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5000澳元一张的演唱会门票,你会买吗?说不完的“黄牛党”,只不过这次是澳洲的……

5000澳元一张的演唱会门票,你会买吗?说不完的“黄牛党”,只不过这次是澳洲的……

5,000澳元一张的演唱会门票,你会买吗?这是去年11月,英国歌手阿黛尔(Adele Adkins)澳洲演唱会门票在二手市场上的黄牛价。即便是阿黛尔的忠实粉丝,面对如此高的票价,恐怕也会思量一番。和中国类似,澳洲也有着繁荣的演绎市场,同时也为“黄牛党”(ticket scalpers)提供了绝佳机会,纵然消费者“很受伤”,但澳洲目前还没有制定反倒票法。

有一种“黄牛”会“敲诈”

得知美国绿日乐队(Green Day)要来悉尼开演唱会,家住悉尼的Gordon想给十几岁的女儿一个惊喜,为她买一张演唱会门票。当时,绿日乐队刚刚宣布他们的澳洲巡演计划,Gordon也从未在网上买过演唱会门票,他尝试在Google上搜索,并点击了出现在页面首行的链接——Viagogo.com。

Gordon说:“我浏览了网站内容,上面显示网站是演唱会推广方的合法售票渠道。我知道,演唱会还没有开始预售门票,所以找到这个网站时我非常激动。”

Gordon表示,网站显示门票价格为172.57澳元,但当他点击购买按钮后,票价竟然变成了453.54澳元,其中包含108.40澳元的预订费和投递费。“直到我点击购买时,我才得知还会产生其他费用,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费用。”Gordon说。

网络图片

在完成购买后,Gordon通过邮箱收到了购票通知,他发现通知里没有座位信息,这意味着官方售票机构根本就没有出票。“所以网站出售的只是一种产品预期,这是一种欺骗行为。”而Gordon既没有得到Viagogo方面的解释,也没有收到退款。两天后,官方释放预售票后,他又收到了一张电子票。但Gordon依然认为这是欺骗行为。

如今在澳洲,像Gordon一样被“黄牛”坑的人不在少数。澳洲消费者权益维护组织Choice 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门票转售网站购票,越来越多的澳洲人都遭遇过“黄牛”敲诈,他们不得不支付虚高的票价和过高的服务费用。

但花了高价钱,也不能保证能够顺利进场,因为许多场地拒绝“黄牛票”,一些演出推广商对此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澳洲音乐会推广人Michael Chugg表示,从未经授权的售票网站上购得的门票就是假票或无效票,他的公司不会接受从Viagogo或Gumtree等非官方网站购得无效票的粉丝。

1月,在英国雷鬼乐队UB40于西澳Fremantle举行的一场演出上,就有50多名粉丝买到了“假票”。Chugg说:“有‘黄牛’盗用了六张信用卡,并用这些信用卡在澳洲票务网站Oztix上买了许多UB40的演出门票,然后再出售给Viagogo等票务二手交易网站。总有无知的粉丝会买到一些假票,我们不得不将他们拒之门外。”

图片来源:THE AU REVIEW

倒票,“黄牛党”用上了高科技

除了Viagogo,澳洲还有许多票务二手交易网站,比如Ticketmaster Resale、Queen of Tickets和Ticketblaste。这些网站原本是为澳洲人提供“转售不需要/多余的演唱会门票”的平台,让那些在官方放票时未能买到票的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购买二手票。事实上,也确实有一些卖家由于无法出席体育赛事或演出活动,选择在这些平台上出售手中的门票。

但这些网站往往被“黄牛”利用,他们欺骗那些求票心切的消费者,并从中牟取暴利,因为转售的门票票价完全由“黄牛”自己来定。

在这场“交易”背后,获利的不仅是“黄牛”,转售网站也向“黄牛”和消费者收取了服务费或者预订费,以赚取大笔佣金。Choice发布的报告显示,Viagogo和Ticketmaster Resale向每张售出的门票分别收取约28%和21%的佣金。

美国单人脱口秀喜剧演员Jerry Seinfeld 8月即将举行他自1998年以来在澳洲的首次巡演,并通过售票网站Ticketek向公众发布票务信息,悉尼场最便宜的票价为81.40澳元,最贵的为203.60澳元。

