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猪队友or神助攻 | 总统密友是哪样?闺蜜挖的坑,只是朴家最新的一道坎

11 月 10 日
537

韩国总统朴槿惠的沉浮人生

在担任第一夫人时,我可以了解国家整体脉动的权力最上层,但是父亲离世后,我也尝尽了社会最底层的滋味。——朴槿惠

 

曾经,在朴槿惠父亲被刺杀身亡后,崔太敏像“黑骑士”般对朴槿惠伸出了援手,如今崔太敏的女儿却成了不折不扣给她“挖坑”的人,遭遇家庭变故、隐居长达18年,如今孑然一身,韩国民众曾拥戴她,盼望了无牵挂的她能够给韩国政坛注入一股清风。然而一切都变了。

“第一夫人”跌落为平民和孤儿

1979年11月,朝鲜半岛进入多雨而寒冷的冬季。27岁的朴槿惠一袭黑衣,站在青瓦台前湿淋淋的草地上。她在这里生活了17年,但当时,他的父亲、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去世,朴槿惠与家人不得不马上离开总统府。

之后,朴槿惠带着弟弟和妹妹回到首尔的一栋老房子里。17年未回家,老宅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林立,街道繁华。朴槿惠想起搬离这个家住进青瓦台时和朴正熙的一段对话:“爸爸,你为什么要当总统?”朴正熙回答:“我出生的地方到处都是茅草屋,有一年冬天,大风掀翻我家屋顶,母亲带着我和姐姐想到别人家去借宿,但我们转了一圈后又回到自己家里,因为邻居们也都在风雨中挨冻。我永远记住了母亲那晚悲伤的面容,发誓要尽我所能改变这一切!”

朴正熙做到了,他成为了一个靠兵变上台、享“独裁者”之名的总统。1952年,朴槿惠出生,在她出生前三年,朴正熙因为与日本的关系遭受清算,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剥夺军籍。是朝鲜战争改变了朴正熙的命运,让他在战后成为韩国军方实力人物。1961年,朴正熙等军官发动政变。两年后,朴正熙脱下军装出任总统。那一年,11岁的朴槿惠随父母入住青瓦台,成为韩国第一家庭的长女。

1974年8月的某一天,正和朋友们在法国旅行的朴槿惠从大使馆收到必须紧急回国的通知。不明所以的她立即收拾行李去机场,突然看到了报摊上的报纸标题:《朴夫人被暗杀》。她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锋利的尖刀深深地刺进我的心脏一样,阵阵剧痛袭来。”事后朴槿惠如是形容自己的感受。

2
年轻时的朴槿惠多才多艺,擅长音乐与运动。但随着她的母亲被暗杀,她只能放弃自己的爱好,成为了韩国的第一夫人。

大多数独裁者家庭的子女,大略必须服从家庭第一。母亲遇刺后,朴槿惠陪伴在父亲左右,由于父亲坚持不肯续弦,于是她开始充任韩国第一夫人的角色。与同龄人相比,她不得不模仿着母亲之前的行为模式,迅速成熟起来。

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贤慧能干、品行端庄,是一位让韩国人民一再怀念的女士。行程忙碌的父亲时常不在家,家中大小事都是母亲处理,甚至日常的修缮工作也难不倒她。“我的母亲什么都会”的想法让朴槿惠非常自豪。在一次访谈中,记者问道,“家里需要男人时该怎么办?”那一瞬间朴槿惠不自觉地反问:“什么事情需要男人帮忙?”

“她总是强调责任感和谨慎,”朴槿惠回忆道,“母亲对品格教育的意志和信念非常坚定,小时候多亏她对我们的教育,让我们得到了人生中最珍贵的财产——关怀。对人的关怀,其实也是对人的礼仪。”母亲对事情公平且没有丝毫动摇的一贯性原则,使朴家三姐弟对是非黑白有着很清楚的认识和区分。当朴正熙成为总统后,母亲更是耳提面命:“不可以向别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东西。就算父亲是总统,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总有一天还是得回到新堂洞,不可以因为住在青瓦台就有优越意识,别忘了这里只是暂时借住的地方。”

韩国学者俞忠植称,朴槿惠并不是被当作政治家培养的,但充当“第一夫人”的五年,对于可能的从政者足够了。

之后,朴槿惠在青瓦台直击了汉江奇迹的诞生:韩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京釜高速公路、新乡村运动以及五年规划等等。朴正熙重视经济,他提出对待工人像家人一样,工人应当以工厂为家;另一方面,独裁者朴正熙严控言论,扩张情报部门,打击知识分子与舆论领袖。这些政策奠定了韩国工业、农业发展的基石,也大致建构了今日朴槿惠的支持者与反对者。

然而,1979年,朴正熙死于韩国时任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枪下,这一年朴槿惠27岁。作为“第一夫人”,朴槿惠只能表现出冷静与克制。得知父亲被刺,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痛哭,而是冷静地问:“前方(朝韩边境)有什么情况?”这一问,使得她本该为失去父亲而流的眼泪,再也没有机会宣泄。

