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深度 | 澳洲政府放大招,开始整改澳洲整形业

5 月 24 日
2124

事故频发的背后,是缺乏管制的整容市场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网络上便会出现这样的报道:“XX做隆胸手术时心脏病突发”,“XX整容致死”……即便如此,这些负面消息仍然无法阻止许多爱美人士奔赴各大美容医院。在澳洲,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整形大军,然而整形业却属于监管的盲区,缺少相关法律法规的制约。随着不良整容事件愈演愈烈,社会不断呼吁出台严格的管理条例,终于,澳洲对整形业“开刀了”。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保护整形者”

“现在,人们说起做丰唇手术,就和理发没什么区别。”位于悉尼Pyrmont的一家整形医院Star Cosmetic Medicine的医生Mariusz Gajewski表示。在他看来,如今人们对待整形太随意了,因为他们已经慢慢认为“整形是无风险的”,然而即使是娴熟的整形医生也无法保证不会发生意外事件。
在澳洲,民众在接受整形手术时发生并发症的情况屡有发生。2015年,两名女性在悉尼的The Cosmetic Institute接受隆胸手术时,突发心脏病。后来经调查发现,该机构的医生滥用了麻醉药。

4b76195c-7c4f-4a61-8bcd-ee391baccf76-2060x1236
新州医疗卫生投诉委员会(HCCC)发布的报告显示,许多在澳洲颇受欢迎的整形诊所接受手术的整形者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接受了麻醉。

为了更好地规范整形行业,5月9日,澳洲医疗委员会(Medical Board of Australia)公布了一系列新规定。按照新的规定,所有想做整形手术的患者需有一个为期七天的冷静期,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则需要三个月的冷静期。和成年人一样,18岁以下接受整形手术的人必须向一名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或全科医生进行咨询。此外,整形医生需要对整形者手术后的护理承担全部责任,同时向整形者提供有关手术成本的详细书面信息,医生在向整形者开注射性美容药物之前需征求后者意见。
911741-oCOSMETICSURGERYfacebook-1435572448
新规为的是制止整形手术过程中以及手术过后出现并发症。医疗委员会主席Joanna Flynn表示,新规在向人们传达这样的信息:他们必须认真对待所有整形手术,(在接受手术前)要考虑清楚,“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保护整形者,我们意识到整形手术给一些整形者带来了伤害,因此要减少手术风险。我们希望采取一种合理的方法来规范整形行业,不会限制整形者(接受手术的)权利,但要明确医生的职责。”

有报道称,新规将于今年10月1日开始生效,并将适用于所有执业医生,不管他们取得了什么类型的执业资格。此外,新规适用于一切整形手术,包括对皮肤进行穿孔或切割等小型手术,以及对正常身体外观、肤色、肌理、结构或者(器官)位置进行修整、改变等大型手术。鉴于整形行业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医疗委员会对一些他们目前无法规范的领域表示了担忧,比如,如何审查私人医疗机构的营业许可以及加强对其管理,包括镇静剂和麻醉剂的使用等。此外,医疗委员会没有权力规定医生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可以使用麻醉剂。
615_Plastic_Surgery
对此,澳洲主流整形医生们表示,各州的卫生当局急需加强对麻醉剂使用地点的限制。澳洲整形外科协会(Australian Society of Plastic Surgeons)的发言人Mark Ashton说,由于一些不正规诊所的医生使用强效麻醉剂,整形者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医疗委员会出台的新规定是一个好的开端,不过还需要做出更多努力,“一些日间诊所(day clinics)正在对他们的整形者进行手术治疗,而有些手术治疗远在这些整形者的计划之外。我们希望看到医疗委员会和各州医疗部门协作,打击这些日间诊所。”

对此,Flynn表示:“如果我们有权利进行管理,我们早就会采取相关措施。对于那些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已经向相关机构提交了建议书。”事实上,各州政府已经在采取行动规范整形行业。目前,新州政府正在考虑收紧执照发行条例,从而阻止整形医生在非医院机构给整形者做整形手术。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认不出自己的脸”

澳洲整形手术如今的确不那么安全。“我认为国家理所应当对整形业进行更好地管制,我在2014年接受整形手术时,并不知道这个行业没有相关规范。”今年34岁的Krystle Morgan在谈到自身“失败”的整形经历时如是表示。

