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深度专题 | 白宫记者互怼会:“今年的白宫记者晚宴,我不去了”

3 月 9 日
722

从蜜月到交战,白宫与媒体的关系愈发复杂

“我不会参加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我祝福所有人,希望他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2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如是说。由于与美国媒体“不对付”,他直接拒绝了这项开始于1921年的百年传统,几乎将白宫记者拉入了“黑名单”。

从蜜月到交战……白宫与媒体的关系可谓剪不断理还乱,在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的年代,美国的记者往往视自己为华盛顿政治圈的一分子,对官员、议员比较信任,不会事事挑剔、批评。而尼克松总统却在1972年与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通话中重复“喊出”:“媒体是敌人。媒体是敌人。”为尼克松工作的副总统斯皮罗·阿格纽热衷于攻击敌手,特别是记者……

如果你关心美国大选,并且是通过美国《纽约时报》这样的媒体来关心的话,就会发现,过去几个月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特朗普的坏消息。特朗普和媒体结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参加总统选举到现在,他几乎每天都在和媒体打口水仗。特朗普曾说:“《华盛顿邮报》偶尔会说我两句好话,《纽约时报》一句也没说过。”

罢去记者晚宴,老特是美国百年第一人

2017年4月底,一年一度的美国白宫记者协会招待晚宴将在华盛顿召开,而今年的宴会却注定缺席一位重量级宾客——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5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留言:“我不会出席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祝福每一名赴宴宾客,祝大家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2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Twitter,宣称将不参加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此前,特朗普就曾与媒体频频开战。

事实上,在特朗普宣布不参加晚宴之前,一些美国媒体,如彭博社、《名利场》和《纽约客》,为了不与特朗普碰面,已经宣布退出2017年的晚宴,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内的一些主流媒体则对是否参加晚宴模棱两可。

事实上,特朗普与媒体的恩怨史“源远流长”。早在总统竞选期间,几乎所有美国主流媒体都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一边倒地支持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可以说,特朗普是在与“主流媒体”的论战中,逆袭成为总统的。

上任后,看媒体不顺眼的特朗普进一步激化了矛盾。1月15日,美国白宫幕僚长赖因斯·普利巴斯向美国广播公司(ABC)证实,他们正在讨论是否把白宫记者会转移到白宫隔壁的一所建筑内举行。据报道,白宫例行记者会多年来一直都在白宫西翼的一个房间内举行,目前白宫新闻发布室有49个席位和一些工作空间,供报道总统的电视、广播和文字记者使用。

此举不出意料地遭到了美国媒体的一致声讨。白宫记者协会主席杰夫·梅森在1月15日会晤了特朗普的新闻秘书肖恩·斯宾塞。梅森表示,他已经向斯宾塞说明将记者会迁出白宫西翼办公室是“不可被接受”的,白宫记者协会一直主张“加强接触和透明度”,使公众受益,“能够在白宫西翼接触到包括新闻秘书在内的高层政府官员,对于透明度和记者履行其职责的能力至关重要”,并强烈反对一切可能保护总统及其顾问免受记者团在场监督观察的做法。

《纽约时报》一句好话也没说过

事实上,从参加总统选举到现在上任一个月有余,特朗普几乎每天都在和媒体打口水仗。特别是被称为“禁穆令”的入境限制令颁布后,美国主流媒体更是把他从头到尾都批了个遍。特朗普曾经说过:“《华盛顿邮报》偶尔会说我两句好话,《纽约时报》一句也没说过。”

在白宫看来,《纽约时报》可谓竭尽所能地丑化特朗普。此前,该报采访了特朗普的私人医生,描绘了特朗普服用“生发剂”来增加头发的数量以及其他生活细节。而事实的关键是,许多美国人根本无法想象,以严肃新闻著称的《纽约时报》会报道“生发剂”。
为证明“禁穆令”的正确性,2月6日,特朗普视察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时,借着向现役军人发表讲话的机会,抨击媒体拒绝报道恐怖袭击。特朗普称:“重大的恐怖袭击并没有得到媒体应有的关注。很多时候,非常不诚实的媒体根本不愿意去报道这类话题。”

鉴于特朗普在指控时没有提出具体的证据,斯宾塞在当晚公布了78起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全球发动恐怖袭击的清单,时间跨度从2014年9月至2016年12月。清单公布后,各家媒体纷纷“喊冤”。CNN著名新闻主持人Anderson Cooper表示,媒体不仅报道了清单中的许多袭击案,而且还是大篇幅地报道,并称“确实,作为一个栏目,我们没有报道清单中的每一件恐袭击事件,但是其他栏目,如CNN的国际部,即使没有报道全部,也报道了其中的大部分事件,很多还非常详尽”。