1
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中)与夫人陆英修(左上)及孩子们一起在家中娱乐。右上为朴槿惠。

从“第一夫人”跌落为平民和孤儿,朴槿惠感到极度的失落,她想依靠法律严惩杀害父亲的凶手。但是韩国最有名的律师、声称是父亲最坚挺的支持者这样回复:“我不替凶手辩护,就等于是帮你了!”的确,当时不仅许多律师联名替刺客辩护,一些城市还爆发游行示威,要求释放刺杀总统的情报部部长,大家高呼:“他杀了一个独裁者,是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甚至朴槿惠的住所也被情绪激昂的人群包围。她不能出门,也无法求救,只是悲哀地意识到,不管他们一家曾经为国家带来怎样的改变,做出怎样的牺牲,都无济于事。“当一个人受到太大打击时,听说是哭不出来的,那晚我终于明白了。慢慢地,全身的感觉逐渐消失,仿佛置身梦境中。”朴槿惠说。

此时,崔太敏像“黑骑士”般,在朴槿惠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为她提供人力和资金支持。患难中的开导和照顾,让崔太敏逐渐成为朴槿惠的“导师”。
朴槿惠回忆说,“在担任第一夫人时,我可以了解国家脉动的权力最上层,但是父亲离世后,我也尝尽了社会最底层的滋味。面对无数出卖,我就站在山崖边缘岌岌可危。被信赖的人背叛,让我看清了人类对于权力的执着。”

中国哲学和个人痛苦经历交相作用

失去父亲的朴槿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白天我会先隐藏心中的伤痛迎接前来吊丧的客人,但到了晚上痛苦就开始袭来。”朴槿惠回忆。从此她闭门索居,开始了长达18年的隐居生活。

在这期间,朴槿惠做得最多的事情是读书。据曾亲自到访过朴槿惠家的记者及朴槿惠周边的随从介绍,她家里藏书之多令人难以置信,书架上挤得满满的书都是她曾经读过的。朴槿惠后来也表示,“在被人们渐渐遗忘的同时,我也意外收获了平和的常人生活。”

在这些书中,中国文学家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在朴槿惠心目中有特殊地位。2007年5月,朴槿惠在韩国《月刊随笔》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遇见我人生的灯塔东方哲学》。她写道:“有一本书悄悄地走进我的心房,成为了人生的导师,那就是冯友兰先生所写的《中国哲学史》。我把每个引起共鸣,让我有所领悟的句子都写在笔记本上,将含蓄的文字和字里行间蕴藏的真理刻在我心里。现在偶尔也会翻开以前的笔记本来回忆当时的感受。”

%e5%86%af%e5%8f%8b%e5%85%b0

此外,朴槿惠从小也喜爱读中国历史小说。上小学时,父亲曾送她一本《三国演义》,从此,她仿佛遇见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就连上课时也想赶快回家看这本书。有一天,父亲问她:“你最喜欢《三国演义》里哪个角色?”朴槿惠毫不犹豫地回答:“赵云。”她后来以幽默的方式写道:“现在回想起来,甚至怀疑自己的初恋对象会不会就是赵云,因为每次只要他一出现,心中就会不自觉地小鹿乱撞。”那时,她很喜欢用树枝做成宝剑与朋友玩耍,想象自己就是赵云式的猛将。

随着年龄增长,朴槿惠欣赏的三国人物,似乎从赵云变成了诸葛亮。1991年9月26日,她在日记中如此写道:“诸葛孔明曾鞠躬尽瘁辅佐的蜀国早已消失了。蜀国是三国中最小的国家。而诸葛孔明又不是一国之君。然而诸他无私的奉献和睿智的军事谋略在历史长河中并没有失去光泽。历史上的帝王将相不计其数,可被人记住名字的又有几个?只要人类历史不消失,像诸葛孔明这样的人物就永远不会消失。”

通过大量的阅读,尤其是阅读中国著作,朴槿惠此后的言行,都体现出中国哲学智慧和个人痛苦经历交相作用的复杂烙印,她开始用先贤的思想分析过去的灾难:“‘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责之急,怨之深,父亲之刺,大概因由于此!”

朴槿惠秉守儒家的中庸之道待人接物,言语不多,语速也不快,对人不显热情,也绝不冷淡。1989年,弟弟朴志晚因为沉迷毒海被拘押,朴槿惠不拯救也不探视,妹妹指责她冷血,她回应说:“‘反者道之动’,任何事情发展到了一个极端,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他可以自己拯救自己!”