事实证明,许多人在接受整形手术前,甚至手术过后相当长时间都对手术风险缺乏足够的认识,从而导致整形者因接受不正当整形手术而危及身体的情况屡见不鲜。

Morgan来自澳洲Wollongong 南部的Barrack Heights,2014年9月,她在The Cosmetic Institute接受了隆胸手术。当她从手术中醒过来时,曾感觉到后背疼痛,并有过短暂的呼吸困难。然而,当时她却被医护人员告知,这是“正常反应”。后来由于症状一直没有消失,医护人员将她送至悉尼的St Vincent’s Hospital。在那里,她被诊断为肺萎陷(a collapsed lung)。“我在医院拍了X射线,从而得知我的右肺出现了一个大洞,这是在接受胸部整形手术时,被手术针刺穿的,这个洞让我的肺完全泄了气。”Morgan说。她还透露,她在St Vincent’s Hospital接受治疗期间,她的整形手术主刀医生每天都会带着鲜花来看她,“我在医院接受检查的时候,他说我应该对手术结果感到高兴,因为我的胸部看起来很美。”

然而事情过去一年半后,2016年4月19日,一封来自新州医疗卫生投诉委员会(NSW Health Care Complaints Commission)的信再次让她震惊。
plastic-surgery-3
在信件中,她被告知,她和其他五位在The Cosmetic Institute接受整形手术的整形者一样,手术期间有过严重的并发症。信件的内容还显示,Morgan和其他五位整形者均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被医生注射了超过规定剂量的镇静药混合物。“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我没想到会在一封信件中知道真相,而且是在手术结束一年半后。”Morgan表示,她还得知The Cosmetic Institute只能对整形者进行清醒镇静麻醉(conscious sedation)。

和Morgan一样,36岁的Chanelle O’Hare也有着糟糕的整形经历,她在谈到自己手术后的感受时表示:“我无法说话,无法去上班,甚至不敢迈出房门。后来我不得不接受治疗,来减轻整形手术对我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造成的持久性影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认不出是自己的脸,真的非常痛苦。”

2012年,O’Hare在悉尼打折网站Living Social上看到了有关注射肉毒杆菌(Botox)和真皮填充剂(dermal filler)的特价信息后,马上在位于Burwood Plaza的一家美容院接受了整形手术。

一开始,O’Hare觉得一切非常顺利,可是后来,为她做手术的护士告诉她,她需要去医生那里开一些抗生素和抗组胺剂(antihistamine)来防止感染。“这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妙了。护士没有告诉我她向我的脸部注射了什么东西,也没有向我展示她使用的成套设备,最终只说向我的脸部注射了强效填充剂,这样整形的效果会更持久。”O’Hare说。

第二天,当O’Hare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严重感染了,肿到了原来的三倍大,让她的脸几乎难以辨认。O’Hare不得不去医院,让医生切开她的嘴唇,让填充剂倒流出来。
Considering-Cosmetic-Surgery-Is-it-Worth-the-Risk_630x497
后来,O’Hare发现,对她进行手术的护士在接受新州医疗卫生投诉委员会的调查,委员会收到了其他有相同遭遇的整形者的投诉。委员会发现,这位护士化名为Jenny Tran、Marie William和Thi Cuc Tran分别在位于Burwood和Merrylands的整形机构工作,并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给整形者注射和提供了处方药物。在《毒品和药物法》(the Poisons and Therapeutic Goods Act)的规定下,肉毒杆菌和真皮填充剂均被归类为处方药,这意味着它们的使用必须接受执业医生的管理和监督。

在了解了许多“失败的”整形案例后,澳洲整形外科协会担心,很多人在没有花时间考虑结果的情况下就仓促接受整形。这种情况在很多线上整形手术打折信息出现时尤其普遍。协会曾发起过一项“整形前仔细考虑”(Think Over Before You Make Over)的运动,警告消费者整形的风险,包括过敏反应、肌无力、呼吸急促、脸部肿胀以及下垂、瘫痪甚至死亡等。协会主席Hugh Bartholomeusz表示,人们在没有对整形医生和医院进行充分调查的情况下就接受手术,后患无穷。

