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疫情下的东京奥运会,确认延期!盘点那些年命运多舛的奥运会……

5 月 15 日
228

希望明年的东京奥运会能顺利举办。

有人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这或许有些悲观,但2020年刚刚过去一个季度,已有很多人希望可以按下“重启键”。毫无疑问,我们这代人正在经历着一段人类历史上的“艰难岁月”,因为全球疫情,各国航班取消、民众隔离、学生停学、企业停工、大面积“封城”……尽管每个国家都在试图降低损失,但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必然——至少想要回到从前的“幸福时光”且得过段“苦日子”了!

30多年前,日本动画导演、漫画家大友克洋在他的经典动画电影《光明战士阿基拉》(Akira,1988)中的预言竟然成真——在经历一番博弈之后,2020年3月底,国际奥委会不得不联合东京奥组委宣布,受疫情影响,原定7月底在东京举行的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行!

疫情之下,日本人的2020奥运会还是泡汤了。图片为YouTube视频截图
奥运会延期注定会让日本流失大量海外游客以及可观的收入。图片来自Inside the Games网站
Akira中的2020东京奥运会布告板。图片来自Pinterest

事不过三!日本在举办奥运会的路上从没走顺过

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五位年轻女孩展示着奥运五环。图片来自Pinterest
1940年东京奥运会宣传海报。图片来自Pinterest
1964年东京奥运会广告。图片来自The Cloud网站

其实不独大友克洋能神预言,很多人也“预言”了东京奥运会会发生“事故”,比如说豆瓣上自称来自未来的“穿越人”kfk……为啥大家都这么预言呢?其实也算不上巧合,因为现代奥运会百余年的历史上,日本先后承办过三次,每次都不顺利,过程也是磕磕绊绊,充满艰辛。

日本首次承办奥运会是在1940年,由于1936年柏林奥运会“非常成功”——虽然国际奥委会不大愿意承认,甚至还在1954年给世界人民道了歉,表示不该把举办权送给希特勒,但从场面及影响上看,这届献给“元首”的奥运会堪称史上最成功的奥运会之一。

希特勒将奥运会视为向世界展现一个“重新崛起而又爱好和平、对外开放的德国形象”的机会,所以举全国之力,将这届奥运会办得隆重而盛大!这届奥运会也创下了多项纪录:首次进行火炬传递(之前的奥运会是没有火炬传递仪式的)、第一次进行开幕式表演(作为献给“元首”的礼物,这届奥运会到处充满了纳粹元素,开幕式表演满足了元首的“表现欲”)、历史上首次进行电视转播(甚至在柏林各处设置了25个“集体电视室”,供家里没有电视的人观看)、篮球比赛第一次出现在奥运会赛场、第一次在短跑比赛中使用起跑器等……

这届奥运会的成功,也让很多国家兴起了举办奥运会的念头,因此,1940年奥运会的申办城市增加到了14个,经过几轮激烈的投票,日本东京在与芬兰赫尔辛基的PK中,以37:26的优势获得最终举办权。

但1937年发生了卢沟桥事件,中日战争爆发,日本军方为了“扬军威”而宣布,1940年要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日本奥委会受到军方施压,不得不告诉国际奥委会这届奥运会办不了了。国际奥委会只好决定由芬兰的赫尔辛基顶上,但是1939年苏联与芬兰爆发冬季战争,芬兰日子也不好过,又主动放弃了举办权,结果虽然奥运会史上保留了1940年东京奥运会的届数,但实际上这届奥运会并没有真的举行。

东京第二次举办奥运会已经是1964年,经历战后20年的重建,日本希望借由这届奥运会让世界认识一个崭新的日本,因此筹集了约30亿美元的巨款,兴建了豪华的场馆,以及高达331.36米的电视发射塔……

