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

昔日古都地标,见证百年历史曾经崩塌,如今用一个全新的方式写进人们的记忆中······

3 月 28 日
836

北京最古色古香的图书馆。

身在悉尼的你或许见过不少现代化的图书馆,它们往往置身于热闹的街道,或艺术味儿十足的地带,但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北京,一间图书馆却不走寻常路地“躲”进了古建筑——北京外城东南角楼之中,在提供返璞归真的阅读空间之余,也展现了不少充满中国传统魅力的老物件。

北京外城东南角楼图书馆是北京市首个建在古建筑里的图书馆。昔日古都的老地标,正在逐渐成为民众品味书香、体验传统文化的新景点。图为2018年3月17日,角楼图书馆举办学画国画活动。

“曾经,这里是北京的地标性建筑。人们进出北京城,不管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是从城墙边绕过来,老远瞧见这儿,心里就有了底,知道自己离城里没有多远了。如今,这里是‘老北京’特色的图书馆——角楼图书馆。”

角楼图书馆自去年10月28日开馆以来,不过短短四个月时间,累计进馆人数就已经达到35,000余人次。
图为图书馆二楼的阅览室。
北京外城东南角楼始建于明代,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自然坍塌。2016年,参照上世纪的黑白老照片进行重新复建。复建后的角楼传承、保护了原有风貌。

角楼图书馆(东城区第二图书馆分馆)负责人马宁所说的“这里”,指的是北京外城东南角楼。“我小时候经常在城墙上看到商人赶着骆驼进城,这里承载着我们太多的记忆。”一位年近八旬的北京市民说道。

经过多方调研,复建后的角楼最终确定化身公共图书馆,除了纸质版的文化类书籍,图书馆内还设有电子阅览设备,可轻松阅读连环画,感受中国传统艺术魅力。

根据角楼图书馆提供的信息显示,角楼始建于明代,以防御作为主要功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自然坍塌。在历时两年复修后,角楼以公共图书馆的形式重新回到公众视野。在此之前,它已消失了近百年。修复过程并不容易,有报道称,由于角楼历史资料匮乏,在启动复建工作后,只能由文物部门先期进行实地勘探。最终,依据清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1949年和1955年的地形平面图,同时参照了一位瑞典人奥斯伍尔德·喜仁龙上世纪20年代为角楼留下的一张照片。

2018年1月13日,首届京城票友大会在角楼图书馆举办。票友指会唱戏而不以专业演戏为生的爱好者。当天,不少参与者表演了京剧、相声等传统艺术。

如今,走进角楼图书馆一层的展览展示区,人们可以看到橱窗中展示的一些北京老物件:耍猴用的锣、小状元锣、驼铃、指铃……这些响器记录着老北京的胡同里、不同行当间的声音。

在二层阅览区,一些蒲团(以蒲草编织而成的坐垫)散落在各个角落,中式的木制桌椅、砖雕、手绘纹饰和木窗造型的壁灯,处处透着中国味儿。体现老北京特色文化的地方文献也都放在了角楼图书馆里,比如,瑞典人喜仁龙撰写的《北京的城墙与城门》。大部分文献书籍都只有一本,特别珍贵。

夜晚,在灯光的照射下,角楼呈现出古色古香的味道。“藏”在角楼里的图书馆365天无休,而且几乎每天安排一场活动。

在阅读之外,这间图书馆还能体验包括手工制作等各式中国传统文化活动。比如在“聆听北京”活动中,读者可以听到老北京的叫卖声、古琴演奏等;在“艺术北京”活动中,能在艺术家的带领下学习剪纸、纸戏剧等。讲座、读书会、文化沙龙……平均一天一场,每到报名时,名额经常被“秒杀”。

除了书籍,角楼图书馆还会展出一些老物件,比如钱板儿(放置铜钱的木板,上面刻有大小不同以行排列的楞槽,可以将大小不同的辅币分类)、卖豆腐及唱戏用的梆子……

古建筑无疑是历史变迁的见证者,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复建古迹,并以创新的方式加以应用,其意义也显而易见。

2018年2月8日,中国画家杨信“年味儿”画展在角楼图书馆开幕。五十多幅作品为观众生动展现了老北京过年的传统和故事。

马宁说:“(如今)路经角楼门前的商队驼铃不再作响,身后插着旗伞且做工精细的兔爷儿也不再是今天孩子的民俗玩具,但是我们希望通过丰富体验活动和特色讲解让人们走进角楼建筑,不忘记那些美好的记忆与故事。”

 

 

采访|本刊特约记者凌云 图片|本刊特约记者王骏、CFP 责编|李紫君 设计|王肖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10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专栏 小编推荐 文化 生活方式
8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