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悦读《行者》:领悟六小龄童的猴戏人生

6 月 14 日
772

一代美猴王的历练感悟,人生如戏,戏似人生

6月1日,中国演员六小龄童的首部自传《行者》正式出版。在书中,六小龄童将孙悟空——这个伴随他一生的角色所带给他的荣耀与负担娓娓道来。一念一生,六小龄童沉醉于“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纯粹与充实之中,孙悟空与猴戏也成为他宁愿为之付出一生的事业和再也放不下的情怀。

苦练72变,笑对81难

“有的人一上台就下不来了”,父亲章宗义一语成谶,不管是早年为了《西游记》苦苦琢磨孙悟空的形象,还是如今为了猴戏的发展到处奔走,六小龄童的生活仿佛再也离不开一个“猴”字。回顾57年岁月,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他将自己与兄弟之间的感人情谊、勤学苦练的学艺过程、人生低谷时期的心路历程,都融入到了《行者》之中。

《行者》
《行者》集结了六小龄童57年来的所思所想。当年的美猴王,如今的表演艺术家,身份的变迁,岁月的浓缩造就的“72变”以及生命中的“81难”,都在这本书中娓娓道来。

“我想,自己也许正如玄奘西游一般,行走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探寻人生和艺术真经。我的一生,浓缩起来就是‘苦练72变,笑对81难’”,六小龄童说。《行者》中记录了六小龄童23岁时,父亲章宗义带他参加《西游记》试镜的场景:父亲用嘴“敲”出锣鼓点,六小龄童成功演了一折《三借芭蕉扇》。

从小苦练戏剧功夫,又有父亲和哥哥的言传身教,因此他演得如鱼得水。但是当《西游记》的导演杨洁让他在没有锣鼓伴奏的情况下随意表演一个小品时,六小龄童则有些为难,他勉强表演了一个“猴子偷桃”,因为紧张,他把桃子比划成西瓜那么大。

3
1983年,六小龄童在贵州黄果树瀑布拍摄“猴王问世”时留影。他说:”我当时一副踌躇满志的表情,其实,拍戏时累得差点把性命丢在这里。”

当时最困扰六小龄童的就是如何将程式化的戏曲表演向生活化的影视表演转变。但是如今,经过他的摸索与消化,34年前困扰他的问题已经成为他成功塑造孙悟空这个角色的一把钥匙,六小龄童曾自豪地说:“如果没有经过传统戏剧的训练,想要超越我塑造的孙悟空,那是没有可能的。”

披上一身猴毛,唯一可以使用的“传神”工具就是眼睛。在《行者》中,他透露了练出“火眼金睛”的秘方:“我经常爬到山坡或者屋顶上去看日出。即便是眼睛被强光刺得酸痛、流泪,我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太阳。我也会远望天上的飞鸟,看着它们飘忽地来去,一直盯着它们变成小黑点为止。”在拍摄现场,同事们都避开聚光灯的时候,六小龄童将眼睛追逐着聚光灯,一动不动地盯,直到流出泪水,因为流泪以后眼睛就会显得灵活有神。原本他的眼睛是400度的近视加上200度的散光,摘掉眼镜,眼神空洞无物,可是经过这番苦练,他终于练得一双火眼金睛。

002564ba9cf7167d8d3802

除了心路历程,书中还收录了许多电视剧拍摄过程中的照片,在其中一张照片下面,六小龄童注释道:“西天取经之路,怎一个‘累’字了得?人声嘈杂中,靠着山崖也能即刻入睡。

近年来,六小龄童逐渐淡出了观众们的视线。很多人好奇,那个陪伴他们度过童年的“美猴王孙悟空”近年来在忙什么?六小龄童也在书中给出了答案。

2016年春节,网络上各种“大圣归来”的呼声,让六小龄童有一种英雄归来的滋味。其实,他从未离开过。如果说,六小龄童年轻时苦练猴戏,用17年时间拍摄电视剧《西游记》,是在传承中国猴戏艺术;那么,在《西游记》后,他又用了十余年时间,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从北大清华等中国各大院校,到哈佛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巴黎第六大学等海外近千所学校,和学生们交流思考,则是因为他的另一个理想:希望通过自己点点滴滴的努力,让坚忍不拔的玄奘西行精神,让永不言败、不屈不挠、乐观向上的猴王精神走向世界。

20160206083317310

“孙悟空是中国人的超级英雄,凝聚了中国人自由超越的英雄梦想。要读懂中国,就要读懂《西游记》;要了解中国人,就要了解孙悟空。我愿意将我后半生的主要精力倾注于此。吴承恩赋予孙悟空生命,而我的任务就是要赋予孙悟空灵魂,并且让孙悟空真正腾飞起来。”六小龄童在书中这样写道。

“行者”的坚守与传承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行者”既是孙悟空的别号,也是六小龄童在猴戏的发展上、在“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上不断前行的真实写照。在这条路上,传承与坚守,是六小龄童对于传统经典的态度,也是他对未来猴戏发展的描画与憧憬。

六小龄童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表示出“忠于原著、慎于翻新”的原则。他认为,改编的底线是要合情合理,不能改变吴承恩创作的初衷。因为对正统的坚守,六小龄童也一次次地表达着对恶搞《西游记》、随意添加孙悟空爱情戏的批判与不满。

p7315361a714197485

有人说他固执,有人批他自大,有人反击他说“不是只有86版《西游记》才是正统”。其实,六小龄童从来没有想过将自己出演的86版《西游记》奉为经典,他从不反对对《西游记》的合理演绎,他只是呼吁,对《西游记》的改编应在尊重经典的基础上,多一些虔诚、多一些慎重,少一些任意妄为,“《西游记》讲的是师徒五人积极拼搏去完成一个信念,他(吴承恩)要想写爱情戏早就写了,他没写,咱们就不要罔测了。比如‘女儿国’那一集,书里其实没有很多卿卿我我的故事。但是杨洁导演从女儿国国王的角度来想象:这么一个年轻俊美的高僧留在我的国家该多好。后来女儿国国王送行时喊了一声‘御帝哥哥’,唐僧有个细节就是他拉了一下马,但是没敢回头。这就是一种慎重的改编,但你如果说他俩有一夜情了,那就是乱改了。”但是,六小龄童也认为,要考虑影视作品的普及性和大众的接受度,“如果一味在宗教上说教,那就没人看了”。

da9e993c0f016f4

在娱乐文化兴起,传统文化失意的今天,六小龄童的孙悟空和猴戏也难掩孤寂与失落。后继无人,是六小龄童和他的猴戏所面临的困境;传承,是六小龄童的焦虑,也是他的期望所在。六小龄童说:“我只有一个女儿,所以美猴王是没有办法靠血缘来传承了,其实到现在,也不一定非要靠血缘。冯骥才先生曾对我说,不希望六小龄童成为末代猴王。现在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去做孙悟空的培养,我希望在海内外筛选,这虽然不容易,但未来一定会有。

1453886397187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凤凰网6月2日《六小龄童出版首部自传<行者>讲述个人与家族世纪传奇》、澎湃新闻网6月5日《六小龄童出新书<行者>:有的人一上台就下不来了》(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六小龄童 文化 西游记 读书
7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