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 星期四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连芭比都“变胖”了?美的尺码是时候松一松了!“骨感”模特不再是主流……

连芭比都“变胖”了?美的尺码是时候松一松了!“骨感”模特不再是主流……

在T台上,拥有“完美”身材的模特为了做到360°无死角的美,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牺牲,不过,这种牺牲造就的“骨感”审美已经成为澳洲人口中的“洪水猛兽”,他们担心的是,更多以她们为榜样的澳洲女孩会为此付出代价。如今,连芭比都“变胖”了,美丽的尺码或许也该松一松了。

“再减掉几公斤吧”

今年34岁的澳洲超模Alyssa Sutherland已经在时尚行业摸爬滚打了20多年,她近日在接受英国女性杂志《美丽!》(Schon!)的采访时表示,自己心中很有罪恶感,因为不少女性把自己当成楷模或者偶像,努力想要达到自己的身材标准,但是她认为这些“不符合实际”的选美标准正是行业内应该剔除的。

在15岁那年,Sutherland赢得了澳洲杂志Girlfriend举办的模特大赛冠军,从此走上了模特这条道路。在她的模特生涯中,Sutherland为很多时装品牌走过秀,包括Bulgari、Chanel和Ralph Lauren。2006年,她开始转战影视圈,目前已经把工作重心转向了表演,但她一直认为当模特跟当演员是一样的。

在谈到媒体上的模特照片是如何影响青少年的时候,Sutherland说:“娱乐产业一直在向青少年灌输不符合实际的审美标准,但是和娱乐行业相比,时尚行业才是对身材要求最严格的行业。”

今年34岁的澳洲超模Alyssa Sutherland表示,自己“内心一直很有负罪感”,因为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向很多年轻女性传递了“不符合实际”的选美标准。从2006年开始,Sutherland就把工作重心转向了表演,并参演了《时尚女魔头》《烈火青春》等电影以及《永恒传说》和《维京传奇》等电视剧。

对此,许多澳洲模特都有切身的体会。2016年,20岁的Jordan Simek参加了澳洲超模大赛(Australia’s Next Top Model)。在比赛过程中,她的身材就遭到过评委的吐槽,他们认为Simek的腿“太粗了”。

事实上,Simek能穿八号服装,属于标准尺码。“很多人都觉得我的身材非常好。我和健身房的人聊天,他们都说‘你的身材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减肥呢?’但是时尚行业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只会说‘再减掉几公斤吧’。”Simek说。

来自墨尔本的Stephanie Smith已经是Adidas、Clinique等全球知名品牌产品的代言人。可即便如此,今年23岁的她也没能逃脱这个行业的“歧视”。她回忆自己在纽约发展时的一次经历,签约的经纪公司决定将她的照片从公司宣传册上撤下,直到她减肥成功。“一些人会对模特的外形有一个标准概念。在纽约,我当时工作的这家经纪公司向我描述了我必须拥有什么样的身材。他们告诉我,我要能穿上不同尺寸的衣服。当时我没太在意这件事,但他们后来把我的资料从公司官网撤下了,不给我安排试镜。而且我必须每周去公司测一到两次体重,直到我能穿一定尺寸的衣服,他们才会对我进行宣传。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于是我开始严格控制饮食,而且不停地运动。

后来我终于瘦身成功,但他们测量了我的体重后,却告诉我还要继续减肥。”Smith说。

像Simek和Smith这样成功的模特都被人吐槽身材“不够好”,那么许多普通女性对自己身材不满意也就不足为奇了。美容品牌Dove 2016年发布的《多芬全球美丽与自信报告》(Global Beauty and Confidence Report)显示,90%的女性如果对自己的外形不满意,她们不会出席重要活动。让人更为震惊的是,和癌症相比,她们更担心自己的体重。

对此,美国临床心理学家Louise Adams认为,社交媒体(对人的审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对身体的不满意就像一场‘完美风暴’(perfect storm,指大患已成)……除了着迷于模特般的身材,Instagram、Facebook和Snapchat等社交媒体也让她们过于关注自己的身材。”

