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6日 , 星期日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可怕!刚刚澳洲航空丑闻爆出,坐过飞机的人都吓尿了!

可怕!刚刚澳洲航空丑闻爆出,坐过飞机的人都吓尿了!

都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可是,这样的安全是每个环节都做到极致的结果,但凡有一点点小小的疏失,可能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所以,最近澳媒的一则报道让小编吓出一身冷汗:澳航一个飞行员,竟然长期服用止痛药和镇静剂,而这些药物可能让他头昏嗜睡!

(Daily Telegraph)

这位飞行员名叫Nathaniel Whitehall,一直飞国际航线。从2014年8月到2017年10月,他服用了数百片阿片类止痛药以及一种名为Benzodiazepines的抗焦虑药,这期间他仍然在执行飞行任务,可是,这些药的副作用包括头昏、嗜睡、视线模糊以及眩晕等。东窗事发后,这事转给澳大利亚行政上诉法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 of Australia)处理。

法庭上透露的信息让人震惊:这位飞行员已有40年“飞龄”,同时“药龄”也不短,还很复杂。调查称,他第一次服药是在2013年,当时是为了治背痛。可是,不久之后,他就药物成瘾了,报道称,他找医生开了数百片药物,包括:羟考酮(oxycodone),Panadeine Forte(一种强效止痛药),曲马朵(Tramadol,一种阿片类镇痛药),羟基安定(temazepam)以及Benzodiazepine。

他这个时候还能自控,主动去了一家私人医院治疗成瘾。可是,住院后发生了一件难堪的事:有人在在浴室发现了他,他神志已经不太清楚,再一看,他手里还握着一个针管,原来他给自己注射了大量的ketamine——这本是一种麻醉药物,名叫“氯胺酮”,可是,一旦被人滥用,它就是毒品,是所谓的K粉、K他命……

对于自己药物成瘾的情况,他向澳航撒了谎,因此他仍然在执行飞行任务。直到2015年,有同事向澳航举报后,他才被停职。可是,到了2016年的某一天,他的停飞令被解除,他重新上天执飞。可讽刺的是,就在同一天,他又去找医生开了160片羟可酮,并进了一家戒瘾中心。他恢复飞行后,仍然服用各种成瘾药物。

到了2016年11月,他又去找了个医生给他开一种叫做丁丙诺啡(buprenorphine)的药。这种药可以用作戒瘾,为了开到这种药,他还跟医生撒谎了:谎称自己是一个律师,要常常去国外出差。到了2017年5月,他终于东窗事发,原因也是很搞笑:他当时谈了个对象,可是谈崩了,结果他对象把他给举报了。对象向警察举报后,警察又把情况反映给了民航安全局。

民航安全局要求他提供自己的用药记录,他一开始还偷奸耍滑,只提供自己2010年到2015年的记录,完全避开了自己成瘾最严重的那些年。最后的结果是:行政上诉法庭拒绝了他重新执飞的请求,没有采纳他提供的“我已经戒除药瘾”的证据。

话说,虽然这位药物成瘾飞行员没酿成大的事故,但是想想还是后怕,试想一下:一个飞行员如果在天上毒瘾发作,又没有药可以吃,或者,刚吃了止痛药、镇静剂,就上天开飞机,如果这个时候副作用发作,他头昏脑涨睡着了,或者视线模糊看不清了,后果不堪设想!

 

 

编辑:小隐,Melody(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妹子出门溜个狗,竟捡到黄金!直接变身白富美!这个镇遍地是金!快去碰运气!

小编真的柠檬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