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雨果奖”之后再获“轨迹奖”,人人都赞的《三体》你了解多少?

“雨果奖”之后再获“轨迹奖”,人人都赞的《三体》你了解多少?

作为《三体》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刘慈欣的小说《三体Ⅲ:死神永生》(简称《三体Ⅲ》,下同)近日获得了“轨迹奖”(Locus Award)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而在2015年,《三体》第一部已经获得了“雨果奖”。《三体》系列以“文革”切入,展述由于人性的缺失致使人类地球文明的衰落,最终招致外星三体人入侵的故事。

人类智力的饕餮大宴

“十年前我刚写《三体》的时候,没想到过自己会有今天。”2016年 10月21日,刘慈欣和阎连科等中国作家一起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时这样说道。

《三体》引发关注并不是最近的事,它最初发生在2006年,这一年,《三体》第一部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地进行,天文学家叶文洁在这期间历经劫难,被带到军方绝秘计划“红岸工程”。叶文洁以太阳为天线,向宇宙发出地球文明的第一声啼鸣,取得了探寻外星文明的突破性进展。四光年外的“三体文明”经过了百余次毁灭与重生,三体人正被迫逃离母星,恰在此时,他们接收到了地球发来的信息。对人性绝望的叶文洁向三体人暴露了地球的坐标,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在这之后,《三体Ⅱ:黑暗森林》于2008年5月出版,《三体Ⅲ》也于2010年11月出版。

2014年11月11日,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畅销作品《三体》第一部英文版正式在美国开售。《三体》共有三部,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图为三部作品的英文版封面。

《三体》三部曲被认为是一场人类智力的饕餮大宴,“错过了会后悔一世”。它以“文革”切入,展述由于人性的缺失致使人类地球文明的衰落,最终招致外星三体人入侵的故事。重重鏖战,宇宙堕入空茫,或者消亡,或者重生。有书评称,在《三体》三部曲中,政治无处不在。从第一部的秦始皇开始,到红岸基地,再到《三体Ⅲ》中的PIA机构、掩体纪元中“环星城”的各个联邦组织。刘慈欣笔下的政治没有温情脉脉,铁腕和极权是贯穿始终的氛围。

虽然《三体Ⅲ》近日获得世界级科幻奖项“轨迹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但刘慈欣曾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说,他对第三部不是很满意,“无论结构或故事上都不如前两部”。但“轨迹奖”的评委显然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三体Ⅲ》尤为引人注目,小说在让人思考和激动的同时,也没有失去中国语言与文化赋予其的独特韵味。

刘慈欣也坦言,《三体》系列真正引起关注是因为这本书。“国内从科幻或其他文学类型来讲,这么大尺度的题材好像还没有过长篇,所以《三体Ⅲ》具有题材优势。”

他曾提到,美国白宫对《三体Ⅲ》很有热情,他们曾找到出版社要了《三体Ⅲ》的英文版。“那时第三部还没有出版,他们还买不到。他们要了好多套,不止是给奥巴马。”刘慈欣说,“奥巴马看《三体Ⅲ》,是出于兴趣呢?还是想借此了解中国未来的某种想象?我说不清楚。但他能看这本书,我觉得是件好事,从小的方面来说是对书的宣传,从大的方面来说,如果这本书能让他对于人类跟外星文明接触这个问题有更多重视的话,那这可以算是这本书所取得的一个成就吧。”

《科幻世界》副总编、《三体》三部曲的编辑姚海军也曾在微博上评价道:“看完了《三体Ⅲ》,突然有了强烈的失落感,什么时候能再看到这么好的科幻小说呢?好像没有人像刘慈欣这样写小说,把小说推进当成对自己智力的挑战。一个接一个的超绝奇想,让人感叹人真是伟大的动物。”

“哇,中国也可以对人类的命运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不少人将《三体》视为中国科幻小说的里程碑,并称《三体》唤醒了中国的一个文学类型。