登上顶峰,又重重摔落

然而,冷静兼容的思维,最终帮助她等来了命运的转机。上世纪90年代中期,韩国经济衰退,各种思潮泛滥,民众感到政府软弱无力,在此种背景下进行的“韩国历史上影响最大的总统”的民意调查,朴正熙的得票率竟然高达70%,民众怀念他创造的经济奇迹。

一直隐居的朴槿惠,瞅准机会顺势而出,竞选国会议员。“如果我自己舒舒服服地活着,那等我去世后就不能堂堂正正地拜见父母。”1998年,朴槿惠打出“为父亲未竟事业尽一点力”的口号,以压倒性优势当选国会议员。

于是,朴槿惠加入了大国家党(新国家党的前身)。此后,她先后五次高票当选国会议员,获称“选举女王”。2004年,当大国家党由于政治丑闻濒临绝境,朴槿惠挺身而出当选党首。她卖掉党部大楼“还债”,走遍全国表达“悔改”,并搭建帐篷作为“党舍”。一年之后,朴槿惠成功带领大国家党重返第一大党位置。

朴槿惠为以男人为中心的大国家党带来一股清风,她佩戴母亲的首饰,模仿母亲发型。许多韩国人认为,朴槿惠具备传统韩国妇女的温柔、有礼、安静和耐心,同时又继承了父亲的钢铁意志。因为身份特殊,她领受到许多人的爱,也领受到一些人的恨。她以强大的精神力量,游刃有余地消解了这些爱恨荣辱。针对批评者说她是“冰公主”“冰山女王”,不具亲民的魅力,她说:“冰,是坚硬万倍的水,结水成冰,是一个痛苦而美丽的升华过程!”

她再次胜了,成为韩国第一位女总统。当选总统后,朴槿惠的中国哲学式处世之道也为其执政、外交增色不少。

3
2013年6月29日,朴槿惠(左)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清华大学向朴槿惠赠送冯友兰晚年书法作品。在朴槿惠隐居的18年中,她最喜欢的作家就是冯友兰。新华社

在就职演说中,朴槿惠把韩国的外交重点定义为发展与“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加强互信。与前任李明博相比,“四强外交”的国家没变,但中国的位置从第三位上升至第二位,把韩美关系和中韩关系放到几乎同等重要地位。据日本《产经新闻》的观察,近来韩国明显倾向中国,以往无论是在正式还是非正式场合,韩国在提到主要国家的国名时,排名顺序始终是“美、日、中、俄”,但现在很多场合是按照“美、中、日”的顺序。

有学者分析,中韩关系在朴槿惠的前任李明博时期已经降到了“1992年建交以来最低谷”。而朴槿惠的上台,不仅缓和了中韩局势,更把两国塑造成为“老朋友”般的亲密关系。

2012年6月27日,朴槿惠成为总统后的“高格调”访华更是把中韩关系推向亲密高潮。据韩方公布的名单,随朴槿惠访华经贸代表团人数为71人,创历史新高,甚至超过了美国之行。朴槿惠在钓鱼台国宾馆发表演讲,她以字正腔圆的中文引用一句俗语称:“先做朋友,后做生意”。2015年9月3日,朴槿惠甚至不顾美国反对,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并肩观看中国人民解放军阅兵。

但是,随着朝鲜不断进行核试验和发射导弹,2月7日,韩国宣布与美国磋商在朝鲜半岛部署末端高空防御体系统“萨德”,导致朝鲜更加敌视。有分析称,朝鲜进行核试验,其实并不是针对韩国的,朝鲜最高领导人多次表态,只针对美国的核威胁,但韩国却不明就里,让事态进一步发酵。此举不仅让朝鲜的敌视变本加厉,而且惹恼了中国和俄罗斯。有分析称,朴槿惠把部署“萨德”当作自己的“政治遗产”,完全是引狼入室,如果在韩部署“萨德”完成后,要让“萨德”撤出韩国,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一旦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势必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制,损失应该说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政治、外交甚至军事。

而如今,随着媒体曝光和民众质疑不断增加,朴槿惠亲信干政事件继续发酵,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朴槿惠也面临上任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韩国《每日经济》报道称,除了崔顺实外,还有其他七人涉嫌干预国政,这些人控制着内政、外交,甚至连朴槿惠在外交出访时的穿着也要经过崔顺实的同意。如今,朴槿惠在韩国人心中的形象,正如示威活动中民众头带的面具那样——一个被长线控制住的傀儡。

“我会把国民当成珍惜的家人,把维护国民幸福生活当成政治使命,通过干净、正直的政治开启符合国民愿望的‘国民大统合时代’。” 朴槿惠在竞选总统时曾如是说,但面临“内忧外患”,她此后的日子也不那么好过了。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网易网2014年2月6日《朴槿惠 绝望不是绝境》、《新京报》2012年12月20日《朴槿惠: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新浪网2014年9月11日《朴槿惠:儒家智慧助她走出人生低谷》、《南方周末》2012年12月7日《父亲靠枪杆 女儿拼选票 朴正熙之女朴槿惠的从政之路》、《环球人物》2013年第18期《朴槿惠的中国缘》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42期,欢迎在线阅读和订阅:CITYWEEKLY

专栏 新闻
5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