作为首次在亚洲举办的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给日本人民带来了很多美好的记忆,随后日本也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并在1980年代后期到达顶峰。但其实,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东京以外的地区出现了霍乱病例,令东京奥委会如临大敌,幸好疫情并没有扩散,1964东京奥运会也得以如期举行,成了日本民众津津乐道的集体回忆。

止战之殇,除了1940年东京奥运会,还有两届奥运会也因战争而取消

“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图片来自Flickr
1896年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图片来自国际奥委会官网
1916年柏林奥运会宣传海报。图片来自Pinterest

顾拜旦开始搞“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初衷是因为奥林匹克精神强调的是 “团结、友好、和平”,古代奥林匹克有“神圣休战”的协定,指的是在奥林匹克竞技期间,全希腊境内的所有战争都必须终止,然而现代奥运会却在战争面前“栽”过三回!除了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外,1916年的柏林奥运会和1944年的伦敦奥运会也都因战争被迫取消。

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于1896年在希腊的雅典举行,当时也是一波三折,原本顾拜旦提议首届现代奥运会应于1900年在法国巴黎举行,因为顾拜旦是法国人,又赶上1900年巴黎世博会,可谓“双喜临门”。但希腊人并不买账,他们表示,雅典才是奥林匹克的发源地,首届奥运会必须在希腊举行,不能数典忘祖。

双方争论不下,奥委会只得想了个折衷的法子,把首届奥运会的日期提前了四年,举办地放在了希腊,四年后在巴黎举办第二届,刚好满足了顾拜旦的愿望,双方皆大欢喜!但是由于决定比较仓促,举办奥运会又要花大钱,希腊人并没有做好准备,首届奥运会差点因为“缺钱”而取消,幸好希腊当时的王储对这事比较上心,喊上自己的国王老爹为自己“背书”“站台”,这届奥运会才得以顺利举行。

但这届奥运会“穷”得显而易见——游泳比赛不是在游泳池而是在大海里举行,想想爱琴海上漂浮着南瓜当标记的泳道,简直辣眼睛;奖品也比较随意,当时希腊的民族英雄为希腊赢得首块奥运会马拉松金牌时,他得到的奖品是希腊土豪提供的奖金、金杯、一桶酒还有一张使用期限为一年的就餐券以及这位希腊土豪的女儿……然而这位冠军拒绝了大部分奖品(也包括那位土豪的千金),回老家当了一名快乐的邮递员,并度过了“清贫”的一生。

随后几届奥运会虽然也不温不火,但好歹规则日趋完善,国际奥委会的举办经验也越来越足,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火中的欧洲一片动荡,绘制出来的奥运会会标都是一位青年驾驶马车奔腾,这明显“搞事情”的画风显然与“团结、友好、和平”的奥运会初心背道而驰……不久,随着战线的蔓延,世界各国根本无心也无力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不得不做出取消的决定,只是保留了届数。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没结束,伦敦奥运会也因此停办,两年之后伦敦再度获选,也弥补了四年前的遗憾。由于战争刚结束,各国基本处于战争恢复期,这届奥运会也直观反映了战争的结果——德国和日本因为是“战败国”而被剥夺了参赛资格,同为轴心国的意大利,却因中途“叛变”而破例获邀参赛……另外,苏联也因为政治原因缺席了这届奥运会。

流感、病毒、恐怖袭击……百年奥运,难得顺利

参加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以色列代表队。图片来自Flipboard网站
袭击以色列代表队的恐怖分子。图片来自Pinterest
韩国电视剧《请回答1988》中融入了全家人一起看奥运会比赛的情节。图片来自豆瓣网
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图片来自Culture Trip网站
1988年,为了让举办奥运会的汉城看上去更“洁净”,韩国开展了驱逐拘捕流浪汉的行动。图片来自Pinterest
以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爆炸案为蓝本的电影《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图片来自豆瓣网

奥运会已经历了百余年的沧桑,碰到过的“幺蛾子”还有不少!除了战争,流行病毒也没少来“骚扰”。1998年长野冬奥会的流感、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期间的H1N1流感、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的寨卡病毒等,都曾引发担忧。

