特恩布尔说。

不过,澳洲移民和边境保护部长达顿(Peter Dutton)表示,任何已经通过457签证项目来到澳洲工作的外籍人员将不会受到影响,而且四年后,他们仍然可以申请澳洲的永久居民身份。

457签证于1996年由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设置,是为引进各类专业或技术人才设置的一种临时工作签证。签证有效期为三个月至四年不等,雇员在澳洲工作满两年后,可向雇主申请担保移民。

澳洲广播电台(ABC)4月18日援引澳洲移民部门(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发布的最新数据称,截至2016年9月30日,澳洲1,200万劳动者中,超过9.57万人持457签证在澳洲工作,超过7.64万人持有二级签证(即457签证持有者的家庭成员)。457签证持有者中,来自印度的占25%左右,英国人和中国人分别占19.5%和5.8%。信息技术、科研和酒店产业是使用这种签证最多的产业。

4月18日,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左)和移民部长达顿在位于堪培拉的议会大厦外宣布废除457签证。

澳洲联邦政府的这项改革引来了Nick Xenophon等中立参议员的叫好。Xenophon表示:“这一调整将迫使联邦和州政府想办法解决国内技术人才短缺的问题,因为457签证让政府变得慵懒,靠海外劳工来弥补国内技术人才的短缺,而导致改革工作被长期忽略了。这次调整将给澳洲带来改善和激活人才培养机制的机会。”

不过,工会方面则产生了质疑。新州工会秘书Mark Morey表示,这些调整不可能带来实质性改变,“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对(外劳行业)进行一次彻底的评估,这样才能妥善地处理海外劳工被剥削问题,提高澳洲的外劳标准”。

被嫌弃的457签证的一生

澳洲联邦政府叫停457签证并非毫无征兆。2016年11月,达顿就曾表示,澳洲联邦政府当时正在对457签证进行审查。在他看来,上一届工党政府大幅扩充了457签证的岗位清单,清单范围过广,他正在寻求减少海外劳工可从事的技术岗位数量。
今年3月,达顿又宣布了联邦政府将终止2012年由吉拉德(Julia Gillard)政府签署的《快餐业劳工协定》(Fast Food Industry Labour Agreement)的决定。多年来,《快餐业劳工协定》使得上千名海外劳工通过457签证进入澳洲快餐店打工。终止这项协定意味着以后除非快餐业雇主能够证明自己确实对海外劳工有特殊需求,否则将无法为他们提供457签证担保。持457签证的海外劳工如果与雇主的合同到期,而雇主无法证明他们确实有需要必须留在澳洲,就将被迫离开。这是澳洲首次全面“封杀”针对某一行业的457签证。

当然,457签证成为众矢之的并非没有原因。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2日评论称,害怕海外劳工抢走澳洲人的“饭碗”与澳洲存在着对海外劳工的剥削是促使澳洲政府改革临时海外劳工签证政策的两大因素。

近年来,工党就一直以本地失业率居高不下为名,呼吁联邦政府全面收紧457签证。2016年11月15日,工党党魁薛顿(Bill Shorten)表示:“澳洲城市和乡村地区的本地人错过了许多他们本可以做的工作,包括护士、木匠、厨师、幼教人员、电工和汽车修理工等。”他还指出,澳洲目前有70万人失业、110万人就业水平低于业务水平,并敦促联邦政府着重实施澳洲优先政策(Australia First)。

影子基础设施部长助理Pat Conroy 3月22日还在《纽卡斯尔先驱报》(Newcastle Herald)撰文指出,澳洲护理学毕业生在公共卫生体系内的就业率从80%下降到了50%。过去三年,澳洲共有一万名护士在找工作,而与此同时,超过3,300名持有457签证的护士来到澳洲就业。

此外,在澳洲,海外劳工被剥削的乱象频现也让457签证备受争议。早在2011年,持457签证的印度人Manjit Singh就惨遭雇主虐待,因肺结核并发症死亡。2006年抵达澳洲时,Singh以为会拿到企业承诺的4.3万澳元年薪。然而,在担保他来澳洲的印度餐厅工作后,他进入了“犹如圈养奴隶一般”的工作环境——他睡在餐厅的储藏间,每天工作16个小时,工资待遇极低。

Conroy也指出,澳洲发生着一些严重的剥削海外劳工的事件。比如建筑行业的一个案例,近40位持有457签证的菲律宾人曾被强迫每周工作60-70个小时,拿的是非常低的工资,而且他们半夜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就被解雇了。

对此,BBC曾报道称,澳洲社会担心,澳洲的海外劳工签证制度被不良雇主利用了。这些雇主无视他们应承担的法律义务——以市场工资(market wages)雇佣澳洲人,而(以更低的工资)雇佣海外劳工。在澳洲运输工人工会负责人Tony Sheldon看来,海外劳工需要更多保护,“解决剥削和雇主用海外劳工替代澳洲工人的方法就是确保海外劳工不被剥削。如果确保海外劳工得到正常的报酬,那么对海外劳工的需求就可能大幅减少”。

“月薪10万-20万,在澳洲没人能胜任”

尽管457签证多年来备受争议,但失去了这项签证,让不少餐厅雇主忧心忡忡。

墨尔本的Lygon Street有“小意大利城”之称,街上的餐厅都是由早期的意大利移民所开,每家店都有着独特的风味。墨尔本连锁餐厅Woodstock Pizza的经理Tony Cannata正因457签证被废一事感到困扰。根据新政,尽管厨师还在新签证的技术职业清单上,但其申请要求将变得更严格。

