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武志红一度火爆的《巨婴国》虽然下架了,但“吐槽”与“泪拥”却未曾停歇……

3 月 9 日
576

心理发育水平是婴儿水准,孩子状态的成年人

武志红一度火爆的《巨婴国》下架了。虽然下架原因仍不为人知,但该书引发的讨论却愈演愈烈,既有心理学权威和读者们的“吐槽”,也有忠诚粉丝声泪俱下的拥护。这部历时五年的心理学著作,最触动人们神经的就是“巨婴”二字,正如武志红在书中所写,“大多数成年人,心理上是婴儿。这样的‘巨婴’多了,聚结在一起,就成了‘巨婴国’。”

《巨婴国》揭露了一批中国成年“巨婴”,他们为所欲为,以自我为中心,事情必须按照他们的想法来,否则就大发雷霆,表现出很强的攻击性。

中国式“巨婴”

电影《一九四二》有个场景:肥头大耳的国民党军官躺在妓院炕上,蹂躏17岁的姑娘前,先让她“像老妈子一样”伺候自己洗脚。2012年12月,中国心理学家武志红看到这一幕,脑子里蹦出来个词:“巨婴”。

巨婴,是指心理发育水平只是婴儿水准,拥有一岁前孩子状态的成年人。在《巨婴国》中,处于正常共生期(出生后六个月内)的婴儿有一个心理特征,就是觉得和母亲共用一个身体和心灵,但这种“共用”在很多成年中国人身上仍然存在,因此催生了大家庭、集体主义、人与人之间界限模糊等“病态共生”。而另一个心理特征——全能自恋,同样常见:“世界就该按照我的意愿运转”,一不如意就毁人或自毁,这种自恋也可以用来解释中国式的大家长和中国男性多有的“皇帝梦”。至于偏执,则是“我的判断和意愿必须坚持下去”,分裂则是“认为事情一分为二且不能共存”。

书中列举了大量的事例来尝试说明“巨婴”这一概念,其中有武志红多年从事心理学工作期间遇到的事例,也有见诸公共媒体的事例。比如用各种不遵守社会规则的事例来说明一些人的以自我为中心;用屡见不鲜的成年人因为一点小挫折或批评做出过激反应的事例,说明其过于脆弱;以某钢琴家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来阐述“共生”的一种,即父亲通过“重压”儿子学琴,将自我寄养在孩子身上。

而武志红认为,更能证明“巨婴”的,则是另一个普遍现象——很多人的情感模式就是“找妈”。2016年年底,电视节目《中国式相亲》播出后,遭到了许多网友的批评,节目中所呈现出的“带上爸妈找对象”这一中国人传统的相亲方式,以及一些家长的奇葩择偶标准,和节目里的男嘉宾们动辄提出“她要能照顾我”的要求,在武志红看来都是典型的“巨婴”表现。

《巨婴国》点出了当今社会的“巨婴”现象,赢得了忠诚粉丝声泪俱下的拥护,同时也招致了心理学权威的口诛笔伐。

有评论称,《巨婴国》存在观念先行的问题,武志红事先预设了一个“中国人都是‘巨婴’”的概念,然后选取能够证明这一观点的事例来加以佐证,称这具有“国民性”,但这并不是一个严谨的学术研究者应具有的品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博士Feitong Yang也认为,《巨婴国》还停留在基于自然观察的经验总结之上,事实上一个心理学理论之所以最终成立,需要在经验总结上提出假设,并根据假设设计实验,进行检验,最终形成理论。

“我们的文化强调,人活着都是为了别人”

尽管外界对于《巨婴国》产生了诸多非议,但对于武志红来说,他在书中对于爱情、孝道等现象的分析,就是他曾切身经历的事实。

“做一名心理医生,搞明白,人到底是怎么回事。”1992年,武志红考入北京大学心理系时,就立下了这样的心愿。这和他早期的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武志红出生在河北农村,爷爷奶奶是很“奇葩”的老人,在他出生后不久,爷爷奶奶就在村子里的广播站广播,说他的父母是不孝顺的孩子。那一年,武志红父亲的牙齿全掉了,母亲的身体状况也变得非常差。童年的经历,使得武志红对孝道很抵触,“因为这曾让我的父母很痛苦。”

在学问研究上,武志红从大二就开始做心理热线,一直做到研究生一年级。之后,他在《广州日报》做心理专栏,收到过几万封读者来信。做心理医生之后,他手上累积了300多个个案,有几十个是持续了三年以上的极深度的长程个案。而且武志红对新闻热点充满了好奇,“所以你能看到很多事件,我都在发声,很多问题都有共性。”

《巨婴国》中的插图是中国画家岳敏君的作品。武志红认为,岳敏君能通过绘画来思考中国人的国民性。他本想用一张“笑脸人睁着眼,眼睛里有一个骷髅头”的插画,代表中国式好人都在防御内心的恐怖,但由于冲击力太大,无奈只能换下。

比如,他提出的巨婴理论。他认为90%的爱与痛,都和一个基本事实有关——大多数成年人,心理水平是婴儿。“我们发展了很复杂的行为,对权力、名声、成就与物质等的需求可以涨到很高的地步,但他们常常是一种防御,是两种在婴儿时期没有被满足的最原始的简单愿望转化出来的,一个愿望是:抱抱我;一个愿望是:看着我。”武志红说。

武志红认为,“我们的文化强调——人活着都是为了别人。你会发现中国人活得很累,很压抑,所以在心理咨询中往往会强调,你要成为你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但在武志红的印象中,许多人对心理咨询是排斥的。“认识自己需要毅力,你得愿意承认自己有问题。有些人觉得接受心理咨询只是让心理医生陪自己聊天,但其实这是一个深度认识自己的过程。”武志红说。

关于未来,武志红透露,他准备在中国构建一个全国性的心理咨询体系,同时搭建移动互联平台,和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艺术家等不同领域的“大咖”,探讨中国人的国民性,“也许是对我的观点的支持,也许是挑战,都没有关系。”他还强调,一两年后还是会继续回归写作,“《巨婴国》会有后续,无论外界怎么评价,我都不会放弃探讨它。”

武志红

 

责编/李非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网易网2月26日《<巨婴国>:一本书引发的“国民性”争议》、《北京青年周刊》2016年12月2日《武志红:90%的成年人都是巨婴》(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华人故事 文化
57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