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八上一卦 / 《树大招风》缘何成第36届香港金像奖最大赢家?又为何会被定义为「香港电影尚未死掉的部分」?

《树大招风》缘何成第36届香港金像奖最大赢家?又为何会被定义为「香港电影尚未死掉的部分」?

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4月9日举行颁奖典礼,《树大招风》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剪辑五个奖项,成为最大赢家。这并没有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拥有“贼王”情结的特殊主题和平行的叙事手法令影片好评如潮,更有影评人将它定义为“香港电影尚未死掉的部分”。

影片中的三个“贼王”由林家栋、任贤齐、陈小春饰演,他们联手策划了一桩重大抢劫罪案。网络图片

“承接宿命主题,抒发最贴近时代脉搏的当下感怀”

“(林家栋)将一个不安、怀疑、深沉及充满心计的悍匪演绎得深刻立体,贼性人性并重,层次丰富,尤其细致地捕捉了悍匪极具戒心和冷酷的个性,对旧兄弟的利用和不信任,不愠不火地驾驭这个消失了身份的危险人物。”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如是评价林家栋的表演,事实上,后者也凭借《树大招风》获得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作为一部犯罪片,由银河映像制作的《树大招风》因其特殊的主题而备受关注。电影以香港“三大贼王”为原型拍摄,讲述1997年主权移交在即的香港,“三大贼王”张子强、叶继欢与季炳雄的犯罪经历,并策划合作了一桩重大抢劫案。

有媒体分析称,以“在地性”的角度来审视“银河映像式”的边缘人物(黑道人物、杀手、腐败警察、旷世贼王等),会发现后者和香港这个城市多年积淀的某种个性,或者说,和银河主创者眼中香港所具有的某种特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香港电影或华语电影的影迷来说,“银河映像”四个字意味着太多,那里有凌厉的枪火、阴霾的暗战,也有长夜中的微光、黄沙中的血雾;既有黑色无边的绝望,也有笑傲江湖的飞扬。无数人从银河的影片中,了解了一个更为真切的香港,感受了一种更酷的光影,体味到一种更加不羁的命运。

网络图片

《树大招风》中三个主角的原型人物是香港犯罪史上最凶悍的暴力罪犯,所谓时势造“英雄”,大胆、鲁莽又“充满想象力”的杀人越货犯罪行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脱胎于经济腾飞的香港七八十年代财富高速累积增长的背景。在彼时世界范围内的华人社群中,鲜有这样管理松弛、个体自由、充满活力和冒险精神的整体社会氛围。胆大妄为的暴力犯罪一方面给社会治安造成了恐慌;但另一方面,它又何尝不是香港这样一个充满着躁动和欲望,汇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冒险家乐园的写照?不过,这三名悍匪最终难逃法网,并且在回归后更加强力的安保措施下,香港再也没有这样系列暴力罪犯活动的空间。

有评论称,若仔细端详银河映像的作品,往往有一种宿命感——承受命运捉弄,享受命运关照。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评委会称,“《树大招风》正是承接了这个宿命主题,通过枭雄不甘于末路穷途,借1997年前的时空,在山雨欲来的风满楼,抒发最贴近时代脉搏的当下感怀。”

林家栋凭借在《树大招风》中精湛的演技获得第36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图片来源:独立媒体

三条叙事线并行,每段都保持自己的风格

除了承接宿命主题,影片在表现形式上也是一大亮点。影片监制杜琪峰让三名新导演欧文杰、许学文及黄伟杰各拍一个贼,再剪辑成一部长片,新导演的剧本遭遇了另一监制游乃海的魔鬼特训,一写就写了三年。他们在创作剧本阶段彼此并没有进行沟通,而是完全分开完成各自的剧本。杜琪峰给了他们几部重点参考电影,尤其是《省港旗兵》。剧本有一个“总规则”,即三位“贼王”最后的“时间点”一定要交汇在1997年6月30日回归前夕。

有媒体称,《树大招风》在创作手法上沿用了《一个字头的诞生》的平行叙事手法,创作出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的三条叙事线,每段都保持自己的风格,并最终塑造出三位背景、风格迥异的“贼王”形象。整体由游乃海统筹监制,他在三段式的基础上,令三条平行线有了精妙的交集。参与表演的任贤齐称,自己很佩服每个人花三年就为写出1/3部戏:“这些新导演们太有毅力,太厉害!”

对此,游乃海则表示:“《树大招风》这个戏是杜琪峰给新导演的机会,大家都知道,三个新人要是同时做一件事,他们不知道谁说了算。杜琪峰就想到,给每个人一个剧中的角色,有不同的编剧,让他们自己去拍。”

图片来源:自由时报

拍出了专属于港片的“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如果说主题和形式是影片获奖的“硬件”条件,那么《树大招风》所蕴含的精神便是“软件”支持。《北京青年报》评论称,近年来,“香港电影已死”的呼声愈发响亮,人们见证了太多北上淘金的香港电影人一个个折戟沉沙,赔掉了几十年攒下的好名声。尔冬升就曾经说过:“你们喜欢看的港片,三年之内就会没有了。”一大批香港电影人迅速转换观念,拍出一系列符合香港以外观众口味的港片。但是《树大招风》却展示出了香港电影还有没完全死掉的部分。

《树大招风》的故事极具敏感性,如果拿电影上院线的标准来看这部电影,恐怕是要剪掉不少。所以杜琪峰干脆老夫聊发少年狂,放弃影院,于是,一部只能存在于网络和硬盘上的电影于焉诞生。评论称,身为电影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当市场干预从根本上影响到电影质量的时候,杜琪峰还是豁得出去的。所以《树大招风》宁肯放弃大银幕,也要拍出自己的风格,这恰恰是银河映像的骨气所在。也正因为电影抛弃了条条框框的限制,放任自己的想法暴力挥洒,《树大招风》才真正拍出了专属于香港电影的“尽皆过火,尽是癫狂”

不过,有评论称,不是每部电影都可以这么做,即使是《树大招风》已经如此“放肆”也不例外,任贤齐那一节,本来有一个镜头是他忍无可忍就不想再忍,把假古董花瓶放在地上,当着一群人的面往里面撒尿。最后这个镜头还是删掉了,因为《树大招风》可以这么做,但银河映像并不只做这一部电影。

网络图片

 

责编/陆拾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好奇心日报》、腾讯网、中华网(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无惧衰老!澳洲30岁健身达人靠装60岁“老头”火遍社交网络,妻子表示就爱老男人!

30岁 OR 60岁?!傻傻分不清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