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上班痛苦,但是不上班更痛苦”:《生活不在别处》记录的中国青年,都在这么活······

“上班痛苦,但是不上班更痛苦”:《生活不在别处》记录的中国青年,都在这么活······

作为中国创立时间最早的非虚构写作平台,“中国三明治”从2011年开始一直记录中国年轻人的生活和社会变化轨迹,并将一些故事汇集成了《生活不在别处:中国年轻人的焦虑与狂欢》(简称《生活不在别处》,下同),书中记录了当代中国年轻人的文字肖像试图告诉不同区域的人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做什么,将去向何方。

本书记录了当代中国年轻人的生活轨迹,包括蜗居帝都(北京)或魔都(上海)、拿出所有积蓄贷款买下一套不能住的学区房、年纪轻轻遇上少见的“怪病”的中国青年……在现实困境和梦想的夹层中,许多人也在寻求创新、破茧、突围,比如远离家乡,到危险地区当无国界医生,在朝九晚五之间思考上班与自我的关系,探索自由职业的可能……

“上班痛苦,但是不上班更痛苦”

身处悉尼的年轻人,或许正忙于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站稳脚跟、攒钱买房,经历生活琐碎的同时也不忘追求诗和远方,而在大洋对岸,中国年轻人的生活又是什么样?

在“中国三明治”创始人李梓新主编的《生活不在别处》一书中,中国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即使手头紧,也要蜗居在帝都(北京)或魔都(上海);拿出所有积蓄贷款买下一套不能住的学区房;年纪轻轻遇上“怪病”,比如“丧病”。

“每天走进办公室都觉得喘不过气,胸口一阵污气排不出去。”Kiki 如此形容自己不想上班时的状态。她所在的办公室一年中有70% 的时间开着空调,门窗关闭,感觉很闷。工作上准备了好几个月的案子,也因各种原因一直没办法顺利推进。

图片来源:tooopen

在年轻人群体当中,类似这样的表述还有“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生无可恋”“感觉身体被掏空”等,在社交环境中被频繁使用。舆论将这类现象统称为“丧”文化——颓废,什么也不想做,不想上班,只想瘫在某个地方放空。

《生活不在别处》中写道,这群天天抱怨着不想上班的年轻人其实并不是完全不想付出劳动,但是他们比以往任何一代都更看重个人价值的实现,不愿意在重复、无趣的工作中消磨自己的时间。

最终,Kiki还是辞职了,之后她有过很多谋生的想法,比如找家咖啡馆学做咖啡;回自己家乡,在新开发的旅游景点附近开一间Airbnb……

仿佛每种想象都可以展开瑰丽的人生冒险,但就是下不定决心到底要选哪一条路。这也是年轻人经常说的“上班痛苦,但是不上班更痛苦”。

“我会靠写歌养活自己的!”

处于现实困境和梦想的夹层中,一批中国年轻人也在不断寻求创新、破茧、突围,比如在朝九晚五之间思考上班与自我的关系,探索自由职业的可能;或者离开那座让人倍感压力和孤独的城市……

“北京的夏天,炎热而灰色。有很多人计算着逃离的日子。”不过,《生活不在别处》中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金玟岐并不打算“逃离”。“人们总是说诗与远方,对我来说,活在和我有关的城市里反而感觉安全和自在。”

有时晚上九、十点钟,趁交通好一些,金玟岐会开车到首都T3航站楼,看飞机一架架地起降。因为经常观察城市里的小人物各自忙碌的生活,她写了一首歌叫《城市背后》。

2017年11月24日,金玟岐(左)新专辑记者会举行,她坦言,家人曾极力反对她从事音乐行业,自己则硬撑着靠做和声赚钱,坚持创作,喜欢在网络分享,因而备受关注。CFP

音乐这条路并不好走。金玟岐的妈妈曾切断了金玟岐的经济来源,以示自己反对女儿的职业选择。当别人问金妈妈,你女儿音乐学院毕业了在做什么,她总是很难堪,不知如何答起。金玟岐却很自信:“我会靠写歌养活自己的!”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假如真有时光机》: 村上春树的旅行随笔,爱旅行的你,请划重点······

村上春树将20年来的旅行见闻写成了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