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 星期六
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专题 / “一带一路”上讲不完的好故事:“迷人的”丝绸和瓷器,从古丝路“穿越”而来

“一带一路”上讲不完的好故事:“迷人的”丝绸和瓷器,从古丝路“穿越”而来

自从汉朝使者张骞开辟丝绸之路后,“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逐步形成了“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对于中国人来说,一次次地向西行走,无异于用脚步丈量出的地理大发现,人们突破地域限制,建立了对其他文明的认知。它最终形成了中国人一种更为开阔的世界观与相对平等的交流方式。

2013年,古丝绸之路的沉睡记忆被唤醒,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接下来是“一带一路”构想的逐渐完善过程。而今年5月14日-15日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各国进一步探讨了“合作”与“共赢”。如今,人们对“一带一路”不再陌生,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国的丝路外交是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对于沿线国家也是巨大机会。”事实上,三年多以来,一系列重大项目已经落地开花,关于“一带一路”的好故事也一直在发生。

“迷人的”丝绸和瓷器,从古丝路“穿越”而来

在古希腊和罗马人眼中,遥远的中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丝国”,意思是“丝来的地方”。600多年前,古代丝绸之路直抵西欧,为西方人带来了东方的精美瓷器与丝绸。如今,丝绸和瓷器依然是抢手的商品。18世纪开始,德国克雷费尔德就源源不断地从中国进口丝绸,并予以深加工后出售,从而成为了著名的“丝绸之城”。

丝绸是中国带来的重要礼物

2,100多年前,中国汉代的张骞出使西域,自此之后华夏大地与西域诸邦之间“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瓷器、茶叶、丝绸运往世界各地。时至今日,古丝路上的中国商品,仍被“一带一路”的一些沿线国家所重视。

对于今天的不少中国普通民众来说,乌兹别克斯坦是个有些陌生而神秘的国度。不过,历史上的乌兹别克斯坦地区,是汉唐人络绎不绝的地方。今天,古丝路不再辉煌,但中亚的蚕桑与棉纺织业,仍发挥着余热。

根据考古发现,蚕桑之业至少在公元4世纪十六国时期就从中国传入了中亚。中国新疆和田丹丹乌里克遗址出土的传丝公主木板上有生动的描绘,称蚕种被藏在远嫁的公主王冠里,经过长途跋涉,进入西域,然后传入中亚。撒马尔罕古城遗址历史博物馆中,一幅彩色壁画中,唐高宗的使臣参加了粟特王的盛会,携带着蚕茧、生丝和白绢作为贺礼。可以说,蚕桑文明是古代中国带给中亚绿洲最重要的礼物。智慧的中亚粟特人将中国丝织技艺带回了故里,织锦等古丝路遗留的传统产业也曾成为乌国出口创汇的支柱行业。如果有机会走进撒马尔罕、布哈拉城郊的村落,人们随时可以听见家家户户的机杼之声。

如今,在德国柏林亚洲艺术馆、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都有专门兜售乌兹别克斯坦锦袍的专柜。奥运会等重大赛事中,乌兹别克斯坦的拳击手、摔跤手们登台领奖时,他们身上的领奖服不是“阿迪达斯”,不是“耐克”,也不是“李宁”,而是用“粟特锦”做的绣金袍。

欧洲人对丝绸的喜爱也显而易见。法国参议院议员、里昂市市长杰哈尔·科隆就表示,“你很难想象法国人多爱丝绸。”为了使人们更好地了解丝织业发展史,他们甚至把昔日的市政府改造成了丝绸博物馆。

而德国西部城市克雷费尔德则从18世纪开始,就源源不断地从中国,特别是从杭州进口丝绸,予以深加工后出售,因此在德国被誉为“丝绸之城”,如今也几乎与原材料进口地杭州共享盛誉。400年前,克雷费尔德从一个沉睡的小城变成了与世界各地进行贸易的集散地。在琳琅繁杂的各类货物中,克雷费尔德人用敏锐的眼光发现了来自中国的丝绸具有广阔市场。因此,这个小城在贸易专业化的过程中,选择了从中国进口的丝绸作为支柱型产品,进而成为最早从中国进口丝绸的欧洲城市。

