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4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澳洲弗雷德•霍洛基金会特别策划:行走世界,瞳燃希望

澳洲弗雷德•霍洛基金会特别策划:行走世界,瞳燃希望

位于达尔文市以南400公里的马塔兰卡气候干旱,澳洲人乔伊斯离开蜗居——一个防雨布帐篷,走进了眼科医生拉拉赫-贝克尔的诊所。而在中国云南的大山深处,小龙在文山州医院开始了白内障手术……他们都在澳洲弗雷德·霍洛基金会(Fred Hollows Foundation,也称“护瞳行动”)的援助下,重见光明。

这个由澳洲倍受尊敬的眼科医生弗雷德·霍洛创建的基金会,以“消除可避免的盲”为己任,自1992年起,基金会先后在非洲、亚洲以及太平洋地区的20多个国家开展了医疗服务工作。20多年来,被委以重任的医护人员与渴望光明的患者们的生活都随之改变,基金会为许多人找回失去的视野后,“儿童可以回到学校,享受童年;成年人可以投入工作,创造收入;老人则可以独立生活”。

这样的故事还在延续,在10月11日世界视觉日来临之际,霍洛基金会主席约翰·布伦比(John Brumby)表示,这已经成长为澳洲的一个成功故事,“我们是群普通的澳洲人”,但来自澳洲的霍洛基金会正把光明的希望带到世界上超过20个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在中低收入国家,每年新增约50万儿童失明。图为一位儿童在霍洛基金会的帮助下,戴上了特制的眼镜,矫正视力。The Fred Hollows Foundation官网

《城市周刊》专访弗雷德·霍洛基金会董事会主席约翰·布伦比:“护瞳行动”守护者

翻译|李紫君 撰稿|李非

在过去的25年里,霍洛基金会为上百万人恢复了视力,建立了数百个眼科医疗机构。在这一过程中,霍洛基金会主席布伦比有幸成为了一名见证者与守护者,在与霍洛基金会“交往”的20年里,他总是被“基金会的工作以及它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所鼓舞”。

从“积极支持者”到领导者,“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每五个失明人士中,有四个是可以避免的。通过简单的筛查和治疗,加上为医护人员提供合适的培训,患者能迅速重见光明。”2016年10月17日的澳洲驻华大使馆官邸,布伦比在援助河北省行唐县防盲治盲项目启动仪式上如是说道。作为基金会的“掌门人”,当时刚刚当选霍洛基金会主席的布伦比致力于推动全球防盲治盲工作,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将深植于他心中20年之久的想法付诸实践。

在澳洲,霍洛基金会是最著名也是最受人尊敬的慈善机构之一,大多数澳洲人都知道基金会的创始人弗雷德·霍洛,布伦比也不例外。自1993年霍洛基金会成立以来,布伦比就对它有所了解。所以早在20年前,游走于澳洲政坛的布伦比就已是基金会的一名积极支持者。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我就参与过霍洛基金会的活动”,于是,卸任维州州长后,布伦比于2013年加入了霍洛基金会的董事会,“我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这是一个很棒的组织,我为它在解决失明问题上做出的贡献感到非常骄傲。”布伦比说。

2013年,布伦比加入了霍洛基金会董事会,并于三年后成为了基金会主席。被访者供图

由于经济欠发达国家缺少必要的医疗技术与资金,霍洛基金会的工作主要针对发展中国家民众,随着基金会在澳洲以外的国家开展援助行动,布伦比也游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曾经参观了基金会的很多项目,比如在越南和加德满都”。

在布伦比看来,这些国家和地区患有眼疾的民众面临着十分棘手的处境。“毫无疑问,白内障是可避免失明症的最常见原因。我们知道如何解决他们的眼睛问题,但患者往往无法获得或无法负担得起眼保健服务。”因此,霍洛基金会致力于与当地合作伙伴和政府合作,通过培训当地医生、护士和卫生工作者来建立医疗服务体系。“我总是被我们的工作以及它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所鼓舞。”布伦比说。

“护瞳”掌门人的中国行

随着霍洛基金会的“援助之手”伸向世界,针对中国各贫困地区的项目也成为了霍洛基金会发展的重中之重。布伦比介绍,霍洛基金会在过去20年里,已在中国新疆、安徽、云南、内蒙古等省份筛查了近300万人,进行了超过110万项眼科手术和治疗,并对约三万人进行了眼科健康的培训。

2016年,布伦比成为了霍洛基金会主席,随着基金会项目在海外的拓展而穿梭在各个城市间,为当地人介绍基金会的援助项目。被访者供图

回忆起自己与基金会的首次中国行,布伦比依然印象深刻。当时,他与一众工作人员曾前往内蒙古,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视力恢复工作”。

而在2016年去往河北省行唐县开展项目期间,布伦比和时任霍洛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布莱恩·杜兰(Brian Doolan)也亲自走入了当地患者的生活。2016年10月,布伦比参观了行唐县龙州镇卫生院,并走访了因白内障失明的赵荷瑞家。赵荷瑞当年77岁,日常生活不能自理,儿子王国龙因为母亲的病情无法外出打工,只能靠务农维持生计。有了基金会的帮助,老人很快就能重见光明,她开心地说:“等我能看见了,就可以帮孩子们洗衣做饭、缝缝补补了,他们也不会那么累了。”