奥运会一直多灾多难,以至于日本财相麻生太郎甚至“宿命论”地说“奥运每40年就会出问题”,人家也有依据:本届奥运会往前推40年是莫斯科奥运会,当时出现了以美国为首的多达50多个国家,因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而拒绝派运动员参赛的情况!再往前40年恰好是1940年东京奥运会,对日本人来说犹如噩梦一般。

此外,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曾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慕尼黑惨案”。1972年9月5日凌晨,知名恐怖组织“黑色九月”的八名成员闯入奥运村以色列运动员居住的楼层。一名以色列摔跤教练和一名举重运动员发现了他们,随后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搏斗,持有重型武器的恐怖分子残忍杀害他们后,又劫持了九名以色列运动员作为人质。

随后,恐怖分子和警方展开谈判,要求以色列释放关押的上百名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并不买账,联邦德国警方决定一边同恐怖分子谈判拖延时间,一边安排狙击手准备强行营救……遗憾的是,营救行动因警方错误地估算了恐怖分子的人数而失败,恼羞成怒的恐怖分子了杀害了全部人质,并开枪打死了一名警察……

惨案发生后,奥运会宣布停赛一天,作为哀悼日,随后比赛正常进行,这也引发了以色列人的不满。时任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在演讲中表示,当犹太遇难者的棺木抬回故乡时,奥运会的火炬仍在燃烧,“犹太人永远是孤独的,没有人会保护我们,只有犹太人自己保护自己”。“孤独”的犹太人们由此发动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复仇行动,以色列的情报机构摩萨德组建了一支死神暗杀队,启动了一项名为“上帝之怒”的秘密任务,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先后暗杀了11名“黑色九月”相关人员……

除了“慕尼黑惨案”,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一枚炸弹在奥林匹克公园的广场上被引爆,造成了一人死亡,100多人受伤,这就是震惊世界的亚特兰大奥林匹克公园爆炸案。

当时,发现炸弹装置的保安理查德·朱维尔在几天之内经历了从“英雄”到“头号嫌疑犯”的戏剧人生。去年,美国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将这个故事搬上了荧幕,影片《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Richard Jewell)还入围了奥斯卡金像奖。2003年,爆炸案的真凶埃里克·鲁道夫才被逮捕归案,在爆炸发生后的七年里,这位“美国十大恶人”之一一直藏匿在美国南部的山区和森林,过着流浪汉的生活……

除了表象上的“事件”,在奥运会影响力越来越大的那些年里,为了国家的“体面”,很可能发生过更多不为人知的悲剧。2016年,当普通韩国民众在高分韩剧《请回答1988》里怀念汉城奥运会的流金岁月时,美联社的一篇报导却撕开了举国欢庆下的“黑暗面”。

报道称,为了迎接1988年的汉城奥运,向全世界的展示一个“干净”“现代”的韩国,时任总统朴正熙要求各地警方与官员开展“净化”城市流浪汉的活动,将散落街头的流浪汉集中收治,上万人被“强行逮捕”,关押至数十个秘密监狱中……

仅在釜山的“兄弟之家”就收治过约4,000人,其中不仅有乞丐和小偷,甚至还有学生、残疾人、小贩和走失的儿童等,这些人被送进“兄弟之家”后,等待他们的不是福利救济,而是殴打、强奸,甚至是谋杀……

虽然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只是“推迟”到2021年,名字也仍叫“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却是奥运百年史上头一次延期!而且由于《奥林匹克宪章》明文规定,奥运会必须在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办,所以如果有人较真“延期”的合法性,恐怕只能修改宪章了……最后,希望明年的东京奥运会能顺利举办,少一点波折,多一些体育竞技的纯粹吧。

 

 

图片除特殊注明外,均来自素材网站千图网

撰文:摩鱼 责编:董秀兰 设计:王星

小编推荐 新闻 爆料
2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