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

深度 | 保护外劳,澳洲一直在努力

10 月 24 日
1628

内附海外劳工维权指南,保护自己从维权开始

糟糕的工作环境、超负荷的工作时间以及低于法定底薪的待遇……这些是不少澳洲海外劳工的遭遇。为了打击普遍存在的剥削海外劳工行为,澳洲政府已经做出了改变,而最新的一个举动是,成立新的海外劳工专门工作小组

“7-Eleven事件”后,剥削仍在

“我真的非常失望,因为我计划来澳洲打工之前做了许多调查工作。我以为情况不会太差,因为澳洲是一个不错的国家。”谈到自己在昆州Bundaberg农场的打工经历,来自巴西的Giuliana这样说。而Giuliana的经历并非孤例。

早在2015年8月,澳洲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和澳洲广播公司(ABC)的Four Corners栏目就曝光了澳洲7-Eleven便利店剥削员工的事件。两家媒体调查发现,当地7-Eleven便利店员工工作时间比法定多一倍,却只获得一半的薪酬,一些员工的工资仅为5澳元/小时,“受害者”大多是不精通英语的海外留学生。调查还发现,三分之二的7-Eleven便利店可能都存在员工薪酬过低的情况。

同年10月,澳洲联邦政府成立了一个高级别的“保护弱势签证持有人利益的工作小组”(Ministerial Working Group on Vulnerable Visa Workers),由澳洲部长级别人员组成,以打击澳洲黑心雇主剥削海外劳工的现象。然而,这类不法行为依然广泛存在于许多行业中,农业、零售、餐饮和房地产等领域均被媒体曝出存在剥削问题。澳洲就业部长Michaelia Cash表示,最近的劳工剥削案件表明,许多雇主在明知澳洲法律的情况下,依然在对海外劳工进行剥削,公然无视澳洲法律。此前出现的7-Eleven劳工剥削事件表明,在这类特许经营店内需要对劳工进行进一步的保护,同时也要对违反法律的企业及雇主进行更加严厉的惩罚。

1
来自英格兰南部的Hannah将她2015年在澳洲农场的背包客经历称为“噩梦”,并表示这是她做过的最糟糕的工作,农场很热,到处都是尘土,而且了无人烟。她还表示,一些雇主会故意少付工资,让员工加班。

今年10月4日,为了确保海外劳工不再受无良雇主的剥削,Cash宣布成立一个新的海外劳工专门工作小组,与联邦政府一起严厉打击澳洲雇主的剥削行为,并为劳工提供咨询与帮助。该工作小组由前澳洲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简称ACCC)主席Professor Allan Fels领导。工作小组将被授权调查更广泛的范围,小组成员每年至少进行四次会面,还将监控7-Eleven在整顿其违反劳工法行为方面的后续进展。

Cash表示:“海外劳工对澳洲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有责任确保他们继续将澳洲视为一个值得学习、参观以及工作的地方。但近期剥削弱势海外劳工事件频发表明澳洲在保护劳工权益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系统中仍然存在漏洞。尽管联邦政府承认,澳洲大部分雇主会善待员工,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容忍在澳洲的工作场所出现剥削现象。”

ACCC、澳洲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Commission,简称ASIC)、澳洲税务局(Australian Taxation Office,简称ATO)、澳洲边境执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简称ABF)、澳洲司法部、财政部、就业部和公平工作申诉专员公署(Fair Work Ombudsman,简称FWO)等均加入了此次工作小组。对此,作为工作小组组长的Fels表示,众多政府部门和执法机构的联合参与,表明了政府打击这种行为的决心。“工作小组将是一个行动委员会,会向政府提出政策和法律方面的建议。”Fels说。

除了成立工作小组,澳洲政府还将加大对剥削员工以及存在其他违法行为的雇主的惩罚力度,惩罚金额增加十倍,同时加强FWO的权力,并为FWO的工作注入2,000万澳元的资金。

悉尼60%的留学生被剥削

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商学院教授Stephen Clibborn曾估计,澳洲有180万临时打工者,他们目前普遍面临着被剥削的问题,严重程度远超出被曝光的“7-Eleven事件”。剥削行为在零售、服务、清洁和园艺等行业尤为普遍。英国《卫报》2月16日援引一项调查称,悉尼60%的留学生的打工收入要低于澳洲的最低工资标准。这项调查由Clibborn发起,针对在悉尼打工的1,433名留学生。

调查显示,在274名做兼职的留学生中,有60%表示他们打工的收入低于澳洲最低工资标准,即17.29澳元/小时,35%的人表示,他们的收入仅为12澳元/小时,有些甚至更低。在接受调查的留学生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被剥削的比例最大,73.5%的中国留学生的打工收入低于澳洲最低工资标准。其中,43名做兼职服务员工作的中国留学生未得到任何报酬。