门票几分钟内就售罄,但几个小时后,ViaGogo、Ticketblaster、Ticketmaster Resale等票务二手交易网站上都出现了门票转售信息。

图片来源:I Probably Hate Your Band

Ticketmaster Resale上的一些“黄牛”甚至要价2,298.85澳元。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其他首府城市——珀斯和布里斯班,其“黄牛”价分别高达2,300澳元和1,998.96澳元。

对此,Ticketek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没人能保证你在票务二手交易网站上买到的票是真实的。我们见过无数的例子:人们从票务二手交易网站购票,却从未收到过票,或者发现自己拿到的票已经转售过3-4次。”

为了牟利,一些“职业黄牛党”和票务二手交易网站还纷纷用上了高科技,比如抢票软件(bots)利用抢票软件,“黄牛党”可以快速从官方售票网站上购得大量门票,然后将这些票放在网上转售。票务二手交易网站也会借助“Google关键词广告”(Google AdWords)功能,即当用户用某个关键词在Google进行检索时(例如“打折机票”),在搜索结果页面会出现与打折机票这一关键词相关的广告(如果有公司购买这一关键词广告的话)。票务二手交易网站通过这个功能将它们的网站链接排在Google搜索页面靠前的位置。

Ticketek的发言人表示,2016年8月,美国摇滚乐队Guns N’ Roses澳洲巡演的票务信息在网上发布不到48小时,转售市场上就出现了9,000张票,总价值近400万澳元。在“Google关键词广告”的“帮助”下,消费者会先看到这些售票信息,进而买到网站上虚高票价的门票,而事实上,在官方售票网站Ticketek上,演唱会门票还未售罄。

网络图片

“7-Eleven转售牛奶,但没人把它叫牛奶倒卖店”

澳洲人Dean是一名职业“黄牛”,但他不喜欢“黄牛”这个称呼,他认为自己是票商(ticket broker)。Dean说:“便利店7-Eleven转售牛奶,但没人把它叫牛奶倒卖店;股民依靠炒股赚钱,大家也没有把他们叫做股票倒卖者。”

在接受澳洲广播电台(ABC)Hack栏目采访时,他向观众描述了一个“不一样”的票商行业。Dean从事票商这一职业已经有20年了,他会将票直接卖给客户,也会通过Ticketmaster Resale和Ticket Merchant等转售网站卖票。如果一场音乐会的门票售罄,然后很快看到转售网站有售票信息,但票价高出一倍,其中可能就有Dean发布的信息。

不过,Dean对此并没有歉意。他认为票商的出现正迎合了一部分演出推广商“激进的售票行为”——先向公众发放一小部分票,然后留下大部分票,在合适的时候以高价打包售出。

他表示,当这些面向公众出售的小部分票很快售罄后,票商很容易就成了“替罪羊”。他指出,一些演出推广商会和票商串通一气,从门票转售中获利。不过他并没有透露哪些推广商在进行这种交易。

面对阿黛尔澳洲演唱会门票被黄牛炒至5,000澳元,票务公司发言人表示:“不能保证这些票是真的,你有可能遭到欺诈。我们看到无数的例子,买二手票的人发现票贩子把同一张票卖给了三、四个买家。粉丝应该从官方票务代理那里购票。”网络图片

Dean表示,推广商之所以将票卖给像他这样的票商,是因为他们想快速售票,规避“剩票”(unsold tickets)的风险,同时取得宣传效果,“他们知道,我了解哪些人会买票”。在Dean看来,票商之所以声名狼藉,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公众没有区分“倒票”和“欺骗”两个概念,他们不清楚票务市场是怎样运作的。他认为,如果票贩子出售了一张根本不存在的票,这才叫欺骗行为,而购买“黄牛票”虽然有被骗的风险,但倒票本身并没有欺骗性,也不是违法的。

对此,ABC报道称,演出推广商并不会公布相关信息,因此尚不清楚有多少票是向公众开售的,又有多少票被转售或者打包出售。也正因为此,很难知道一场演出的门票之所以售罄,是因为“黄牛”,还是因为推广商向公众出售的门票原本就非常少。

