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来自东方闯荡美国的《女勇士》:一个唐人街女孩的所思所想

来自东方闯荡美国的《女勇士》:一个唐人街女孩的所思所想

“她听着妈妈讲的东方故事以及家族遥远的传说长大,最终结合自己的想象写成了一本‘很中国’的书”,这说的就是华裔作家汤婷婷的《女勇士》,这部作品给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带来震动,它展示了一个生活在异乡的华人女孩的所思所想,讲述几代在美华人的酸甜苦辣和融入异域文化的心路历程,同时展现了另一种华人女性形象。

“母亲的书”

“接下来我对你说的话,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这是小说《女勇士》中的开篇语。说这句话的人是书中“我”的母亲,所讲的是“我”的姑姑投井的故事,也是《女勇士》多个故事中的一个。这句开篇语曾在美国各高校中风行,成了年轻人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

1976年,美国华裔作家汤婷婷(Maxine Hong Kingston)首次出版了这部小说,今年5月《女勇士》再次出版。它以一名生活在美国唐人街华裔的视角来讲述女性的故事。

《女勇士》一书由《无名女人》《白虎》《巫医》《西宫外》《胡笳怨曲》五则短篇小说构成,作者汤婷婷或记录妈妈讲给她的故事,或记录自己成长中的故事。《女勇士》甫一出版,便引发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纽约时报》书评版发文评论,《时代》杂志将其列入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出色作品的行列。随后该书获得了它出版那一年的美国国家书评人奖。豆瓣网

汤婷婷听着妈妈讲的东方故事长大,故事中的女剑客穿林越莽,上阵杀敌。她听着家族遥远的传说,姑姑因为追寻爱情被全村人殴打奚落,任由梦想萌生凋零。她看着姨妈月兰跨越太平洋寻亲,却被跻身美国上流社会的丈夫拒之门外……异乡的生活是如此光怪陆离,奇诡辛酸,她们的魂儿散落得满世界都是。

《女勇士》被称为一本“很中国”的书。比如书中的第二章《白虎山学艺》就很大程度上是花木兰故事的改写,叙事者是个七岁的小女孩,借由仙鸟的殷勤探看,结识一对武艺非凡的老夫妇,老夫妇对她说:“你能忍受跟随我们生活15年吗? 我们可以训练你成为真正的女勇士!”

叙事者选择留下,未给双亲捎只言片语,实在思念家人时只能借助一瓢葫芦窥得双亲的相貌,15年后,她出落成武林高手,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率领一班军队将侵略家乡的敌人杀得片甲不留,事成后退回女装,嫁人生子,深藏功与名。

而书中的第五章《羌笛之歌》则讲述了作者自身的经历。作为华裔,“我”和其他华裔小女孩一样在学校里只读书不谈话,几乎像患了“失语症”一样,而读书声听上去大多也像轻声哼。这似乎成了一个难以跨越的障碍,而其他华裔女孩同样的沉默证明华裔儿童背负了过重的心理负担,压抑着正常交流的天性。

图片来源:electricliterature

可是当“我”走出这个“沉默”的心理障碍后,却越来越不能忍受其他女孩的沉默,并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让一个一直沉默的女孩开口讲话。

有评价称,这些勇于言说的中国女性形象对中国读者而言稀松平常,但在1970年代的美国却是晴天霹雳。因在那之前,美国文学视野中的华裔女性类型不外乎两种,一是温柔寡言的瓷娃娃,二是心怀叵测的蛇蝎美人,“花木兰”是汤婷婷为华裔女性正名的“原型”。

压抑与反抗的情绪过程贯穿全书,针对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作者既有对传统中国文化中妇女卑微地位的批判,也有对华裔边缘化地位的挣脱。

此外,《女勇士》也从女儿的角度,凸显了移民父母与美国儿女之间的文化差异,以及中国文化与美国主流文化之间的距离。汤婷婷称此书为“母亲的书”。书中的母女关系是复杂的,动态的。女儿既从母亲那里接受祖族的优秀传统,感受到上一代人的辛酸,汲取积极向上的动力;同时也以另一种眼光打量着古旧的事物,体会到与自己内心格格不入的陈腐传统的碰撞,不由自主地采取了逆反的态度。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微光·炬火》节选之“为了孩子、星空与爱”:用关爱让学生找到自信

《微光·炬火》节选之用关爱让学生找到自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