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猪队友or神助攻 | 总统密友是哪样?“扒”不完的“闺蜜干政”,朴槿惠位子悬了

11 月 9 日
628

总统为主角党争为推手,媒体发挥想象力……

因为一场“闺蜜干政”丑闻,韩国总统朴槿惠在韩国民众心中威望下降,连总统之位都悬了。事实上,国家领导人和普通人一样,都有着自己的密友圈,但他们和普通人又不一样,这些密友可能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乐趣,可能对其政途有帮助,也可能会毁掉他们的一切。

一个“嫁给了国家”的总统,不成想栽在了“闺蜜”身上。闺蜜、闺蜜的父亲、闺蜜的傲娇千金……一切都与韩国总统朴槿惠缠在一起。在这期间,以总统为主角,以党争为推手,各路媒体发挥编剧想象力,将这一幕“闺蜜干政”的丑闻发酵成了一部世纪大剧。

kaipian

“她能给你带来神秘的帮助”

一开始,事情似乎和青瓦台相距甚远:梨花女子大学是韩国名校,被誉为总统夫人的摇篮,学生皆是顶尖的优质人才。然而2014年一个新入学的女学生郑维罗却格外令人侧目。首先,她是以“马术特长”特招入学的,而马术此前并不在学校特招范围内,恰在这位同学入学前,学校对招生范围做了修改,加入了马术,于是郑维罗得以被特招入学。其次,郑维罗从来都不去学校上课,但是门门课程都及格,甚至有的课程获得了高分。而实事求是为她打了低分的老师却因不堪各方压力不得已“被辞职”。第三,郑维罗经常在社交网络炫富,嘲笑其他同学是没权没势的Loser。

至此,这位任性的学生激起了梨花大学学生的不满,在校及部分毕业学生开始针对校方擅自成立专科学院、扩大特招范围及对某些“特殊学生”给予额外照顾,发起了持续不断的弹劾校长崔庆喜的运动,郑维罗被作为“典型”之一列出,却遭到校方强硬反弹,甚至联络了1,200名特警前来“维持”秩序。

但素有“刨根问底”和“不屈不挠”传统的韩国学生团体反而因此对郑维罗的背景产生了浓厚兴趣,“人肉引擎”一经发动便不可收拾,郑维罗的身世曝光,围绕朴槿惠的种种离奇传闻便不胫而走。原来郑维罗的母亲是朴槿惠自幼相伴40多年的“闺蜜”崔顺实,韩国媒体报道称,正是朴槿惠办公室从中施加影响,促使崔庆喜在2014年修改特招附例,为郑维罗特设了一个“马术特长生”的项目。

10月19日,崔庆喜迫于压力宣布辞职,从而成为梨花大学130年历史上首位未能任满四年任期的校长。但事情并没有因此平息,随即韩国众多媒体相继报道称,崔顺实绝非一般“闺蜜”,而是一名足以操纵总统的神秘人物。

f808004e37c09a89213d9a2950ea09b9
崔太敏

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也是一个韩国历史上著名的争议性人物。

崔太敏生前曾从事过许多职业,包括佛教僧侣,但后来,他自称改宗天主教,更自创所谓“永生教”并以教主自居。之后,崔太敏和朴槿惠之父、前韩国军事强人朴正熙相识并因为宗教而变得愈加亲密。有报道称,崔太敏曾准确预言过朴槿惠母亲被暗杀,因此备受朴氏父女信赖,他曾扮演朴槿惠的导师,并帮助管理一个名为“新思维运动”的亲政府志愿团体——这时,崔顺实已悄然登上前台,担任“新思维运动”的青年领袖。

其实,早在朴正熙-崔太敏时代,就有大量关于朴崔两家关系特殊、后者利用前者权势作威作福的传闻。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1979年被国家情报院部长金载圭刺杀,金载圭在法庭上曾表示,刺杀动机之一就是“朴正熙不能阻止崔太敏贪腐”。但此后一度远离人们视线的朴槿惠反倒深受崔太敏影响,据韩国媒体报道,1994年崔太敏去世前夕,曾郑重将女儿崔顺实托付给朴槿惠,称“她能给你带来神秘的帮助”。

据韩国媒体发掘,崔太敏对朴槿惠施加“控制”的说法早在2007年就已有传闻,当年接受采访时,朴槿惠曾称崔太敏是“爱国者”,并表示对其在“自己最困难时刻给予的忠告和慰藉”表示“十分感谢”,但当时朴槿惠坚决否认崔曾“心灵控制”她,并对她施加影响。

针对一系列关于崔朴两家关系的报道,最初,青瓦台表现得不屑一顾,称之为“毫无根据”,而韩国JTBC私人电视台的记者独辟蹊径,找到了崔顺实的小区,从她丢弃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一台电脑。记者将硬盘数据恢复,发现了200多份政府文件,其中44份是朴槿惠的演讲稿,而且这些讲稿在演讲前都被崔顺实修改过,其中就包括朴槿惠任上最重要的讲话,即2014年阐述朝鲜半岛统一愿景的德累斯顿演讲。

