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6日 , 星期三
首页 / 雪梨视频 / 独家专访!他或许是全国最有名的外国人,一代人集体的回忆…上过春晚,当过大使,学过相声,他的名字叫大山

独家专访!他或许是全国最有名的外国人,一代人集体的回忆…上过春晚,当过大使,学过相声,他的名字叫大山

洋笑星大山做客悉尼会客室,独家完整访谈点这里▼▼▼

《悉尼会客室》迎来的是一位“洋笑星”。

他是来自加国的文化使者,他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1989年央视元旦晚会小品《夜归》你还记得吗?1989、央视、元旦晚会、小品这些让人怀旧的元素里,还应该有他的名字~~

大山。

只是当时的中国对洋面孔还十分陌生,而大山还是一张稚气的脸孔。

大超侃大山

大山是第二次来悉尼,这次为观众奉献的是他的单口喜剧《大山侃大山》。

近几年脱离大众媒体,回归小舞台的他,把澳洲的“stand-up comedy”与中国的单口相声相结合,尝试一种更适合时代的现场喜剧形式。

脱口秀是当今最火的元素。但是,大山偏偏不愿意给《大山侃大山》冠上“脱口秀”的花名。

他说,叫‘talk show’是误传,在电视上一起聊天才是‘talk show’,像《鲁豫有约》,像我们的《悉尼会客室》。在澳洲,这种现场表演的艺术形式叫做“stand-up comedy”。

如果按中国“脱口秀”的叫法,轻松幽默的说话都可以叫做“脱口秀”,但它本身比较随意、简单,大多没有反复欣赏的价值。而《大山侃大山》是经过反复磨练、精心设计的精品节目,在剧场中进行现场表演。

大山是“国际友人”,也是“国际幽人”。大山从小看西方的“stand-up comedy”,来中国后又学习了相声表演。他在中国学习、生活了近30年,自己身上也体现了中西两种文化。

他一直在做这样一种探索:到底能不不能将他自己骨子里的西方喜剧和血液里里的中国喜剧相结合?答案就是:《大山侃大山》。

和传统相声一样,《大山侃大山》是一套保留留节目。传统相声都是千锤百炼,经过表演艺术家们无数次现场演出的磨练才得以成就。

五十岁而知天命的大山有这份耐心。他享受在各种舞台上反复演出的滋味,一场一场地磨练润色自己的节目。给每位观众带来一种手机视频里所没有的现场感受。

不过,《大山侃大山》和传统单口相声,也有截然不同之处。这里没有历史典故,没有朱元璋和“珍珠翡翠白汤”。

大山讲的都是自己独特的人生阅历,对生活富有个性化的理理解和观点。这里的更贴近现实和生活,更贴近当今时代的我们。


从离开到回归

事实上,大山1998年左右就脱离相声了,只是由于电视传播的原因,再加上偶尔客串节目,大家印象上中的他一直是说“相声的外国人”。

大山说,他在1988年至1995年在北京长住了7年。

大山在1995年以后开始逐渐萌生退出相声表演的想法。他心里清楚,相声是中国语言文化里的一部分,自己说的再好,都不是自己的东西,永远是徒弟。

对大山来讲,大型晚会无论是主持还是演相声,只是他曾经做的工作之一,是一个侧面。

他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想与追求,不能为了满足别人的要求而永远都在维持一个侧面,重复做一样的工作。

退出相声圈的大山,开始转向文化交流项目,力争撕下“洋笑星”的标签,发展成:“双语主持人,
文化使者,中加亲善大使”。

众所周知,大山是加拿大人。

1984年考上多伦多大学东亚系开始攻读中国研究,并起了中文名字“路世伟”。 1988年毕业后留学于北京大学进修中国语言文学。

1989年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因小品《夜归》中扮演洋学生“大山”而为大家熟知,并改中文名为“大山”,拜姜昆为师学习相声,成为中国相声艺术第一代洋弟子。

1998年首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和潘长江、黑妹表演小品《一张邮票》。

2006年荣获“加拿大勋章”。

他说,“初来中国的时候,我就想在连接中西之间做点事情,可能是贸易也可能是其他,想法还很模糊。后来有机会接触到相声,又上了电视台演小品,变成了大家眼中的洋笑星,但一直不愿意被局限在喜剧这个领域里。”

离开相声的大山开始投向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2010年他被任命为上海世博会加拿大总代表,2012年他被任命为加拿大中国亲善大使。

他说:“但回过头来想,我在中国影响最大的还是喜剧,因为喜剧是感情的交流,可以深入人心。”

“我通过喜剧被大家接受并记住,所以这次我想重新回去做喜剧。中西之间有差异,但彼此都渴望相互了解,我以一个‘在中国的外国人’的身份站在中间,希望可以促进双方的交流和理解。”

回归舞台重装上阵

这次重新回归喜剧舞台,大山做了诸多的积累和准备。

他从2013年底开始尝试,进到小剧场、书吧、咖啡馆、餐厅,在反复锻炼中完善自己的表演。

过去两年间他去到50多所国内外高校做表演,完善创作素材。

现在,他的表演已经成型。

他说,“就目前中国的脱口秀‘行业’来看,在中国专门做“stand-up”这类现场脱口秀可能不超过10个人,大部分知名度不高。《大山侃大山》就是想带个头、做个示范,希望能带动现场喜剧市场的发展。”

《大山侃大山》在国内市场推出之后,也收到不少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的邀约,但大山刻意与它们保持着距离。

他认为,单口喜剧应该属于剧场而非演播室。与观众面对面的交流、互动很重要,进到演播室就变了味道。他更享受这种“一个人的喜剧专场”,可以在传统里做新的尝试。

他最后透露,自己在《大山侃大山》里运用了很多“反着说” 的手法。“我会讲中西方文化之间的‘反差异’,实际上就是没有差异。其实,印象中的西方很中国,印象中的中国很西方。”

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关注雪梨视频⇓⇓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悉尼歪果仁怒刷存在感,用五个关键词形容大中国! 街访遇上侧颜超像Jon Snow的小哥,他的回答还逆天了~

悉尼最短小精悍的新闻报道,让你用三分钟了解悉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