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专栏 | “被废黜的”朴槿惠:朴槿惠走了,但问题还在!?

3 月 27 日
477

一套稳定的非法募集制度

然而,朴正熙虽然不追求个人享乐,但他自己也是这腐败群体中的一员。其最典型的腐败,就是建立起了一套稳定的、隐秘的“统治资金”非法募集制度——朴正熙逮捕李承晚时代的权贵资本家时,指控其犯有腐败罪行,若这些资本家愿意为他提供“统治资金”,则放弃或暂缓对他们的指控。同时,朴正熙将银行收归国有,财阀们为了获得低息贷款,也不得不同意他的四个条件:提前向朴支付佣金;必须将资本投资到国家规定的优先项目;必须从利润中拿出一部分回扣给朴;必须以慈善捐款的方式资助朴发起的“新村运动”。

简略言之,朴正熙认为,“发展是硬道理”,反腐必须为发展让路;以发展为目的的腐败不算腐败。

而到了1980年代,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执政时期,韩国的腐败现象变本加厉。1992年12月,金泳三当选为韩国第14届总统,也是韩国民主化后的首位文人总统。为了整治日益严重的“政治资金”,上任伊始,金泳三就将“清除腐败”列为自己执政期间的三大任务之一。金泳三依赖正规的独立检察机构,不依赖个人威权下的运动反腐,建立了包括公职人员财产公开、金融交易实名化等诸多制度。金泳三这样做不是没有原因的——198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多达65%的韩国人认为自己属于中产阶级。如何取悦这些人,是金泳三极重要的政治命题。

金泳三的反腐,号称“无禁区整顿”。截至1995年,共惩处大小官员4,000余人;同年,全斗焕、卢泰愚也因腐败问题而被拘捕送上法庭。次年,二审判决全斗焕无期徒刑,罚款2,205亿韩元;判决卢泰愚有期徒刑17年,罚款2,826亿韩元。法庭认定两人主要的贪腐行为,是向财阀企业收取“统治资金”,不过二人并不认罪。卢泰愚被捕前,曾对国民如此公开辩解:“我这个没有出息的卢泰愚,现在以十分冒昧的心情站在各位国民的面前……我知道这种表白很可能被当作可怜的辩解,不过‘统治资金’本身尽管是一种错误的方式,却是我国政坛上一个长期的习惯做法……我在总统任期内先后筹集了约5,000亿韩元的统治资金。”

卢泰愚的辩解是事实。不但李承晚、朴正熙、卢泰愚这些执政者向财阀秘密收取“统治资金”,即便是金泳三、金大中这些在野反抗者,也不得不依赖类似的不正当手段,筹集活动资金——正是金大中在1995年10月,以在野党领袖的身份,在北京向新闻记者踢破了这个秘密。据金大中爆料,自己在1992年从卢泰愚处拿了20亿韩元的“政治资金”,而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拿了超过3,000亿韩元。

当然,上述变革,最终也让金泳三“自食其果”。1997年,包括韩国国防部长在内的多位金泳三政府高官卷入贪腐丑闻,金泳三之子金贤哲也因受贿逃税罪而被逮捕。

选举是“扎营”,同阵营的人共生死同存亡

由此可见,腐败在韩国的成长土壤十分深厚。究其原因,韩国总统的权力太过集中,只与少数亲信讨论国政,是专家普遍认为的症结所在。韩国驻华使馆一位外交官曾私下向《凤凰周刊》指出,总统选举被韩国人称为“成王败寇”,各党派想要赢得选举需要许多人的努力,“一些人将选举称为‘扎营’,意思是在选举期间安营扎寨,共生死、同存亡,如果选举获胜,这个阵营的人都将获得职位。”

这其中,职位的高低是由与总统的亲疏程度决定的——和总统亲近的人将获得更好和更有权力的职位。据这位外交官解释,这些人在选举时付出很多,所以在获得权力后,都会索取相应的回报,这也为腐败埋下了种子。一般来说,在总统任职初期,即便他们做过违规的事情,但因为总统的权力很大,很多事也不会暴露。一些没有能力的人如果在竞选时做过贡献,日后也会被给予一个好位置,“这样的人多了也会引发各种事端,最终纸包不住火”。

政权的交替对韩国自上而下影响深远,无论是公务员系统还是企业,谁来当“一把手”都由总统决定。因而,每当一任总统快要卸任、下一届大选来临之际,各种政治势力早已开始角力,不同政治派别和利益集团之间会发生激烈博弈,各个党派为了谋求自己的政治利益,也会最大限度地揭露政敌。这样的体制中,总统任期内存在的一些问题就会被大量曝光。

2012年12月19日,韩国大选投票结束,朴槿惠在新世界党总部庆祝赢得胜利。她的背后是一系列的财阀、政治家组成的联盟。图片来源:IFeng News

韩国资深政治记者金永全看来,在韩国,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公务员都很清楚,由于总统权力大,其身边的人有事拜托的话,即便知道可能违规或非法,也不得不帮忙,以免日后遭到报复。而累积了四年的负面情绪往往也会在总统卸任前爆发,“但以往来说,总统本人直接被牵连的事件从未发生过,(朴槿惠)还是第一个。”

“除了总统权力过大,韩国权力核心制度的设置亦存在问题。”韩国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向《凤凰周刊》如此表示。据他解释,崔顺实批阅朴槿惠发言稿的事件被曝光后,20个小时内青瓦台没能采取任何行动,这说明除了总统身边极少数的人外,青瓦台大部分人员对于崔顺实干预国政的事全然不知,更没有任何头绪。“除了朴总统和秘书处的三人组以外,青瓦台没有任何人可以确认或者了解这个闭塞、密不透风的组织机构。”这位高级官员说。

朴槿惠案能否带来国家制度的改革拐点? 请看下一页⇓

专栏 新闻
4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