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微光·炬火》节选之“为了孩子,星空与爱”:把多出来的幸福, 分享给不太幸福的人

9 月 22 日
1366

为什么要支教?为了孩子。

为什么要支教?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被问到类似问题。尤其是,以这样的条件?

本科毕业于中山、南开等中国国内一流重点大学,研究生就读于海外名校,求学期间品学兼优,做过短期支教,也有过公益实践经历,毕业后放弃高薪职位或深造机会,克服家人的阻挠,加入美丽中国支教。这就是一份支教老师的标准履历。

邓婉馨觉得,这是自己从小到大做过的最正确决定。她是2016年招募海报的主角,一件红毛衣配以粉笔勾勒出的教案、博士帽和披风,出现在各大高校的校园中,身旁是招募口号:谁说支教大材小用。

《微光·炬火》一书讲述“美丽中国支教”十年来的成长故事、老师们的支教故事。是中国农村公益教育成长与发展的缩影,也是对这一支教项目的一个非全景式动态记录。该书详细记录了众多优秀的年轻人离开大城市,来到偏远农村,与青山绿水、稻田星空和农村孩子相伴,并且带给孩子们梦想、知识、眼界与力量。

身为90后,邓婉馨的外表比实际年龄小很多,身材娇小、声音软糯,与学生站在一起,外人会一时难以分辨哪个是老师。白皙的脸庞上,纤细的眉眼总透着笑意,支教两年却不知哭过多少次,因为工作压力,因为学生的顽劣,也因为对自身能力的怀疑。只是,她从未有过动摇。

自幼在父母老师的呵护下顺利长大,邓婉馨始终扮演着“别人家的孩子”这类角色,直到高三毕业填报志愿,才第一次发现其他同学都有想去的学校和专业,自己却从不知道想要什么,突如其来的委屈使她在母亲面前大哭起来。

考上中山大学之后,“寻找自我”成了邓婉馨在学业之外孜孜以求的目标,大二那年的短期支教使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一年后,她在一次宣讲会上遇到美丽中国支教,一见钟情的感觉更使她确信,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邓婉馨在支教过程中虽有压力,但从未有过动摇。

因为父母的强力阻挠,邓婉馨没能在本科结束后立即支教,而是去香港大学读了教育专业的研究生,这是她“曲线救国”计划中的一环,2014年研究生毕业,父母终于被她的执着打动。24岁生日那天,她向美丽中国递交了申请,并在几个月后正式成为一名支教老师。

很多支教老师之前都有过从事公益的经历。鲁思凡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期间,加入了历史悠久的白鸽青年志愿者协会,在蓝天孤儿康复中心、香山老年公寓做过志愿者,大三的暑假又在贵州做过短期支教。当地水资源匮乏,志愿者每人每天只能用一盆水,她却过得甘之如饴。

“我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是一个有点幸福过头的女孩,所以我想把自己得到的爱,分享给那些不太幸福的人。”鲁思凡的这句话是不少老师的心声。

阳光下的童真。

张桂芝的支教则带有报恩意味。研究生将毕业时,她在网上看到美丽中国支教的招募信息,连宣讲会都没参加就提交了申请。家乡位于甘肃的一个小山村,张桂芝自幼家境贫寒,亲人还一度遭遇过不幸,天津一家志愿者协会的会长给了她家不少资助,张桂芝因此和对方保持了多年联系。

大学毕业时,她应会长之邀去了天津,在二十多天里参与了协会的很多活动,也体会到公益的快乐,会长的热情和乐观更是深深感染了她,“和阿姨相处让我彻底抛弃了过去的一切负能量,我真的蜕变了,从那以后我心怀感恩,尽自己所能去影响周围的人,也真正体会到了,助人比受助更加快乐。”远在故乡的父母也对女儿表示了支持,他们一家人经历了太多坎坷,父母太懂她的心情,更骄傲于女儿能有力量去回报社会。

支教老师邓婉馨在英语课上与学生互动。

宋小东则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决定加入。年近四十的他原本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有着经营多年的公司,负责承接许多知名品牌的发布会。但几年前他就感到了疲惫,觉得自己的生活在不断重复。2017年的春天,他在电影院里看到美丽中国支教的公益宣传片,顺手拿出手机来搜,又顺手报了名,两天后收到面试邮件,马上开始为支教做准备。

“我已经站在人生的后二十年了。到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钱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希望在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天,会因为自己对这个社会做出的一些改变,感到不枉此生。”

在一片震惊目光中,他用了两三个月进行工作交接,将自己持有的大部分股份无偿分配给员工们,公司的一切维持原样。2017年9月1日,他结清公司所有的财务,没有留下一分钱的债务或利润,开始了在云南的支教生活。

“孩子是一面蒙尘的镜子,我们去教他们,是擦亮了镜子,也可以看清自己。”他如是看待自己支教的意义。

 

 

责编|李紫君 设计|刘思浓 图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35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华人故事 小编推荐 爆料
136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