但克雷费尔德并非采取简单的“拿来主义”对于这种具有神秘色彩的东方货物,他们进行了“因地制宜”的改造,在自家作坊里将其加工成为具有西方上流社会华丽气质的丝绸壁纸、丝绸桌垫和丝绸领带等产品。随着工艺的不断成熟,这些家庭式的作坊不断发展壮大,并借助在工业化革命的过程中面世的纺织机械,使克雷费尔德成了德国最富有的城市。1855年,该市成立了“国立纺织工业学校”。一个半世纪来,虽然工业结构发生了变化,但纺织专业知识依然在克雷费尔德代代相传。

在德国的某些行业中,职员必须打领带,摘下领带则意味着业余时间开始了。可以说,德国男人每天都能接触到克雷费尔德,因为90%的德国领带都是在克雷费尔德生产的,这些领带的面料就是丝绸。

2016年9月22日,“锦绣世界——国际丝绸艺术展”在杭州中国丝绸博物馆开展,展览展出了日本国立东京博物馆、韩国国立古宫博物馆、俄罗斯国家东方艺术博物馆、意大利帕多瓦昆虫博物馆等提供的近200件丝绸艺术品,让人们通过展览了解丝绸之路,也体现了丝绸在海外的火热程度。CFP

不过,这些从古丝路而来的丝绸在世界范围内还有更久远的故事。凯撒统治时期,罗马帝国地跨欧、亚、非三洲,极为强大,政治上的统一、经济上的繁荣,使其文化、艺术等领域也都达到了一个繁荣的高峰。虽然相隔遥远,但中国与罗马这两个强大的帝国此时有了交汇,汉朝通过丝绸之路,辗转数个大国,将丝绸等物品出口到了当时被称为“大秦国”的罗马。罗马人对丝绸之路那端的中国充满了好奇心,觉得十分神秘,罗马著名学者老普林尼在《自然史》中曾以为丝绸是来源于树叶:“丝茧是生在树叶上,取来用水湿一湿,理成丝,裁成衣服,光辉夺目。”

那时,罗马贵族的社会时尚之一就是能够穿中国丝绸制的衣服。据记载,凯撒大帝就十分喜欢穿中国丝绸制成的衣服。上海《解放日报》报道称,一天,罗马剧场演戏的时候,凯撒大帝突然穿着用中国丝绸制作的长袍出现在剧场内,耀眼的光辉,绚丽的色彩,把全场观众惊得目瞪口呆。尽管演出很精彩,但观众们都将羡慕的目光集中在凯撒一人身上,纷纷议论他是从哪里得到了这样美丽的衣服。

随着丝绸在西方的普及,欧洲匠人开始学会了养蚕丝的技巧,并仿造中国丝绸。到16世纪,意大利、法国已经出现一些著名的丝绸基地了。

来自东方的“白色金子”

然而,丝绸并不是丝绸之路上的唯一主角,作为另一主角的中国瓷器,直到如今也没有被欧洲国家忘怀。

随着工业文明的到来,很多传统手工艺在以快速和机械化著称的工业洪流中难以坚守,或风雨飘摇,或消亡湮灭。然而在以工业发达著称的德国,迈森瓷器却传承了数百年,不断自我更新升级。

德国迈森有欧洲“景德镇”的美誉,是欧洲最古老的瓷器工坊,也是第一个研究并创新中国瓷器釉彩制造配方的欧洲工坊。18世纪初,在终于知道传入欧洲且价值连城的中国瓷器原料是高岭土后,精美的迈森瓷器诞生了。经过300年的不断发展,迈森瓷器的数千只造型模具都完好保存至今,上千种釉彩调和配方也完好传承,而迈森工坊培养瓷器画师的技师学校也一直吸引着前来学习的一代又一代年轻人。

