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见解 / 第一批90后留学生,已经后悔了!

第一批90后留学生,已经后悔了!

来源:GQ实验室

ID:GQZHIZU

夏天就要结束,又一拨儿留学生浩浩荡荡地奔赴海外求学去了。

“出国深造”曾是奢侈,海归精英则更有一种“天选之子”的超凡体验。但现在,90后的留学生的队伍浩浩荡荡,精英泛滥,养活了垂直领域上下游的几十个行业。留学的目的五花八门,收效琳琅满目。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留学的时间成本和金钱开销,都是一笔不菲(且多半情况下会沉没进马里亚纳海沟)的投资。

拿到毕业本儿后呢?有人想顺势留下,有人执意回国。但残酷的现实是:留学目的地国家的机会极其有限,大部分留学生最终都将返回祖国,与千军万马同挤独木桥,和所有应届毕业生一样迎接职场的炙烤和生活的安排,工资水平尚不如读书时一个月的生活费,还频频被责怪“不接地气”。

这种生活品质和内心压力的落差,不仅让“海归”的烫金招牌蒙灰,也让许多人质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无奈地质问自己,“我出国读书,到底图啥?”90后海归们到底遇到了怎样的窘境?我们道听途说了这些故事,呈现给你。

注:本文根据真实故事重新排列组合而成,请勿对号入座。如有巧合,那你……干嘛回来?

1

在社交场合,老王拒绝穿除了母校校服套头衫之外的任何衣服。据他观察,不认识胸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字样的人,60%认为他是野鸡学校毕业,30%认为他远赴重洋读了个专科,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学校有多么精英呢?剩下的人,也许还值得聊一聊。

*Amherst College 是比 Williams College (王力宏母校)还厉害的全美第一文理学院。

2

Xingyi 刚刚回国入职,被老板责备:“你一个海归高端白领,没有英文名,太不体面了。”虽然美国大学同学全都管她叫 Xingyi,但第二天上班时,她还是挂着“Cindy”的牌子来上班了。

3

Fred 回国半年后,母校在北京组织了第一次校友聚会。他很兴奋,因为像斯坦福这种学校的聚会,能加到不少创业圈的大佬的微信。后来,他决定不去了。因为听说 afterparty 要男生 AA 酒钱。

4

Joseph觉得很挫败。在国内某对冲基金工作的第一年,就被奇葩老板逼出了抑郁症。他记得大学时,每年伊萨卡冰天雪地之时,康奈尔校门口大桥上的防自杀铁网,都会加高加固两米。即使这样,他都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六年求学时光。

5

Dennis人生最高光的时刻,是他18岁那年拿到某文理学院全额奖学金的那一刻。Dennis今年30岁了,他还在和父母住在一起。

6

回国三年,Lauren跟密苏里州立大学同学传媒的闺蜜 Sophie 抱怨的最多的是:“我特么来《xx商业周刊》是为了实现新闻理想的,不是来当翻译的。”

7

在陆家嘴当金融狗的老林最怀念的,不是当年在多伦多三倍于现在的工资。听到同事们在聊 NBA 时,老林欲言又止。

毕竟,他曾经在加航中心的包厢里亲眼目睹“本家人”林书豪三分绝杀猛龙队——作为猛龙的季票持有者,那是他100多场 NBA 观赛经历里,唯一一次给客队球员鼓掌。不能秀优越,不然他们又该说我不接地气了。他想。

8

饭桌上,杜克大学本科同级的闺蜜Yolanda第八次问Zoe,“你之前说工作一年就回去读研究生,到底什么时候才去啊? ”Zoe太忙了,她这三年都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Zoe现在脑子里全是15分钟后要跟客户进行的con-call。

9

UCSD 计算机系毕业的创业狗小陈,最近四处为各种奇怪活动站台。他喜欢讲述自己放弃高薪硅谷工程师工作,毅然回国投身创业大潮的故事。小陈没说的故事是,“高薪供职”的硅谷公司共五个员工,既没人知道怎么办工作签证,也没人了解如何让他在美国留下来。

10

弗吉尼亚大学“创意写作”项目毕业的 Alvin,回国后在一家广告公司任职。他每天都浑身不舒服,恨不得把手里的鼠标摔成八瓣。这得怪他的老板:“Alvin,把内个 Presentation 也 CC 一下 Legal 和 Sales,让他们也 Discuss 一下,Align 一下 Overall 的 Progress。”

11

“学校活该掉出前二十。”Shannon 看到母校今年的排名之后心想。当年 Shannon 简直是天选之子,整个华东区就只有自己一个半奖本科生。她一边喝着CSSA新生送行会的橙汁,一边冲500人宴会厅里挤满的学弟学妹们打(翻)招(白)呼(眼)。

12

郭老师已经连着吃了二十五天的沙县小吃了,漏水的合租房间,房租前天还涨了15%。他怀念在墨尔本理工读书时的两居室公寓和全世界最好吃的早午餐。前两天舅舅微信寒暄“现在像你们这种海归,一定是高薪人群吧”。他到现在还没有回复。郭老师不是学校的老师,他是媒体老师。

13

Chi 很烦。读研一年,还没来得及取个英文名字,就从英国回国了。老有人质疑他是不是被劝退了。还有人要求他表演“伦敦音”。可在苏格兰格拉斯哥读书的他,连伦敦都没来得及去一趟。

14

George 在美国动过手术,进过急诊室,拿过十万美金的账单,差点破产,还被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还是祖国看病好,美国医疗一生黑。” 他逢人就说。不过这几个月,他似乎不再提这茬儿了,不知为何。?

15

面试官刚才的话彻底激怒了 Michael。“哥大只有这一个专业吗?我们今天已经面了第四个‘哥大统计’的毕业生了。”“广州的公司,眼界格局就是比北上的小。” Michael 在“哥大统计2017届校友六群”吐槽道。

*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研究生项目招收的中国留学生数量众多。

16

三年前,Lenny 和他的前同事三德子各自从行将就木的前公司拿了一笔遣散费。Lenny 拿着这笔钱去英国读了经管。回来之后,他才发现前公司的名声太臭,工作经验根本没用,而“英国经管”的学历更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更令他丧气的是,听说三德子三年前拿这笔钱回老家买了套房子,今年年初以翻一倍的价格卖掉了。

17

Ellen 讨厌用小x书、全球购等等声称全球代购最低价的网站。她觉得那些“海淘”的标价实在太黑心了。她可是对都柏林商场里所有奢侈品的价格都了如指掌。当然啰,在爱尔兰读书的时候,即使在 Boxing Day 她也没买过那些大牌。回国之后就更是主打拼多多了。

18

公司派在洛杉矶读过书的 UCLA 毕业生 Ian 回洛杉矶出两天差。Ian 最终没能成行,因为他被一位南加大*毕业的签证官拒签了。Ian 离开使馆的时候悻悻地想,反正南加大毕业生也就公报私仇这么点出息了。

*同在洛杉矶的 UCLA 和南加大(USC)的关系,正如清华与北大、复旦与交大、武大与华科一样融洽。

虽然故事里的海龟过得不那么理想,但他们仍在为自己的理想而逆流而上。如今,“海龟”已不能与高薪人群或社会地位画上等号,但每一个人都需要从头学习如何生活。毕竟,高水准的教育和国际视野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辈子的财富。经过生活的考验,“海龟”终将能弥合理想和现实的差距——那些小小的挫折,就当成是成长路上的垫脚石吧。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八旬老人银行转账300万,背后真相感人:人为什么要善良,这是最好的答案

拾起善良,你就是那个发光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