界面新闻网称,有意思的是,在报道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上,美国主流媒体似乎早就把报道必须陈述正反两方观点的理论抛到了一边。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是负面的,似乎当初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几乎没有在美国出现过。“这很让人失望,媒体在攻击特朗普的时候,失去了公正客观。”曼哈顿智库经济和政策资深研究员尼可·吉莱纳斯如是说。

但事实上,美国媒体的“客观”早在美国大选时就已经所剩无几了。美国媒体研究中心在对CNN 2016年8月下旬至9月初的12天的节目进行统计后发现,其黄金时段对特朗普的报道时长达580分钟,占所有17名共和党候选人的78%;排在第二至第四位的候选人曝光时间分别为88分钟、41分钟和十分钟。纽约州长乔治·帕塔其连一秒钟都没有捞到。

这种报道失衡并不局限于电视,据媒体数据分析公司MediaQuant统计,截至2017年2月,特朗普从所有媒体平台获得了近20亿美元的免费报道,而第二名希拉里只有7.5亿美元。在惊人的统计数据背后,是各路美国新老媒体在激烈的竞争中为了赚点击、搏收视而置新闻责任于不顾的赤裸现实。

CNN总裁杰夫·扎克也承认“现在回想起来,对特朗普的报道,尤其在初选时期的报道,可能有些过多了”。但他也表示,当特朗普举行初选活动时,他们不得不从头到尾一分钟不落地直播,“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说出什么话,然后马上成为一个大新闻。”

“一个总统在公开场合少见的愤怒和不满”

似乎是为了报复媒体的“负面报道”,2月16日,特朗普突然召开发布会,在会上对针对他和政府发出批评声音的媒体进行了严厉反击。

在这场持续了大约1小时15分钟的发布会上,散播“假新闻”的媒体成了最被关注的对象;他还对他认为向“失败的媒体”泄密的情报机构,以及阻碍“禁穆令”实施的司法机构挥起了拳头,同时不忘宣扬政府上任不到一个月取得的“难以置信的”成就。

“坦白说我从没看到过比政治媒体更不诚实的媒体,”特朗普在发布会上说,“媒体,诚实地说,已经失控了。不诚实也已经到了失控水平。”他驳斥了媒体所说的“‘禁穆令’在机场引发混乱”的报道,称“禁令的推出非常顺利”。然后他又把矛头指向了法庭。“我们有个糟糕的法庭,这是旅行禁令(限制穆斯林国家的游客入境)唯一出问题的地方。”特朗普说。

在最受媒体关注和审视的俄罗斯问题上,特朗普显得更加愤怒。近日,因前美国安全顾问弗林下课,美国媒体曝出特朗普与他的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方面一直保持着“不同寻常的”密切往来,一些媒体甚至说,情报机构已经掌握了与俄方接触的特朗普团队名单。特朗普认为,问题的关键都在于“不诚实的媒体”,是他们杜撰了这些“假新闻”,“这样的问题我还要回答多少遍?俄罗斯(问题)是个诡计。我跟俄罗斯没关系。(当选总统前)已经很多年没跟俄罗斯通过电话了。”

针对媒体的提问,特朗普在发布会上否认了许多,但有一件事他不得不承认,那就是媒体对他这轮发布会的看法。“明天他们会说:‘唐纳德·特朗普在发布会上发泄怒火、大放厥词,’”特朗普说。他的预测没有错。CNN在2月16日刊发的文章中形容这次发布会是“历史上惊奇一刻”。报道称:“特朗普在发布会上开庭过堂,在美国现代政治历史上留下了令人震惊的一刻。他展示了一个总统在公开场合少见的愤怒和不满——更别说他上任才只有四周。”

就在特朗普宣布不参加记者协会晚宴的前一天,2月24日,白宫未通知一部分美国主流媒体记者,擅自改变了原定的新闻发布会地点。现场一些记者愤而离场。

《华盛顿邮报》同日的文章也讽刺道,“总统特朗普,用古怪的表现,向支持者表明谁才是老大”。文章说:“特朗普责骂了假定的敌人。他指控了泄密者。他摆脱对自己的指责。然后,他严厉攻击媒体以前发布‘假新闻’,现在发布‘非常假的新闻’。”
对此,特朗普已经提前为自己备好了盔甲。他随后“回击”,“我没有发泄怒火、大放厥词。我只是告诉你,你们是不诚实的人。”然后他补充说,他爱这个职位,“我日子过得很好。”