Cannata表示,他的餐厅雇佣了十几名年轻的意大利厨师,他们均持有457签证,餐厅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努力。“意大利厨师有着他们的格调和天资,他们知道怎样利用好意大利食材,来帮助提升餐厅美食的整体水准。虽然他们说着蹩脚的英语,但他们很有魅力。没有了他们,餐厅的活力、氛围和格调都会改变或消失。”Cannata说。

谈及“457签证持有者抢走了澳洲人的工作机会”,Cannata不以为然。他表示,很少有澳洲人会来他的餐厅工作,即便有,大多也缺乏经验,从事的是兼职工作,“意大利人会非常认真地对待厨师这份工作,他们富有激情,厨艺精湛,这是他们追求的职业。但澳洲人则不同,他们对餐饮业并不感兴趣。”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来自中国的移民范忠崔(Zhongcui Fan,音译),而他面对的困难似乎更严重。四年前,范忠崔在南澳小镇Berri开了一家名叫Riverland Hokkien的中餐馆。原本这是他在澳洲养家糊口的收入来源,但“用工荒”让他的餐馆难以为继。

范忠崔发现,想在当地找一位厨师几乎不可能,而从外地雇来的厨师不会做太久,“我们一直有在Riverland地区招聘厨师,但到现在也没有人来应聘。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了”。由于雇不到厨师,餐厅曾两次被迫停业。如今为了继续营业,范忠崔不得已自己掌勺。

来自中国的范忠崔在南澳小镇Berri开了一家名叫Riverland Hokkien的中餐馆,他的餐馆正面临“用工荒”,此前他一直希望通过457签证雇佣一名海外厨师。

在范忠崔看来,利用457签证从海外雇佣厨师成了餐厅继续经营下去的唯一希望,然而他最近的一次申请并不顺利。“如果餐厅能够雇到外籍厨师,让他的家人也留在澳洲,那么他就能在澳洲稳定下来,我的餐厅才能够继续经营。”范忠崔说。

阿德莱德咨询公司Migration Solutions的总经理Mark Glazbrook表示,在澳洲餐饮业,范忠崔遇到的这种情况太常见了,“来公司咨询的许多雇主别无选择,只能招聘海外劳工,对主打中国、印度和马来西亚美食的非西式餐厅来说尤其如此。即便在阿德莱德,这类餐厅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厨师,更别说在小城镇了”。

除了餐饮业,作为457签证持有者的最大雇主之一,科技行业今后恐怕也要面临“用工荒”。《悉尼先驱晨报》4月19日报道称,澳洲一家小型初创科技公司的高级产品经理可以拿到10万-20万澳元的月薪。但问题是,在澳洲,没人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信息技术公司TechSydney的CEO Dean McEvoy表示,澳洲信息科技行业需求最大的人才就是产品经理,这也是当前澳洲许多科技公司想要通过457签证来填补的职位。“在科技公司,产品经理的作用就像一个纽带,连接着工程师、设计师和顾客。要成为一名产品经理,你只能通过实践,所以能胜任这一职位的只能是在信息工程和设计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才。而目前掌握这种技术的人才都在海外。”McEvoy说。

除了产品经理,高级工程师、软件开发师和成长型市场分析专家同样是澳洲科技公司需求极高的职位,而在这些领域,本土人才同样稀缺。澳洲信息科技人才协会(IT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澳洲信息科技行业持有457签证的海外技术人才增加了136%。

在宣布废除457签证时,特恩布尔表示,澳洲联邦政府还将成立一个新的培训基金,以“帮助培养澳洲人来填补技术人才缺口”。但在McEvoy看来,这在科技行业要另当别论。因为科技行业的一些技术无法通过培训习得,只能通过实践,所以,学习技术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实践。“在澳洲科技行业培养出足够多的人才前,任何减少澳洲科技公司从海外引进人才的计划,都只是在损害这一行业及其就业前景。”McEvoy说。

LINK  TSS 签证有哪些新要求?

原457签证岗位清单中有216个可提名岗位被移除,新增满足澳洲劳动力市场需要的技术人员岗位清单。
签证申请人必须有与申请的岗位相符的、至少两年的工作经验。
设置最低市场工资限制,确保海外劳工不会压低澳洲本地工人的工资标准。
实行强制性劳动力市场测试,有国际义务的岗位除外。
两年期新签证持有人只有一次续签的机会。
四年期新签证持有人留澳三年后,可申请续签以及澳洲永久居民身份,永久居民身份资格审核等待期将从两年延长至三年
针对雇主,TSS签证引入一项“无歧视劳动力测试”(non-discriminatory workforce test),以确保雇主在雇用时没有将澳洲本地员工置于劣势,明显优先考虑海外劳工。
雇主需要为培训澳洲本地员工职业技能做出贡献。
澳洲移民和边境保护局将加强监管力度,包括收集税务文件号,监督数据是否与澳洲税务局的记录匹配。
强制性要求签证申请人提供“无犯罪证明”(penal clearance certificates)。

网络图片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SBS 4月18日’Australian Workers Must Have Priority’: Turnbull Scraps 457 Visa Program、《纽卡斯尔先驱报》3月22日Rorting Of Visas Undermines Workers Pat Conroy、BBC 3月2日Why Australia’s 457 Temporary Workers’ Scheme Is Attracting Heat、澳洲广播公司2月8日Chinese Restaurant’s Struggle To Find Chef Prompts Push For 457 Visa Reform、《悉尼先驱晨报》4月18日Melbourne Restaurateurs Say 457 Visas Were A Key Ingredient In Their Recipe For Success、澳洲新闻集团网4月19日The $100,000 Job No Australian Is Qualified To Do(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4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水价将暴涨!钱包又要滴血!澳洲人都怒了!而原因,竟然是“移民太多”……

移民是各项费用涨价最好的背锅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