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 X弗雷德·霍洛基金会 这些澳洲人,让中国数十万儿童不再盲然

发布于:2020年01月16日 16:36
31

一份“看得见的希望”。

“100万名儿童和学生中,超过一半患有近视。”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9年调查中的一组数字,让人仿佛看到了一些儿童正在失去清晰的视野与未来。而“相信盲症是可以避免”的澳洲眼科健康发展组织弗雷德·霍洛基金会(Fred Hollows Foundation,简称霍洛基金会,下同)则想守护住孩子们的“瞳心”,在三年里服务超过21万名云南儿童,送给他们一份“看得见的希望”。

当下,中国青少年近视人口突破高峰——近一半小学生和高达83.3%的高中生患有近视。
为了减少学生患上近视的比例,霍洛基金会建议学校缩减学生的课后学习时间,并鼓励学生多作户外活动。

十个高中生,就有八个近视

“画纸上的线条可能歪歪扭扭,构图也有些幼稚,却拥有最鲜艳的色彩,描绘着翠绿的远山和普通但鲜活的花朵”,今年6月的中国护眼日,霍洛基金会举办了一项绘画比赛,主题为“更好的眼部护理为儿童带来更光明的未来”,其中有不少来自中国新疆、安徽和广西的参赛作品。

这些画作的小主人都来自霍洛基金会合作的中国学校。如今,儿童眼部健康正成为中国一项日益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这也是以“消除可避免的盲”为己任的霍洛基金会的重点工作。

根据霍洛基金会的调查,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患有近视。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国的青少年近视率是世界最高的——近一半的小学生和高达83.3%的高中生患有近视。

在霍洛基金会服务的一些农村地区,连一张简单的视力测试表也没有,更加无法保证学生得到基本的眼保健服务。

眼睛总与手机电脑“较劲”

曾接受霍洛基金会培训的中国验光师敬彦越说:“我们去甘肃的农村给学生做检查时发现,在筛查的200名学生中,只有一名视力良好。”敬彦越用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我们,在中国,近视的主要原因是孩子们在玩手机、电脑上耗费了太多时间。

“有时老师会添加额外的作业,并将其发送到家长的手机。学生会看着手机做作业,因为大多数农民没有钱将电子文档打印出来。”另外,他说,学生每天晚上会做两到三个小时的作业,但许多人不知道如何调节灯光——要么太亮,要么太暗,这也会加重儿童的视力问题。

中国青少年的近视,主要是玩手机、看电脑、晚上做2-3小时作业导致的。一些学生不懂调节灯光,写作姿势也不正确,再加上缺乏基本的眼科检查和服务,更容易产生各种眼睛问题。

戴了眼镜,你就“完蛋”了?

在敬彦越看来,过度用眼毫无疑问是造成儿童视力下降的主因。但这却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在中国一些较为落后的地区,人们对保护视力甚至存在偏见,比如认为戴眼镜反而会使视力恶化。

和敬彦越一样接受过霍洛基金会培训的云南护士王杰琴就记得,她在上初中时患上了近视,但父母却不让她配眼镜。她说:“父母怕我一辈子都要戴着眼镜生活。那时人们的观念是:假如你戴了眼镜,你就‘完蛋’了。”所以当王杰琴配好眼镜去探望外婆时,许多村民都盯着她看,说“你看这个小姑娘戴眼镜”。霍洛基金会的中国区经理黄忆雯也在走访中发现,“中国一些村庄没有视力测试表,所以很多孩子都错过了基本的视力检查。”

另一方面,中国的验光师数量不足。作为霍洛基金会资助的甘肃环县人民医院训练的首批验光师,敬彦越说,中国只有3,000 多名验光师,而要考取验光师资格大约需要八年,培养的周期如此之长但各地对验光师的需求却远远超过3,000 人。

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发表的估算显示,中国近视患者多达6亿,中国青少年患近视的比例更高居世界第一。

有了验光师便有了光

“近视或视力障碍影响了学生的学业成绩、个人发展和生活质量。”正如黄忆雯所说,近视如不及早预防,对儿童未来发展的影响很大。为此,中国主席习近平与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表达了对近视的关注,并联合其他八个部门发起了一项预防和控制青少年近视率的战略。

而为了还给中国孩子们一双更明亮的眼睛,霍洛基金会也一直在行动着。由强生公司赞助,基金会在云南省启动了一个为期三年半的学校眼科保健项目,为各地培训眼科医生、验光师。

与敬彦越一起参加过验光师培训的王刚说:“培训包括学习验光加工流程,基金会也有为医院添置验光仪器、弧度仪和眼镜镜片磨片机等。”培训结束后,王刚和敬彦越便可以为来医院检查眼睛的儿童配置眼镜。而且,为了给儿童提供高质量的眼科保健服务,霍洛基金会还与当地医院合作,一起改善儿童眼科筛查、转诊和诊断程序。

霍洛基金会走进云南校园,为学生进行基础的视力检测。

给老师家长开护眼“小灶”

为“爱瞳行动”组装更多“硬件”的同时,霍洛基金会明白,还要在每个人的意识里植入从小护眼的概念,提高人们对近视的认识。其中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将护理理念带进学校。

黄忆雯表示,学校眼科保健项目在云南普洱市、红河州、会泽、陆良等地的学校陆续开展。基金会将派人到学校为学生验眼,发现个案后转介他们到医院验光和配镜,以及在学校安排护理课,为学生的眼睛健康带上“保护罩”。

同时,他们还会为老师和学生家长“开小灶”,对他们集中培训保护眼睛的重要性和具体操作。黄忆雯表示,家长在平时更应注意儿童视力,并鼓励他们每天至少参加40分钟的户外活动,减轻学生的课外作业。“该项目将惠及20多万名学生,并将培训大约3,000名学校教师。”她说,希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孩子们能找回失去的视野,在学校开心享受童年。

中国非常欠缺合格的验光师,因此霍洛基金会十分重视培养新一代验光师,让人人都可以享用基本的验光服务。
扫码为恢复
儿童视力助力

 

 

图片由霍洛基金会提供

撰文:李非 设计:刘思浓

健康 小编推荐 生活方式
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