澳整形业一直缺乏有效规范

在澳洲,有着和Morgan以及O’Hare一样痛苦整形史的人并不在少数,但整形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澳洲广播电台5月10日报道称,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澳洲人在整形手术上的人均花费要比美国人多。澳洲每年有1.6万人接受隆胸手术以及 1.5万人接受抽脂手术,同时澳洲人每年在接受注射抗老防皱上要花费3亿澳元。

o-TWINS-facebook
为了看起来一样,自高中毕业以来,澳洲珀斯一对双胞胎姐妹Anna DeCinque和Lucy DeCinque已经花费了数十万澳元用于整容,她们先后做了丰唇、隆胸、种植假睫毛和假眉毛等项目。

然而在澳洲这样一个司法体系相对健全的国家,整形业却一直以来缺少有效的规范。悉尼大学医学教育学教授Merrilyn Walton 4月8日在The Conversation网站撰文称,整形手术并非医学分支,因此执行整形手术的医生只需获得普通的医学学位。这些医生会在没有最低的安全标准和保证整形者安全的监管系统的环境下进行手术。在利润丰厚且竞争激烈的整形业,想要仅靠医生提供安全的手术环境是很不现实和天真的想法。摆在他们面前的商业利益使得他们不会选择执照经营(因为获得政府执照并接受政府监督需要成本,而且利润会减少)。

Walton指出,这些医生可以通过提供比执照经营的日间手术中心更便宜的整形手术来获得竞争优势。在执照经营的医疗机构进行隆胸手术需要花大约1万澳元,而在一名临床医生的私人诊所进行同样的手术只需6,000澳元。

此外,执照经营的医疗机构必须遵从整形手术安全标准,而在澳洲的非执照经营的医疗机构,医生在不使用全身麻醉(general anaesthetic)的情况下可以合法进行隆胸等手术。期间他们会使用一种被称为朦胧疗法(twilight therapy)的镇静技术。

有证据显示,这种朦胧疗法如果由合格的麻醉师在正规的医疗机构使用,则是安全的,这是因为如果手术过程中出现了任何安全问题,麻醉团队可以很容易将手术升级为全身麻醉。不过这需要两个关键的要素:一名麻醉师和一家正规的医疗机构(比如医院和拥有呼吸支持设施等保障措施的日间整形中心)。而无执照经营的诊所并不要求具备这两个要素。
head1
朦胧疗法的风险在于朦胧麻醉剂的深度麻醉可以通过呼吸道让人身体的肌肉放松,从而导致呼吸问题。如果处理不当,这些呼吸问题可能导致缺氧性脑损伤(anoxic brain injury),甚至死亡。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在无执照经营的诊所,整形者可能会被注射致命剂量的局部麻醉剂。而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并且与整形者身体等其他因素无关。

在Walton看来,2016年的澳洲还会发生Morgan等六位整形者出现的心跳过快、痉挛和心搏停止等并发症,真的难以置信。Walton指出,早在1999年主持新州部长对整形行业的调查(Ministerial Inquiry into Cosmetic Surgery)时,她和同事就提到了澳洲整形业存在的诸多新的风险因素,包括药物和药剂混合物的使用量、整形者(对整形医生)的评估和选择、医院开出的康复和出院证明以及与激光有关的风险等。好在,其中一部分问题在医疗委员会出台的新条例中已经得到解决。

责编|吴士己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SBS5月9日Crackdown On Cosmetic Surgery Industry, Cooling Off Periods Imposed、《悉尼先驱晨报》5月9日Children Must Wait Three Months Before Major Cosmetic Surgery: New Guidelines、澳洲广播电台5月10日Cosmetic Surgery Crackdown: Urgent Action Needed By States To Protect Patients, Surgeons Say、《悉尼先驱晨报》4月21日Tighter RegulationOf Cosmetic Surgery Needed, Breast Implant Patient Says、《悉尼先驱晨报》12月19日Rushed Cosmetic Procedures A ‘Recipe For Disaster’、The Conversation4月8日Safety Before Profits: Why Cosmetic Surgery Is Ripe For Regulation(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健康 澳洲新闻 生活方式
21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