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 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澳洲新闻 / 无息助学贷款,失业或生病可暂停还贷…这些慷慨福利的背后,是澳洲政府的助学不易…现在要开始追债了!

无息助学贷款,失业或生病可暂停还贷…这些慷慨福利的背后,是澳洲政府的助学不易…现在要开始追债了!

无息助学贷款;失业或生病可暂停还贷……澳洲大学生享受着“最慷慨的”助学贷款福利。但慷慨的背后,澳洲政府承担着巨大的财政负担。特别是那些拿到贷款完成学业的学子们若到海外定居或工作,他们通常不会被强制要求在特定时间内归还拖欠的贷款。于是,澳洲打算“海外追债”,同时助学贷款改革措施也在酝酿中。

他们不能“不偿还贷款却心安理得地在海外生活”

澳洲有着让其他国家的大学生羡慕的助学贷款政策。在澳洲,若曾申请助学贷款(HELP Loan)的毕业生和其他曾申请贸易支持贷款(Trade Support Payment)的培训生在完成学业和结束培训后,选择到海外定居或工作,他们通常不会被强制要求在特定时间内归还拖欠的贷款。

不过,目前身居海外的澳洲人很快将无法享受这一“福利”了。《堪培拉时报》4月24日报道称,澳洲税务局(ATO)已经向澳洲税务系统的1.9万名税务人员发布通知,要求他们为即将启动的一项追讨学生贷款行动做好准备,锁定现居海外或在海外工作的澳洲毕业生和培训生,要求他们偿还所拖欠的澳洲高等教育助学贷款与贸易支持贷款。

澳洲政府表示,由于一些毕业生和培训生身在海外,澳洲税务局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所以他们的助学贷款和贸易支持贷款一直处在拖欠状态,这导致澳洲每年的未偿贷款额度已超过3,000万澳元。

这也是澳洲税务局决定在今年7月1日启动海外追讨贷款行动的原因。那些身居海外、曾申请过澳洲助学贷款与贸易支持贷款的毕业生每年需要向澳洲税务局申报全部个人收入。如果他们的年收入超出了最低还贷门槛,他们需立即偿还拖欠的贷款。

图片来源:SBS

澳洲税务专员Chris Jordan表示,税务局有意通过社交媒体,向那些身在英国、日本和加拿大且未还清助学贷款的澳洲人进行宣传,提醒他们及时还清所拖欠的贷款。让他们认清现实,即他们不能像现在这样,不偿还贷款却心安理得地在海外生活。

除了通过社交媒体发布通知,Jordan表示他们还有很多种方式将这一信息传达给身在海外的澳洲人。税务人员还可能向目标债务人发送电子邮件,通知他们申报收入,以判断是否应该偿还贷款。

不过,澳洲税务局的发言人表示,他们更倾向于鼓励债务人自愿配合债务追讨行动,“自愿履行纳税义务是澳洲税务制度的基石,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那些身居海外的助学贷款或贸易支持贷款债务人”。事实上,那些计划在海外工作超过六个月的澳洲毕业生应该告知澳洲税务局他们的去向,并在出国后七天内在澳洲税务局网站上更新他们的联系信息。否则,他们回国后,将面临高达3,600澳元的罚款。

不过,澳洲联邦议会预算办公室(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2016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19%的助学贷款不太可能追回,到2025-2026财年,这一比例有望上升至近22%。联邦议会预算办公室透露,澳洲政府每年会勾销近20亿澳元的助学贷款,到2026年这一数额有望飙升至40亿澳元。

为了解决这些助学贷款问题,早在2015年11月,澳洲联邦政府就通过了两项法案:《海外债务追讨法》(Overseas Debt Recovery Bill 2015)和《学生贷款海外债务人偿还法》(Student Loans Overseas Debtors Repayment Levy Bill 2015)。法案规定,身居海外的澳洲助学贷款与贸易支持贷款债务人应该和身居澳洲国内的此类贷款债务人一样还贷。澳洲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表示,这是为了保证澳洲助学贷款制度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而且有望在未来十年为澳洲节省1.5亿澳元的财政支出。

在发给员工的例行通知中,澳洲税务局专员Chris Jordan(右)要求他们为此次全球债务追讨行动做好准备。他在通知中写道:“很多拖欠高等教育助学贷款或贸易支持贷款的债务人现居住在海外,他们距离我们可能有百万英里远。如果他们的全部收入超出了贷款偿还最低门槛,他们需立即偿还拖欠的贷款。”网络图片

最慷慨的制度,也是最沉重的负担

在澳洲教育部长Birmingham看来,澳洲有着“全球最慷慨”的助学贷款制度。他的言论并不夸张。澳洲教育部发言人表示,和其他国家的助学贷款相比,澳洲政府提供的是无息助学贷款;澳洲助学贷款制度实行的是按收入比例还贷(income-contingent nature);在财务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毕业生还可以申请延期还贷。

许多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助学贷款实施的则是按揭还贷,即申请助学贷款的大学生毕业后不管收入多少,都要还贷。而澳洲助学贷款规定按收入比例还贷,这不会让许多大学生毕业后陷入破产或信用评级被降级的境地。