特朗普需要媒体,媒体也需要特朗普

而到了2月24日,白宫为美国媒体送来了一记史无前例的暴击。当天上午,斯宾瑟本该召开一场非正式记者会,但是他临时决定换地方,而且没有通知部分主流媒体。这让特朗普与媒体的关系恶化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从美国主流大报之一的《华盛顿邮报》公然将网页标语换成“民主在黑暗中死去”就可见一斑。但不断被特朗普抨击报道“假新闻”的媒体,似乎并没有失去自己的读者,反而在过去的一年挣得盆满钵满。

《华盛顿邮报》经常发表文章抨击特朗普及其政府,2016年年底,该报发行人Fred Ryan在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称,2016年《华盛顿邮报》的数字订阅收入增长了一倍,全年订户数量增长了75%。该报的数字流量比2015年增加了50%,广告收入则增长了40%。Ryan预计,2017年订阅量还将继续保持增长,他打算新增50多个记者岗位。

被特朗普点名列为“美国人民的敌人”的《纽约时报》也是他最主要的批评者,而该报2016年的订户数量增长了一倍。2016年第四季度,《纽约时报》新增数字新闻订户数量为27.6万,创2011年开辟这一收费模式以来的最好成绩。

该报还披露,在2016年11月8日美国大选日后的一周时间里,纸媒和数字付费订户数量增加了4.1万,而且2016年最后三个月新增数字订户数量超过了2013年和2014年新增量的总和;当季数字广告收入也增长了10.9%,至7,76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42%。

对此,历史学家、英国《每日邮报》专栏作家Timothy Stanley近期在一篇观点文章中说道:“特朗普需要媒体,攻击媒体是他取得大选胜利的原因之一。激起对媒体的仇恨让他能够把支持者团结在自己的周围。讽刺的是,媒体也需要特朗普。就像这位总统经常说到的,他对提高收视率(或发行量)很有好处。”

不断与特朗普互怼的媒体,过去一年的订阅量却成倍增长。图为美国杂志《琼斯妈妈》1月&2月合刊封面,标题为“站起来!对抗那些因特朗普获胜而洋洋得意的极端分子!”

“民众才是历史最终的审判者”

如今,面对特朗普与美国媒体的互相指责,美国民众成为了受害者——人们根本不知道应该信任谁。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2月21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在回答“重要问题上你更信任谁说实话”的问题时,52%的受访者选择了媒体,37%的人选择特朗普。这份民调还显示,有50%的受访选民不认可媒体对特朗普的宣传报道;45%的人表示认可。另一方面,61%的选民不赞成特朗普对待媒体的方式,赞成的比例只有35%。

那么,这场史无前例的美国总统与媒体的大对决今后将走向何处?上海观察者网在一篇评论中称,这并不取决于总统和媒体,而是取决于美国民众。

对于媒体而言,被骂得灰头土脸,却突然变成盆满钵满的大赢家。然而,究竟能赢多长时间,还要看民众的选择。特朗普究竟是不是“骗子”,是媒体们面临的全新考验。人们希望媒体能吸取竞选时的教训,从特朗普的当头棒喝中回归正道;期待有良知的传统主流媒体真正能依据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力,用公正客观的调查报道,行使舆论监督的“第四权力”,能有理有据、理直气壮地“回骂”包括总统在内的权力人物。

对于总统而言,用骂媒体来揽回民心的策略其实在就职之时就告一段落,随着身份从竞选者转变为总统,尤其需要重新定义与媒体的公共关系。

在过去一两年,“Twitter总统”的亲民路线一度很赢得人心。可以预见,特朗普总统将继续坚持过去的优良传统——社交网络,亲自跟选民沟通,第一时间发布第一手动态信息,这不仅能直接倾听选民心声,而且能有效屏蔽媒体的歪曲造谣,毕竟他的粉丝比美国主流媒体的受众加起来还多得多。

不过,有资深媒体人士分析称,媒体与总统开战或许本身就是一种谋求和解的策略——对抗过度,两败俱伤;趋向和解,皆大欢喜。不管是总统还是媒体,都不要忘记,在这场较量中,民众正在观察、在考量、在甄别,他们才是历史最终的审判者。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网2月26日《宣布不参加白宫记者协会晚宴 特朗普将成三十多年来首位缺席总统》、界面新闻网2月6日《特朗普指责媒体“瞒报”恐袭事件 记者齐声“喊冤”》、观察者网2月26日《报复?特朗普不来,美主流媒体都在酝酿退出白宫记者晚宴》、界面新闻网2月17日《抄起棍棒!特朗普召开临时发布会怒怼媒体、法庭和情报部门》、澎湃新闻网2月24日《特朗普“骂活”美国纸媒:多家主流大报订阅数创纪录》、观察者网2月26日《被白宫拒之门外 美国主流媒体和总统的双簧该怎么演》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专栏 文化 新闻
7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