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2015野生生物摄影年赛作品展:生灵之美

6 月 27 日
740

野生生物摄影作品登陆悉尼国家海事博物馆

2015年10月,由英国伦敦自然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举办的“2015野生生物摄影年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落下帷幕,经过一番激烈角逐,加拿大业余摄影师Don Gutoski凭借摄影作品双狐记(Tale of Two Foxes)从来自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的42,000份投稿中脱颖而出,夺得了2015年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称号。现在,本届摄影大赛中的100幅最优秀的作品,远渡重洋,第一次来到了位于悉尼Darling Harbour边的澳洲国家海事博物馆(Australian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从可爱的野生动物,到广阔壮丽的自然风光,这场摄影展不仅将献上一场完美的视觉盛宴,更会向观众们娓娓道来每张照片背后那动人的故事。

[Klaus-Tamm]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夏之翼 [Klaus Tamm]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德国摄影师Klaus Tamm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一座花园牧场中拍摄到了这对美丽的黑纹白蝶。这种黑纹白蝶经常会成群结队地聚集在一起,驻足于花丛间,或是其他栖息之所。照片中的这两只蝴蝶停在了一朵豌豆花的两侧。右侧的雌性蝴蝶,不知为何聚拢并摩擦着自己的双翼,使其变更加透明。“在这色彩斑斓的背景下,两只蝴蝶构成了一幅对称之美,我完全被吸引住了。”Klaus说。
左图:沉睡者 [Audun Rikardsen]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右图:生命的质地 [Juan Jesus Gonzales Ahumada]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不可裁剪)[Audun-Rikardsen]-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不可裁剪)[Juan-Jesus-Gonzales-Ahumada]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1963年,英国第一份彩色印刷的自然杂志《动物》创刊,这份杂志就是BBC《野生动物》杂志的前身,为了推动自然和野生动物摄影的发展,也是为了这份杂志可以获得更好的彩色动物照片,其创刊不久,就举办了一届国际性的野生生物摄影大赛。1965年,BBC《野生动物》杂志再次举办了这一大赛,并将其更名为“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从1965年第一届正式年赛收到361张参赛作品,到2015年第51届的21个门类42,000张参赛作品,该项赛事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具声望及影响力的野生摄影展。

(不可裁剪)[Andrey-Gudkov]--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科摩多柔道 [Andrey Gudkov]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印度尼西亚科摩多国家公园内,两只雄性科摩多巨蜥扭打在了一起。
从冰天雪地的南极到炎热的奥考奎约营地,从以死相博的科莫多巨蜥到口渴的小松鼠,无数对自然充满热爱的摄影师们将足迹踏遍了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澳洲国家海事博物馆主任Kevin Sumption表示,“世界野生生物摄影年赛”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其通过丰富的主题来展现这个星球上生命的多样性,“这项大赛是目前最具创造力也是最受欢迎的摄影赛事,我们的博物馆很荣幸能将这项赛事中最令人难忘的照片带到悉尼。”

[Connor-Stefanison]--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溪边幼儿园 [Connor Stefanison]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美国河鸟非常努力地将嘴中的小虫喂给它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们。这是一种非常依赖河流生态系统的鸟类,雌鸟会将它们的巢搭建在湍急的河流上方。位置的选择也很讲究,巢穴不能太低,以躲避捕食者和洪水;同时也不能太高,以保持足够的潮湿。一旦河流周边的环境受到污染,这些鸟类的数量就会急剧下降。
[Morkel-Erasmus]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天然相框 [Morkel Erasmus]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在纳米比亚北部的埃托沙国家公园,摄影师Morkel与野生动物们靠得相当近。他能听见大象的低吟,能闻到它们的味道,但他的视角被局限在一头象妈妈的下巴下面。这时刚好有一只小象走进“相框”中,小象也碰巧成为远处长颈鹿的“相框”。如此便“画中有画”,“画中更有画”。Morkel使用黑白色以突出对比,拍出了这一巧妙的作品。
2011年,澳洲自然摄影师Michael Aw在南非东海岸边的海域中发现了他此生见过的最庞大的沙丁鱼群,从2005年起,他每年都要来这片海域,只为能一睹壮观的沙丁鱼大迁徙。 “整个鱼群的面积足足有一个橄榄球场那么大,而且有20米深。在这个沙丁鱼群里,我还看见了横冲直撞的鲨鱼、成群结队的海豚、从空中俯冲而下的飞鸟以及三到四只鲸鱼。”Aw说。当时无数沙丁鱼聚集在一起,也抵挡不住布氏鲸的来袭。后者一口便能吞下数量惊人的沙丁鱼。有好几次Aw被前来疯狂掠食的鲸鱼顶出了水面,对此他表示自己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可裁剪)[Thomas-P.-Peschak-]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鲨鱼和冲浪人 [Thomas P. Peschak ]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南非的阿里瓦沙洲是众多鲨鱼的聚集地,这让它成为使用电磁驱鲨器潜水和冲浪的好去处。虽然时有遇袭报告,但是风险相对低。2014年,有72起无挑衅袭击案件,但只有3起是致命的。Peschak希望缓解人鲨间的冲突。图中一条好奇的黑鳍鲨靠近了冲浪人,但没有攻击他。

“真的很疼,但是我太兴奋了,根本来不及注意。”Aw说,当时他的处境非常危险,不但要小心鲨鱼,更要小心随时会冲入水中捕食的塘鹅。“要知道塘鹅长着一个六英寸(15厘米)长的大尖嘴,我当时觉得能活着离开真是谢天谢地了。我的周围全是沙丁鱼,头顶、脚下、左边、右边,全都推着我向前走。有些鱼还会躲在你的腋下,两腿间,我觉得当时我已经成为了一只沙丁鱼,这太疯狂了。”Aw拍下了这张名为“大快朵颐”(A whale of a mouthful)的照片,并最终在本届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年赛上夺得了水下组摄影冠军。

遗憾的是,从2011年起,Aw再也没能看到这一奇景。据Aw说,这次迁徙中的绝大多数沙丁鱼,可能已被渔船捕走,上了人们的餐桌。这位水下摄影师多年来一直在深海中工作,他发现海下的环境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从澳洲的大堡礁,到马尔代夫再到帕劳,我在海底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发现海底生物种群正在消亡的迹象。鱼类越来越少了,珊瑚礁也在逐渐发白,并最终死亡。”

(不可裁剪)[Michael-Aw]--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大快朵颐 [Michael Aw]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在东非大裂谷西部,每年有上百万头食草动物跨越平原与河流,进行陆地上最大规模的哺乳动物迁徙。而在南非东海岸的海域内,每年也有数以百万记的沙丁鱼成群结度地向北方进发。然而,迁徙的旅途中充满了危险,鲨鱼、海鸟、海豚甚至是鲸鱼,都会对这些小鱼们进行围追堵截。巨大的鲸鱼只需一口,就能吞掉数量惊人的沙丁鱼。然而为了生存及繁衍,这些沙丁鱼必须一往无前,向未知的海域发起冲锋。

LINK 展览信息

时间:已开幕,至10月16日 9.30am-5pm
悉尼地址:2 Murray Street, Darling Harbour, Sydney NSW 2000
票价:成人票$20,优惠票$12,16岁以下儿童及博物馆会员免费
悉尼电话:(02)9298 3777
网站:www.anmm.gov.au

[Petr-Bambousek]Wildlife-Photographer-of-the-Year-2015
黑暗之影 [Petr Bambousek] /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2015

 

撰文/Daniel 设计/方芳芳 Images Courtesy of Australian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is developed and produced by the Natural History Museum, London

摄影 艺术 视觉
7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