Clibborn表示,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剥削留学生的情况,而中国留学生的遭遇尤其让人震惊,这种情况在零售和服务行业最常见。他指出,几乎所有留学生都知道澳洲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多少,但是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进行低薪工作,因为他们认为凭自己工作经验和英语水平还不足以找到其他工作。一些留学生在最初几天上班时甚至得不到报酬,因为雇主将此称为“培训期”。

对此,澳洲留学生理事会(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ustralia)的主席Nina Khairina表示,留学生通常不会把被剥削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们担心失去工作,或者害怕雇主告知澳洲移民部,他们的工作时长超过规定的最高时长。“留学生更关心的是赚够生活费和学费,所以只要工资能够支付这些费用,即使低于法定工资,他们也会接受。”Khairina说。

Clibborn还指出,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大多也在零售和服务行业工作,他们有着和这些留学生相似的遭遇。去年10月,费尔法克斯传媒进行的一项调查揭露,农业领域同样存在着广泛的剥削海外劳工问题,受影响的临时海外劳工多达数万名。调查发现,80%的外语招聘广告上开出的工资低于法定水平,其中大部分广告甚至明目张胆地招聘“黑工”(Black jobs)。

《悉尼先驱晨报》3月6日报道称,澳洲超市巨头Woolworths的胡萝卜供应商Zerella向其每周工作72小时的工人支付很少的工资。来自巴基斯坦的Sana Ullah曾在Zerella那里从事胡萝卜包装工作,尽管他经常工作12个小时到凌晨五点,工资为每小时17澳元,但他从来没得到过加班费。
Ullah表示,他之所以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他找不到其他工作来维持家庭开支,“我曾花了2-3个月找工作,我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此外,八名曾在Zerella位于阿德莱德北部农场工作过的员工还表示,那里的工作条件非常残酷。他们控诉,农场胡萝卜包装棚里的饮用水几乎不能喝,味道令人作呕。他们表示,农场主经常威胁他们:如果他们加入澳洲全国总工会,农场就用新机器取代他们,并向他们展示新机器的图片;如果他们是工会成员,收入将减少;并迫使员工签订协议全体退出工会。

对此,《悉尼先驱晨报》评论称,大型超市素来喜欢向供应商施压,让它们降低成本。工会也称,这是导致农业领域存在剥削海外劳工的主要原因,在农场,很少有员工会加入工会。

除了高强度的工作和微薄的待遇,海外劳工的安全问题也是一大隐患。今年8月,一名英国年轻女性背包客Mia Ayliffe-Chung在昆州Townsville南部的一个甘蔗农场遇害。Ayliffe-Chung的母亲Rosie Ayliffe表示,因为背包客打工环境恶劣,才会造成这起悲剧。Ayliffe说,女儿在遇害前曾传过好几次讯息给她,告诉她农场的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就像是“罪犯集中营”。Ayliffe相信,正是这种高压的工作环境使得那里的工作者变得暴戾,才会导致悲剧发生。

同样来自英国的背包客Jodie Keiana表示,她觉得在澳洲农场的工作就像“奴隶”一样,还称自己曾在昆州一家农场采摘南瓜,农场主只雇用妇女,直到你完成采摘工作才让你喝水,有时甚至需要在30℃的高温下工作。对此,《悉尼先驱晨报》称,持有打工度假签证的背包客正在遭受严重剥削,澳洲的打工度假签证项目正在变成剥削劳工的“黑市”(black market)。

“澳洲社会需理解外劳的脆弱性”

每年有超过90万名持临时或永久签证的海外移民来到澳洲。在过去的十年里,包括打工度假签证、季节性劳工签证、457技术劳工签证等在内的移民途径,使越来越多海外劳工及其家庭前往澳洲工作和生活,进而促进了澳洲农业的蓬勃发展。

今年10月5日,由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教授Jock Collins发布的研究报告《新移民促进澳洲农业生产力》(New Immigrants Improving Productivity in Australian Agriculture)指出,这些签证实际上都帮助提高了澳洲农业产业的生产力,吸引更多技术性移民来到乡村地区可以帮助缓解这些地区劳动力短缺(尤其在季节性收割高峰期)的现状。

此外,海外劳工还能为澳洲农业带来新的技术和创新。比如,津巴布韦的移民Nicky Mann和她的丈夫就将水耕法玫瑰种植技术(hydroponic rose-growing)带到了新州中海岸,越南和中国的蔬菜种植者也带来了许多新的蔬菜品种。