对于社交媒体的影响,Simek再了解不过了。当她浏览Instagram上网友对她穿比基尼的照片的评论时,她感触颇深。有网友评论道:“我刚吃了一个甜甜圈,看到这张照片,我后悔了。”

“很小一部分人决定了整个时尚领域的审美,你永远也别想改变”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过去几十年,澳洲女性的平均体重一直在上升,但是人们对理想女性身材的定义却并未改变:高挑、纤细和年轻。过去五年,澳洲女性的平均腰围增加了两公分,这使得澳洲女性的平均服装尺码增加至14号或16号,但澳洲模特的标准尺码依然是六号到十号。这意味着普通女性和时尚杂志女模特在身材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而且这一差距还在扩大。

然而只有瘦才叫美吗?大码模特(通常指穿14号及以上服装的模特)经纪公司Bella Model Management 的创始人Chelsea Bonner并不这么认为,她想让时尚行业改变对美丽、尺码和人体形象的理解,“我们不应该向女性传递这样的信息:要想有吸引力就得变苗条”。Bonner表示,这种狭隘的审美观会让“女性失去尊严”,“如果你穿不上那种尺码的服装,那么你在这一行业就没有归属感”。

Bonner将这种对身材的严格要求归结于时装设计师设计的样品尺码。为了提前给即将发布的时装做宣传,设计师们会将他们设计的样品寄给时装杂志。杂志编辑则必须挑选适合穿这些样品服装的模特。如果样品尺码很小,这就要求模特的身材必须纤细。

曾在1999年至2012年担任时尚杂志Vogue澳洲版编辑的Kirstie Clements表示,国际顶尖设计师通常会按照六号码来设计样品。“有时候我们都会为难……(因为)服装的裤腿被修剪得太细了,我们就想‘怎样才能找到穿得下这套服装的模特呢?’”Clements说。

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的编辑Kellie Hush也表示:“早在几年前,(设计师们设计的)样品服装尺码就已经变得很小了,这简直不可思议。”谈及导致样品服装尺码变小的原因,Hush提到了成本问题——小码服装的制作成本更低,而且她表示:“设计师们更想让自己的服装穿在高挑、纤细的模特身上。时尚就是制造幻觉和欲望,奢华的时尚服务的本来就不是普通大众。”

与Bonner的经纪公司签约的澳洲大码名模Robyn Lawley表示,服装样品的尺码简直“荒唐”。

Lawley身高1.83米,穿14号衣服,她记得曾经去试镜,却穿不上任何服装。“经纪公司就说,‘你很美,但你就是不适合’。然后我看到他们合作的那些模特,身材比我小一半。”Lawley说。

不过和20年前相比,现在的澳洲时尚行业已经有了更多选择,新的时装品牌不断涌现,其中一部分迎合了大码女孩的需求,这也给大码模特带来了更多工作机会。Bonner就发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她才在2002年成立了大码模特经纪公司,最初她只在家办公,仅和几名模特签约。现在她签约了65位大码模特,包括Lawley。Lawley曾登上顶级时尚杂志Vogue意大利版和Elle法国版的封面,她的成功显示业内对大码模特越来越包容。

大码模特经纪公司Bella Model Management 的创始人Chelsea Bonner(左)表示:“这个行业需要不同的身材,这样才能形成正常的文化氛围。”Bonner认为,她签约的大码模特Robyn Lawley(右)就是最成功的案例。

不过即便对大码模特的需求增加了,但摄影师和造型师依然对她们区别对待。Bonner表示,一些摄影师甚至拒绝和她们合作。而且造型师会将主流模特打造成“年轻、清新和闪亮的形象”,而大码模特的造型则通常“老气、邋遢”。

对此,澳洲纺织品和时装协会Textile & Fashion Industries of Australia的负责人David Giles-Kaye表示,狭隘的审美是这个行业的一大问题,“这是文化上的问题,而且根深蒂固、非常复杂,从设计师到消费者,各方都需要做出改变”。

不过Clements认为时尚短期内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就是这一领域的很小一部分人主导了一切,他们的审美决定了整个时尚领域的审美,你永远也别想改变。”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树木覆盖率将达40%! 新州政府计划种树百万棵,先砍后种遭吐槽!

”绿色“新政能否有效增加悉尼城市植被覆盖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