其中,不得不提起一位在韩国新闻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原MBC电视台播音员、现JTBC电视台报道局局长孙石熙。孙石熙敢于直击要害,即使是面对与政府相关的人物,旁人不敢触及的敏感问题,他也能直面对抗。而正是孙石熙,在收到有关朴槿惠的一系列消息后没有迟疑,坚持将报道公布出来。

与此同时,韩国《民族日报》援引专栏作家李成韩的话称,上呈朴槿惠报告的副本每天都送交崔顺实审查。崔有自己的顾问团队,干预政府包括部长任免,甚至关闭开城工业园区(今年1月朝鲜核试验后)等重大决策。这些新闻相互印证,令青瓦台百喙莫辩。

一分半钟面无表情的道歉

虽然受到种种指控,但朴槿惠任期仅剩一年,一些韩国政治分析家最初也据此认为“不算大事”。但有韩国反对党议员表示,总统办公室还促成某个商业游说团体向崔顺实控制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两个基金会捐款达900多亿韩元(约合1.03亿澳元),以换取政府的回报。这两大财团被怀疑一方面是为了给朴槿惠筹备退休后的养老金,一方面则是为了给崔顺实作个人提款机用,而其中的K体育财团还为崔顺实女儿郑维罗的马术训练和马术比赛提供赞助。如果说“权钱交易”在俗称“财阀共和国”的韩国早已见怪不怪,但如此具体、巨额的权钱交易、权力寻租已触及刑律,成为了“闺蜜干政”事件的推进器。

面对满城风雨,朴槿惠为了转移民众视线,甚至在10月24日宣布要推动修宪进程、在任期内完成修宪事业。但可惜,眼睛雪亮的韩国民众和“明察秋毫”的反对党并不买账。朴槿惠迫于舆论压力,在10月25日向韩国国民公开道歉,间接承认了崔顺实干政的事实。但这并未起到积极作用,反而火上浇油,进一步激怒了韩国民众,因为道歉仅有1分30秒,而且朴槿惠道歉时面无表情地表示,“崔顺实在我处于困境时曾为我纾困解难,在之前参选时,她主要在演讲、宣传等方面,就选举运动时的国民宣传表达她个人的意见……就我而言,本意是想要更周全地处理文稿……”

这番言论,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狡辩。因为通篇不仅毫不掩饰对崔顺实的感激之情,也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轻描淡写把原因归为“更加周全地处理文稿”。甚至有很多人表示是在听了总统的道歉后更确信崔顺实干政的丑闻。道歉没有平息民愤,反而让韩国的民众抛弃对立的立场,纷纷站出来抗议朴槿惠和崔顺实。

5
11月1日,约8,000名韩国民众参与名为“集合吧!愤怒吧!下台吧朴槿惠!市民行动”的烛光集会,抗议朴槿惠任由亲信干政。

与此同时,韩国各高校的学生也行动起来,截至10月29日,已有40余所大学的学生在学校贴出大字报,并发表“时局宣言”,声讨朴槿惠和崔顺实。韩国外国语大学别出心裁地贴出了十种语言的宣传口号,秉承儒家理念的成均馆大学的学生则穿着儒生服打出了“见义不为,无勇也”的木牌。多所大学的教授团体也陆续发表宣言,呼吁朴槿惠下台、成立中立内阁。

除了国民抗议的压力外,韩国检察官也发挥了不少作用。自从韩国大检察厅10月27日宣布针对“崔顺实门”设立特别检察组以来,韩国检方便与总统府“针尖对麦芒”,不仅突击搜查朴槿惠多名“身边人”的住所,还试图搜查朴槿惠多名现任和前任助手位于青瓦台的办公室。面对总统府,韩国检方底气十足,主要原因在于韩国检察官地位高、权力大、国民支持度高。韩国检察机关实行的是检察官独任制原则,也就是说检察官对于自己负责的案子独立侦查、独立判断并作出决定。如果检察官与上司的意见不符,上司只能提出参考意见,而不能更改检察官的决定。

迫于压力,10月30日,朴槿惠仓促改组总统府,并接受总统府秘书室长、民政首席秘书、宣传首席秘书等八名核心幕僚的辞呈。

弹劾、辞职、被定罪,哪条路都需要时间

有分析称,自上世纪80年代实行民主政治以来,韩国仿佛中了“魔咒”:历届总统在任期内或卸任之后,无一例外遭腐败调查,或受牵连,或毁誉,或自杀。

因此,朴槿惠曾被许多人寄予厚望。朴槿惠父母早亡,至今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人们相信,这样的背景使得她比之前的那些政客,更能一扫多年来韩国政治的腐败毒瘤。