同样,公众也无法知道,有多少票是经过转售出售的。不过,Ticketmaster前CEO Nathan Hubbard表示,经转售出售的门票比例很大。许多门票经过粉丝俱乐部和推广商网络发放,而票商已经渗入了这些渠道,他们往往使用假名和假地址。不过,在这之前,推广商和艺术家就已经将一部分门票直接卖给了票商,因为推广商会向大牌艺术家担保获得高出票面价值的收入,而艺术家也有可能参与其中。

美国单人脱口秀喜剧演员Jerry Seinfeld 8月即将举行他自1998年以来在澳洲的首次巡演,但当在Google上搜索其演出的票务信息时,排在前面的大多是门票转卖网站的购票链接,而非官方网站。网络图片

“你总不能立法禁止别人的生财之道”

事实上,如何有效防止演出票被“黄牛”倒卖是一个让全世界演出经营者都颇为头疼的问题。2016年年底,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在伦敦维多利亚宫剧院巡演,最高票价定为200英镑。尽管为了防止“黄牛”倒卖,英国制作方引入了最新的电子票系统。然而,开票后不久,该剧的门票就已经出现在转售网站,最高票价更被“炒”到了令人咋舌的2,500英镑。

ABC 3月10日报道称,虽然“黄牛”倒票的行为经常发生,但澳洲每年有多少张门票被“黄牛”转售,还没有具体的量值。但可以确定的是,过去几年,门票转售网站剧增。

Ticket Merchant从2013年开始进行门票转售业务,其创始人Mitch表示,通过网站转售的门票逐年增加,“我们认识每一位在我们网站倒票的‘黄牛’。门票就像其他商品一样,可以用来交易。当需求大于供给时,就会存在二级市场(secondary marketing),倒票行为就会出现在网上或者街头。”

谈到“二级市场”,Oztix的联合创始人兼经理Brian Chladil表示,“黄牛”倒票有了一个新名词,即二级售票(secondary ticketing)。Chladil表示:“这个名字似乎将倒票行为合法化了。可在澳洲,倒票行为也确实是合法的,你总不能立法禁止别人的生财之道。人们有权做买卖,并从中获利。你可以在eBay上花500澳元买一辆车,第二天再以1,000澳元卖出去,没人会阻止你这么做。”

网络图片

像Viagogo这样的票务二手交易网站并没有连接到官方票务公司以及推广方的网站,但它们却声称知道各种活动还剩多少张票,并催促消费者尽快购票。当消费者在Google上搜索类似“阿黛尔澳洲门票”的词条时,这些网站总是最先出现。

对此,Chladil呼吁澳洲联邦政府出台法规,要求标明“这是门票转售网站,它不是官方,或者经官方认可和授权的售票网站”。他还建议,让票务公司成为像旅行社或房地产中介那样受监管的售票代理。“我很乐意受监管,这样可以取缔所有倒票行为。”Chladil说。

目前,在澳洲,只有昆州和南澳的“黄牛党”以超过原价10%的价格出售大型活动和特殊场合的门票,才属于违法行为。

多年来,南澳参议员Nick Xenophon一直呼吁澳洲出台反倒票法。2013年,他在一份参议院调查报告中建议立法规定:门票转售,利润不能超过原价的10%;只有当持票人有正当理由,门票才可以被转售;转售网站必须向执法机构提供转售者的身份信息;演出推广商应该向公众披露出售的票量。

Xenophon表示,他将在今年年底向议会提交反倒票法提案。3月,Xenophon还向参议院提交了动议通知(Notice of Motion),呼吁立法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动议通知已经获得了通过,并得到了绿党和工党方面的支持。但澳洲究竟能否有一部反倒票法,还是未知数。

图片来源:Stupiddope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澳洲新闻集团网3月30日The Great Concert Ticket Rip-off: How Are These Companies Allowed To Exist?、澳洲新闻集团网1月17日Oz Promoters Will Adopt Zero Tolerance On Fake Scalped Tickets、《卫报》2016年11月19日You Must Be Joking: Seinfeld Ticket Frenzy Highlights Resale Rip- offs、澳洲广播公司3月10日How Big Acts Got So Expensive: A Ticket Scalper Explains The Rip-off(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3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歌剧院“人到中年”, 如何保护是个问题

悉尼歌剧院不仅仅只是悉尼的地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