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文化 / 读书 / 《微光·炬火》节选之“为了孩子、星空与爱”:用关爱让学生找到自信

《微光·炬火》节选之“为了孩子、星空与爱”:用关爱让学生找到自信

《微光·炬火》一书讲述“美丽中国支教”十年来的成长故事、老师们的支教故事。是中国农村公益教育成长与发展的缩影,也是对这一支教项目的一个非全景式动态记录。该书详细记录了众多优秀的年轻人离开大城市,来到偏远农村,与青山绿水、稻田星空和农村孩子相伴,并且带给孩子们梦想、知识、眼界与力量。

作者张述,中国新闻社记者,长期从事非虚构类写作、历史类写作,著有历史长篇小说《大秦将军》(三卷本)、历史普及读物《秦朝穿越指南》。2016年结缘“美丽中国”,用一年时间走访了云南、广西、广东等地20多所乡村学校,采访近百人次的支教老师、乡村学生和工作人员,怀着对美丽中国事业的敬意、对中国公益和农村教育的思考,完成了这部记录支教故事的纪实文学。

网络图片

没人退缩。不能因为学生不学,自己就不去教,这是老师们最简单的想法。每个深夜哭够了,邓婉馨就擦干眼泪睡觉,第二天继续保持笑容去上课。

一个年级六个班,她针对每个班级设定不同教案,光是英语课上的游戏就尝试了很多种,还在课堂之外创办了英语兴趣班,每次都介绍当月的一个节日,以及与节日相关的单词、故事,再组织孩子们唱英文歌、表演英文节目,在月末召开的英语晚会上演出、做游戏。

不少表演节目的学生一开始会紧张,后来逐渐敢于展示自己,直至乐在其中;更多的孩子则通过观看晚会对英语产生了兴趣。最后一次兴趣班,老师做了80多页PPT,用100多张照片回顾整个学期的活动,很多孩子哭了。

回顾那段时光,最让她自豪的莫过于,两年里她都没有放弃过300多个学生中的任何一个,支撑她的是项目主管的话:“改变不一定会发生在你教他们的时候,种子种下了,也许再过段时间才会发芽。”

认真上课的乡村孩子们。

学生小石头分外瘦小,有着一双很漂亮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他上课从不主动举手,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也总是发不出单词的读音,成绩始终在二三十分徘徊。有一次邓婉馨想和他击掌表示鼓励,刚抬起手,小石头就本能地一躲。

邓婉馨心里一揪,知道孩子的内心没有安全感。她对孩子表现出了更多的宽容与耐心。英语课实行小组加分,孩子们主动回答问题就能为本组加分,小石头什么都不会,邓婉馨仍坚持叫他回答那些最简单的问题。孩子开始依旧不敢张口,老师还是反复提供机会,只要能隐约发出相近的音,就会竖起大拇指,“Great(很棒)!加分!”

几次下来,小石头开始不再躲闪老师的目光。终于有一天,他主动举起手,站起身后第一次大声读出了那个简单的单词。邓婉馨大张旗鼓地表扬了孩子,坐下来的小石头羞涩地笑了。老师的笑容却比孩子更加灿烂,她知道,孩子能做到这点有多不容易。“他每次举手都好像在心里举行一次盛大的仪式,每次起立都好像使出了所有的力气。他让我觉得,一切都是可能的”。

孩子们制作卡片来记忆英语单词。

第一年结束,小石头的英语成绩从二三十分提升到了及格边缘;第二年,他考到了87分。全年级的英语平均分更是从50分多提升到80分甚至90分。

许琼文的班上也有这样的孩子。从小练习跳舞的她,在学校组织了一支小小的舞蹈队,孩子们压腿时身子总是摆不正,膝盖翘得老高,韧带不贴地,每个孩子每个动作都需要老师逐一讲解。一节课下来,身心俱疲的许琼文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建舞蹈队的价值在哪里。

直到一个课间,她听到教学楼方向传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口号声,悄悄走过去发现,是舞蹈队的几个女孩在走廊角落里练习踢腿,领头的小姑娘Vivian俨然是小老师,“Miss Xu说踢腿的时候不用踢得很高,但姿态一定要正确。脚要外开,不要内拐。”

这一幕让“Miss Xu”诧异。她记得Vivian是最羞涩的学生之一,每次在学校见到自己,她的眼神都在躲闪犹豫,如果是迎面碰上、非打招呼不可,孩子就会用方言飞快说声“老sei”(老师),然后同样飞快地跑掉。

许琼文老师的舞蹈课堂。

舞蹈队练习时,许琼文让她给同学做示范,孩子也十分拘谨,做一个动作看一下老师,许琼文反复鼓励,“别怕,你做的很好。大大方方去做,没关系的”。如今看到孩子主动带同学练习,她更意识到,其实自己没必要纠结于她们的动作是否标准、舞姿是否优美。在练习舞蹈的过程中,孩子们已经收获了自信。

支教即将结束时,邓婉馨作为优秀老师的代表做了一次公开课,绘声绘色讲了个童话。大森林里开学了,老师给小动物们举行了一次“公平”的入学考试:爬树。其他小动物都爬上去了,只有小鱼费尽力气也只能跳离鱼缸。大家都嘲笑它无能,小鱼也觉得自己笨极了,以至于在后面的游泳课上也表现平庸。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现实中上演。我们有多少人像这小鱼一样,被并不适合自己的标准评判着?被怀疑,被否定,然后自我否定、逐渐丧失信心呢?无论孩子还是大人,更多的关注与肯定,也许都将让他们重新去认识自己:原来我是可以的。”她庆幸,学生们没失去信心,自己同样没有。

 

 

责编|刘涛 设计|刘思浓 图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33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微光·炬火》节选之“为了孩子、星空与爱”:路都走不稳,却要跑马拉松

“美丽中国支教”十年来的成长故事、老师们的支教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