但在刘慈欣看来,中国的科幻文学在清朝末年就出现了,“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科幻文学,不能算出现得晚了”。他说,翻译外国的科幻文学可以说是中国科幻文学的萌芽,最开始翻译凡尔纳的作品,以及一些日本科幻作家的作品。中国本土创作的第一部科幻文学,据考证是荒江钓叟的《月球殖民地》。清朝末年出现了大量的科幻小说,比如梁启超就写过科幻小说《新中国未来记》,他在小说里想象了未来发展得很强大的中国。

姚海军对此也了如指掌,他说:直至新中国成立,人们对实现共产主义充满向往。在“一切向科学进军”号召下,有过一些技术想象作品,科普式童话。“文革”中,科幻创作荒芜。1980年代初,科幻写作度过短暂黄金期,随即打成“精神污染”,面临扫除。彼时——1989年,刘慈欣完成了首部长篇小说《超新星纪元》。作品想象超前,却是生不逢时。其后,刘慈欣十年辍笔。直到2000年左右,《科幻世界》一下发表了他的五篇短篇小说。

“那是刘慈欣创作上的爆发点。”科幻作家郑军回忆道。当时读完,他就敏感意识到,这位作家与众不同,“作品成熟,成年读者能从中汲取养分”。

2006年,写完《球状闪电》后,刘慈欣打算写一个长篇。他说,《三体》最初的构想其实很简单,主要有两个来源:其一是想写一个有着三个太阳的外星世界,这个世界的人们想方设法计算三个太阳运行的规律;第二个构思来源于科幻小说学者吴岩一篇没有发表的短篇小说,描写“文革”时期中国人不顾一切地进行载人航天飞行,“很悲壮,因为我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所以勾起我也想写一篇‘文革’背景的科幻作品”。

刘慈欣被誉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一边在山西省阳泉市的娘子关发电厂担任计算机工程师,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出版了13本小说集。其创作的《三体》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如今,《三体》三部曲让刘慈欣在中国“小众却繁荣”的科幻小说界赢得了人们的喜爱。在获得中国读者关注后,《三体》三部曲的海外发行也很成功,背后的功臣之一是英文版的译者刘宇昆。此前,刘宇昆翻译的《三体》第一部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日本作家立原透耶就曾感叹说:“在世界上,日本科幻不如中国科幻有影响力不是因为我们的作品没有中国优秀,而是因为我们没有刘宇昆。”

有媒体称,《三体》三部曲对于美国的科幻小说迷来说,可能意味着阅读节奏的改变,因为许多著名的现代美国科幻作家都拒绝再写外星人入侵的故事,转而写和气候变化等现实问题相关的主题,或者转向了别的文学类型。

“我觉得对于这种黄金时代的经典科幻类型并没有消失,”Tor Books 出版社的编辑利兹·戈林斯基(Liz Gorinsky)在谈及向美国读者引进这套书时,如是说,“《三体》系列从某种程度上戳中了读过这类书的人儿时的回忆。”

一些专家还把《三体》系列的流行和中国人对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的自信联系在了一起。“一直就有科幻小说把中国设想成世界的领袖,”吴岩说。“人们可能喜欢这些小说,但从心底里,他们不会真的相信这些故事,或者他们认为小说讲的是太远以后的未来。现在有了《三体》三部曲,人们会想:‘哇,中国也可以对人类的命运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对此,刘慈欣似乎想得很简单,他称自己写科幻小说的目的不是用它来隐喻和批判现实,而是创造出众多的现实之外的想象世界。刘慈欣说:“人造卫星、饥饿、群星、煤油灯、银河、‘文革’武斗、光年、洪灾……这些相距甚远的东西混杂纠结在一起,成为我早年的人生,也塑造我今天的科幻小说。”

 

责编|李紫君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凤凰文化、澎湃新闻网、界面新闻、南方周末(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74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大神诺兰导演的电影《敦刻尔克》火了,但美国作家沃尔特·劳德的小说更真实地还原了这次大撤退!

一次扭转乾坤的历史大撤退,改变世界的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