由于海外移民往往基于其亲友的经历做出是否移民的决定,剥削海外劳工事件频发可能意味着,一些无良雇主的剥削行为会危及大部分能够提供合理薪资待遇和工作条件的澳洲雇主的利益。中国新闻网10月14日报道称,海外背包客近日在昆州停留的时间下降了近9%。昆州政府将这一情况归咎于联邦政府此前提议的32.5%的“背包客税”(backpacker tax)。

2-kununurra
来自太平洋国家的季节性劳工更愿意到澳洲边远地区打工,并通过汇款的方式补贴家用。图为来自东帝汶的移民正在西澳北部小镇Kununurra的农场除草。

塔州果农组织表示,“背包客税”不仅会影响游客和农业,还会影响到民众的钱包。塔州水果种植协会(Fruit Growers Tasmania)商业开发经理Phil Pyke表示,种植者已经发现前来应征采摘工作的游客已经大幅减少。他说:“一名杏子种植者表示,以往这个时候会有好几百人前来应征采摘工作,但今年却大不如前。农民们都很恐慌,很担心。”

由于“背包客税”推出后遭到了国家党的强烈反对,这项政策最终被修改。修改后的“背包客税”提议由32.5%降至19%,而打工度假签证的申请费用也下降了50澳元,降至390澳元。

不过,要消除剥削海外劳工的问题,必须要从源头上找到解决方法。有学者指出,海外劳工的移民地位是阻碍他们曝光被剥削处境的一个主要因素。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的研究员Marie Segrave 7月28日在The Conversation上撰文指出,海外劳工往往害怕被驱逐出境、遭到雇主的报复或者担心找不到其他工作,有些人来到澳洲前就已经背负了许多债务。因此,澳洲社会需要理解这些劳工的脆弱性,创造一个支持海外劳工的制度。当前,澳洲对海外劳工被剥削问题的反应主要是出台应对措施,而非阻止剥削行为的发生。

因此,联邦政府最新成立的工作小组将面临不小的挑战。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法学高级讲师Joanna Howe认为,Cash和她的工作小组面临的问题是,他们是否准备好挑战雇主的主导地位。尽管在澳洲现有的临时劳工移民项目(temporary labour migration program)管理框架下,满足雇主的利益非常重要,但是也要保证对海外劳工的公平性。承认海外劳工所处的弱势地位——他们的临时性、依赖雇主获得基本收入、需要持续性的资助(457签证持有者)以及希望取得永久居留权的愿望等——是一个基本出发点。

鉴于从2014年以来,Cash已经成立了部长级技术移民顾问委员会(Ministerial Advisory Council on Skilled Migration)、部长级弱势签证劳工工作小组以及FWO海外劳工战略和契约分部等机构,来打击剥削海外劳工的行为,但是在改革临时海外劳工管理条例方面却鲜有成绩。所以这次工作小组需要从政策上带来实质变化,而不只是为弱势海外劳工的又一次发声。

此外,在过去四年,澳洲政府对海外劳工项目相继进行了八次官方审查,并就改善海外劳工管理工作提出了许多建议,但是政府付诸于行动的并不多,大部分建议都被忽视,包括引入独立的劳工市场测试(independent labour market testing)和对海外劳工雇佣进行更严格的管制。此外,澳洲还是全球少数几个尚未对劳工雇佣企业出台规范条例和发放许可执照(licensing arrangements)的国家之一。

LINK 海外劳工维权指南

如果你在澳洲工作,那你可以登陆FWO的网站www.fairwork.gov.au查询你应该受到哪些应有的待遇。如果遇到任何不公正的待遇,请致电公平工作委员会(13 13 94),寻求建议或帮助。此外,你还要做到这些:

  • 要求雇主以书面形式罗列工作的薪水和条件。
  • 记录好自己的工作时间和领取的工资数目。
  • 要求在薪水发放的一天之内收到工资单。
  • 要求雇主至少按最低薪资给付工资,如果遭到拒绝,可以凭借之前留存的工时和工资作为证据,向澳洲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举报。

责编|吴士己 设计|夏小正

资料来源:《悉尼先驱晨报》10月4日Government To Launch Migrant Worker Taskforce、9news.com.au 10月12日Foreign Workers Surveyed On Exploitation、《卫报》2月16日More Than 60%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Sydney Underpaid – Survey、《悉尼先驱晨报》3月6日Workers At Woolworths Supplier Paid A Pittance, Threatened、澳洲新闻集团10月11日Dark Industry Of Backpacker Exploitation、澳洲广播电台10月12日How Migrant Workers Are Critical To The Future Of The Agricultural Industry、中国新闻网10月14日《澳大利亚看重“背包客经济” 将大力挥金推广旅游》、The Conversation 7月28日Why We’re Making No Progress Tackling The Exploitation of Migrant Workers、The Conversation 10月7日Protecting Migrant Workers Requires A Rethink On Employer Freedom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40期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澳洲社会
16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