2016年10月,霍洛基金会中国项目中的河北行唐县援助工作启动后,布伦比走访了当地的卫生院了解情况。图为行唐县政府网报道截图

“在中国,多达80%的失明人士生活在农村,但80%的眼科医生在城市工作,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改善行唐县眼科医疗服务能力,为社会带来积极改变的理念,从而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布伦比说道。

“新计划有些雄心勃勃,但它可以实现”

为了霍洛基金会的工作,布伦比总是频繁地走访各个国家,而除了基金会董事会主席,布伦比还身兼华为澳洲业务董事、澳洲汽车行业协会(MTAA)退休基金主席等数职,多重身份让他的生活更加忙碌,但他也十分享受。

“我很幸运,能够把大约40%的时间用于志愿和非营利活动。而我在营利性和非营利性部门的一系列工作为我提供了强大的、跨部门的技能和经验,这对我的非营利工作非常有利。我非常相信企业的社会责任,每个人都应该试着把他们的一些时间投入到志愿工作中,帮助人们,建立更强大的社区。”布伦比说。

然而,布伦比清楚地认识到,“帮助人们,建立更强大的社区”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而他也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式来资助基金会的工作,筹集更多吸金,这样就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为了在将来更好地展开“可避免性失明”工作,布伦比介绍,霍洛基金会目前正致力于制定2019-2023年的新战略计划。“近十多年来,我们迅速发展,帮助了全世界数百万人。我们新的战略计划显得有些雄心勃勃,但它可以实现。”布伦比说。

一个基金会的“护瞳”之旅

西悉尼大学中的弗雷德·霍洛学院、新州的弗雷德·霍洛纪念公园,还有许多以“弗雷德·霍洛”为名的街道、旅馆,无不昭示着霍洛对社会的贡献与影响。为了给那些生活贫困的人及其他弱势群体提供眼疾治疗服务,霍洛曾不知疲倦地在澳洲原住民社区服务,但澳洲只是一个起点,时至今日仍延续霍洛使命的“护瞳行动”将足迹印在了20多个国家,已协助全球超过200万人恢复视力。

出生于新西兰的霍洛(前排左二)于1961年前往英国接受了眼科培训,之后,他定居澳洲,成为了一名眼科医生。The Fred Hollows Foundation官网

为了原住民的眼睛,奔跑在澳洲荒漠之间

点开霍洛基金会的香港官网,你可以看到一系列数字:为全球超过490万人筛查眼疾;进行了1,106,654宗眼疾手术或治疗;为1,840万人提供抗生素治疗沙眼;培训了102,356名手术医生、眼科医护人员和教师;兴建、修葺和装备了66所医疗设施;提供逾2,098万美元的医疗器材和设施……而这只是霍洛基金会2017年成绩的一部分。作为致力于“消除可避免失明”的慈善机构,霍洛基金会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丰厚的成果,总离不开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基金会的“精神领袖”、创始人弗雷德·霍洛。

1929年出生于新西兰的霍洛原本一直想成为一名传教士,但在精神病院工作一段时间后,他相信自己能从事医学方面的工作。32岁那年,机缘巧合下,霍洛得到了去往英国一家眼科医院进修的机会,并在那里做了几年的学术研究。四年后,学成的霍洛移居澳洲,创办和主持了澳洲几所大学和医院的眼科部门,并参与了众多临床眼科手术。同时,他还担任了悉尼大学副教授的职务,从事眼科医学的教学和研究。

在研究的过程中,霍洛针对沙眼等眼科疾病研制出了一些简单、低廉的治疗技术。当时,沙眼在拥有欧洲血统的澳洲人中很少见,但却是造成澳洲原住民失明的主要原因。因此,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霍洛便开始注重澳洲偏远地区原住民眼疾防治工作。

1971年,霍洛在悉尼建立了一所免费的原住民医疗中心,并发起了一个为期三年的澳洲国家沙眼计划,以便治疗范围能达到各个地区。这个计划为超过100,000人提供了检查,还有约28,000名有视力问题和眼科疾病的患者因此得到了治疗。在此期间,霍洛整日餐风宿露,奔跑在荒原大漠之间,为贫穷而缺乏卫生知识的原住民服务,建立医疗点,普及卫生知识,呼吁澳洲政府和各界人士重视和改善原住民生存环境。

而作为霍洛的重要助手,妻子Gabi也是他忠实的支持者。

大学毕业成为视轴矫正师后,Gabi在悉尼韦尔斯亲王医院任职,并且邂逅了霍洛。年仅22岁时,她就追随霍洛参与了澳洲全国沙眼治疗和眼科健康计划。短短三年,整个团队走访了澳洲465个偏远的原住民社区,治疗了超过十万人。这一经历改写了Gabi的人生,她不但与霍洛堕入爱河,而且为原住民社区服务也大大改变了她对世界的看法。“为原住民服务,若要取得成果,必须克服语言和文化差异,还要以耐心与开怀待人。”Gabi说。

1980年,Gabi与霍洛共结连理,两人婚后育有五名子女。值得一提的是,连他们的结婚蛋糕都设计成了沙眼治疗计划地图的样子。而在他们的孩子出生尚未满月时,两人便已踏进了位于悉尼700多公里之外的伯克(Bourke)的红沙大地。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霍洛基金会信息。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她是“妓女”,一生结九次婚,睡遍明星总统,69岁还嫁小28岁王子!

幸运的她遇到一个对她不离不弃的王子,陪伴她的余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