迈森瓷器技师学校教师马努拉称,每年学校会招8-12名学生。所有学生都要经过三四年的学习才能毕业。在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只允许在纸上练习绘画,直到绘画基础技术娴熟,通过考核后,才被允许在瓷上作画。马努拉说:“毕业考试也十分严格,理论考试通过之后,学生们还要在两天的时间内独立完成一件瓷器作品,这要付出很多心力。”但严格的考试挡不住人们对瓷器的喜爱,每年报考的考生仍络绎不绝。

画师爱尔可已经在迈森瓷器工坊工作了25年,她的祖母、母亲也都是瓷器画师,于是爱尔可很自然地从家人手中接过画笔,成为了家族里为迈森工作的第三代画师,主攻釉上彩的绘画。爱尔可说,迈森瓷器陪伴她成长,儿时的梦想像命中注定一样成为了现实,“受祖母和母亲的影响,我对瓷器从小就有很大的兴趣,觉得瓷器画师这个职业很棒。现在25年了,我一直坐在这个工作台上,虽然这么久的时间,但对于我来说,与瓷器打交道是那么美好。”

沿古丝路而来的中国瓷器一直在欧洲颇受追捧。300年前的1717年,奉奥古斯都二世之命,600名全副武装的萨克森龙骑兵,在德国德累斯顿集合完毕前往普鲁士。他们被奥古斯都二世选中作为“交换物”,用以换取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收藏的百余件中国瓷器。这批瓷器也因此得名“龙骑士瓶”。

有媒体称,这是奥古斯都二世疯狂痴迷中国瓷器的一个片段,也是历史上欧洲人迷恋中国瓷器的一个缩影,更是海上丝绸之路推动全球艺术交流和审美互鉴的华彩篇章。

在德国,瓷器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很多爱好者慕名前往德国迈森瓷器技师学校学习绘瓷。

当时,来自东方的白色瓷器被欧洲人称作“白色金子”,能得到一个瓶子或一个盘子实属幸运。按照中国史料记载,宋朝时,曾有少量瓷器通过阿拉伯商人辗转抵达欧洲。不过,按照欧洲人的传说,欧洲大陆第一件瓷器,是旅行家马可·波罗13世纪末泛海跋涉从中国带回欧洲的。这件瓷器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瓶,掩埋在香料等东方奇珍异宝之中。马可·波罗把这个瓷瓶称作“波切拉纳”,它在意大利语中与一种白色贝壳发音相近,两者同样光洁、白皙。

当海上丝绸之路与西方大航海线路巧妙接驳后,瓷器的环球商路形成,中国瓷器从漳州、泉州、广州等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出发,源源不断地输往威尼斯、里斯本、阿姆斯特丹、哥德堡、汉堡等欧洲港口。

西班牙、葡萄牙是中国瓷器“批发商”的欧洲先驱。迪亚士、达·伽马、麦哲伦等西葡航海家探索出新航线,绕过了阿拉伯人,开启大航海时代。凭借航海优势,两国率先开启从中国大批量购买瓷器。1522年,葡萄牙王室不惜插手市场,规定从东印度归来的商船,货物的三分之一必须是瓷器。

如今,“一带一路”正帮助迈森瓷器打开中国市场。青花、釉里红等瓷器,正沿着相近的航路,返回始发的地方。迈森瓷器市场推广经理黎玲说,迈森瓷器今天约有三成销往亚洲,其中中国购买者越来越多,“作为瓷器大国,中国人更懂得欣赏”。迈森瓷器的设计师还专门设计了以中国生肖为主题的瓷器,着眼中国市场。

人民网评价称,从中国出发的瓷器,如今正承载着新的艺术内涵返回中国。西方人早年探索东方时那种财富、权力与欲望的张扬,在丝绸之路交往中早已沉淀为技艺与文化的交融,这也许就是丝绸之路的最大魔力。

“一带一路”之中餐、中医,请看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中国留学生正慢慢离开澳洲?在澳找不到工作,回国后又得不到理想的薪水,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你想要的?

站在毕业的分岔路口,你的选择是留下还是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