然而事实是,朴槿惠眼下遭遇的这场严重政治危机,与她前任们的黑暗故事,并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而且同样足以断送她的政治前程。韩国《来日新闻》发布的11月的最新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从10月的34.2%跌至9.2%,是她在2013年2月就任总统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一方面表明,纵然像朴槿惠这样的独身女子,也不能在腐败已久的政治染缸中出污泥而不染;但更重要的是,它还淋漓尽致地暴露了韩国传统政治文化里那种任人唯亲的裙带关系和暗箱操作的弊端。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国家领导人也不例外。进一步说,国家领导人在推行自己的施政理念和政策举措时受到自己身边亲朋好友的影响,也在所难免。在这样的政治文化之下,领导人身边会形成一个非正式、不透明的小圈子。领导人在决策中高度倚重它,而这个小圈子中的某些人则一定会利用这种尽人皆知但外人又无从窥知究竟的神秘关系,在社会上牟取自己的私利。从多年来韩国不断曝出的丑闻来看,传统政治文化的土壤依然十分深厚,这显然不是新制度能够在一朝一夕从根本上改变的。

south-korean-president-park-geun-hye
10月25日,朴槿惠发表《致国民书》,就崔顺实干政一事鞠躬道歉,但她全程面无表情,讲话完毕后就离开了现场。新华社

随着铁杆支持者的放弃,反对党的指责,连执政党内部也开始出现分歧,有议员甚至要求朴槿惠退党。那么,现在留下的疑问是,朴槿惠到底会不会提前结束任期,直接下台呢?有报道称,朴槿惠下台的方式有两种,被弹劾或者主动辞职,但这两条路都不是很走得通。

弹劾之路并不容易。根据韩国宪法,弹劾总统需经国会议员过半数表决通过才能提出。另外,弹劾议案要在提出的24小时后,交由国会经三分之二多数票表决通过才行。最后需要九名宪法法院法官中至少六人的表决支持。

但是,韩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弹劾总统的先例,2002年卢武铉总统就曾以非法收取政治资金,被反对党弹劾。不过,随着国会改选,反对党大败,最终宪法法庭推翻了国会的弹劾议案,卢武铉官复原职,结束了韩国历史上长达63天的宪政危机。比照卢武铉的案例,虽然朴槿惠所在的新国家党不占国会多数,但还是可以制约弹劾动议案的二次表决,更不用说,即便国会通过后,还有宪法法院那一关。

弹劾之路走不通,那么辞职呢?可以与此次朴槿惠政治危机类比的例子是,韩国前总统李明博因为与美国签订协议,允许进口美国牛肉,2008年4月18日,大量民众集会游行要求李明博辞职下台。不过李明博先是让幕僚长集体辞职,然后重新改组内阁,最终化解了政治危机。朴槿惠化解危机的道路跟李明博很相似,先接受幕僚辞职,然后再根据事态的发展,改组内阁。

目前来看,唯一一个让朴槿惠下台的可能性是,最终调查结果表明她本人确实涉嫌贪腐。但这需要花很长的时间。而距离朴槿惠的任期结束只有一年多时间,这就让人感觉,反正明年都要选举新的总统,没必要让总统下台了。

有分析称,即便朝野上下呼声强烈,朴槿惠最终从青瓦台黯然离场的可能性也并不高,相反,她更有可能成为在这次事件中坚守到最后的那个人。

LINK 韩国总统不好当

“国父”客死夏威夷
1948年,李承晚当选韩国首任总统,并被民众尊称为“国父”。执政12年间,李承晚逐渐背离民主宪政轨道,滑向个人独裁和权威主义,引发了以学生为主导的“4·19革命”。随后,他被迫下野流亡海外,病死在夏威夷。

当政两年被判三年
1960年“4·19革命”后,尹普善作为民主党代表当选为大韩民国总统。1962年,执政不到两年的尹普善因“5·16军事政变”而被迫下台,并被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独裁者被判终身监禁
1980年8月,全斗焕指使其御用机构选举自己为总统。八年后,全斗焕辞职并宣布将全部财产捐出,隐居古庙。但韩国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等罪名,判处全斗焕死刑,后改判终身监禁。

儿子腐败入狱
1993年,金泳三成为韩国第14任总统。在任期间,金泳三虽试图进行许多民主化改革,但未能妥善处理亚洲金融危机而不得不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援助,这被视为接受屈辱援助,最终他在国民一片谴责声中卸任。其儿子金贤哲因为利用权力贪污偷税,两次被捕入狱。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10月31日《朴总统的万圣节》、界面新闻10月29日《朴槿惠的丑闻危机与韩国隐秘的“二号首长”》、《新京报》10月30日《韩国检察官到底有多大权,敢查朴槿惠和她闺蜜?》、网易网10月30日《“闺蜜门”究竟能掀起多大风浪》、腾讯网10月31日《被“闺蜜干政”的韩国总统朴槿惠恐不会轻易下台》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42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新闻
6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