澳洲并非唯一一个允许毕业生按收入比例还贷的国家,但和新西兰、英国等同样实施按收入比例还贷的国家相比,澳洲的助学贷款制度也要慷慨得多,这主要体现在较高的最低还贷门槛和还贷比率。澳洲税务局官网显示,2016-2017财年,澳洲最低还贷门槛为54,869澳元,这意味着,澳洲毕业生的年收入达到54,869澳元时,才开始还贷。而这一门槛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是最高的。

和其他经合组织国家相比,澳洲还有着最低的还贷率。澳洲助学贷款的还贷率为4%-8%。英国和新西兰分别为9%和12%,美国为10%-20%。以新西兰为例,申请新西兰助学贷款的毕业生年收入一旦达到1.8万澳元,他们就要还贷。假设一名新西兰毕业生的年收入为5.4万澳元,按12%的还贷率计算,他每年的还贷额约为4,400澳元,是澳洲同等收入毕业生还贷额的两倍。

网络图片

如此慷慨的助学贷款制度确实给澳洲财政带来了巨大负担。《澳洲金融评论报》4月19日报道,澳洲税务局发布的新数据显示,2015-2016财年,澳洲毕业生的债务已经激增至478亿澳元,比前一财年增长了20%,是2010-2011财年(226亿澳元)的一倍。同时在这一财年,澳洲有近1.1万毕业生的债务超过10万澳元,2010-2011财年,这一数据仅为2,017人。此外,五年前,申请额度超过3万澳元的助学贷款占高等教育助学贷款申请总数的11%,如今这一比例增至19%。

这些贷出去的款何时能收回来成为了一个未知数。澳洲公共政策智囊Grattan Institute高等教育政策负责人Andrew Norton表示,太多助学贷款申请人要么不还贷,要么花很长时间来还贷,“2014-2015财年,估计有16亿澳元的助学贷款无法偿还,占到助学贷款总额的五分之一。澳洲政府每年要为那些未偿还的助学贷款补贴约2亿澳元。”Norton说。

导致澳洲助学贷款债务和债务人迅速增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澳洲金融评论报》指出,这主要是由于,自2010年开始,澳洲政府开始解除对于公立大学招收政府资助学生的数量限制,推动大学扩招。同时,澳洲政府曾实施了“灾难性的”职业教育与培训全额付费的高等教育贷款计划(VET FEE-HELP)。该项贷款计划于2009年推出,为接受更高阶段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合格学生支付学费。2014年,该计划发放贷款16亿澳元,资助了18万名学生。不过,这项助学贷款计划已于2016年取消。

此外,在Norton看来,墨尔本和西澳一些大学引入的长学制教育(longer degrees)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大学生债务的增长,比如三年本科+两年硕士的学制让医生、牙医和兽医等学科的大学生贷更多的款,毕业后背负着巨额债务。

2014年,艾伯特(Tony Abbott)政府曾计划削减高等教育拨款、对助学贷款征收利息,引发了澳洲大学生的强烈抗议。图为澳洲大学生在墨尔本街头抗议。

向助学贷款统一收费,有用吗?

澳洲助学贷款债务不断增长,身居海外的毕业生还贷遥遥无期,澳洲国内关于改革助学贷款政策的声音从未消失。其中就包括降低助学贷款还贷门槛。《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澳洲联邦政府有望在5月公布的新财案中降低毕业生的还贷门槛,这一还贷门槛有可能从当前的54,869澳元降至5万澳元。澳洲税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年收入在5万-6万澳元的高等教育助学贷款债务人有12.7万,年收入在4万-5万澳元的有近20万。还贷门槛的降低将大幅增加符合还贷标准的人数。

Norton表示,助学贷款偿还门槛的降低,可以帮助减少政府财政负担,这不违背助学贷款计划的初衷(让有困难的大学生获得高等教育),政府也无需制定其他还贷规定。

不过,许多人认为,降低助学贷款偿还门槛对低收入毕业生来说不公平。Grattan Institute 2016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澳洲许多申请助学贷款的大学生毕业后从事的是兼职工作。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高级讲师Gwilym Croucher担心,这些从事兼职工作的毕业生,尤其是如果他们还要拿出一大部分收入来赡养老人,可能没有能力还贷。

网络图片

事实上,为了保证助学贷款制度的可持续性,澳洲往届政府也曾想过办法。2014年,艾伯特(Tony Abbott)政府曾提出过对助学贷款征收实际利息(real interest rate)的计划。时任教育部长Christopher Pyne指出,这样可以刺激毕业生提前还贷。不过,这一计划一经提出就备受争议。墨尔本应用经济暨社会研究所(Melbourne Institute of Applied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表示,这项计划将使得毕业生的还贷时间延长。年收入6万澳元的女性毕业生还贷时间将翻倍,延长至26年,年收入8.3万澳元的男性毕业生的还贷时间将从八年延长至15年。

不过,包括Norton在内的澳洲教育部顾问团队还有一个新的思路。在2016年12月4日发布的一份名为Shared Interest: a Universal Loan Fee for HELP的报告中,Norton建议对所有学生的助学贷款统一征收15%的费用,这每年将为政府节省7亿澳元的资金。澳洲政府曾提出削减高等教育拨款20%的目标(每年14亿澳元),征收15%的贷款费用将帮助完成这一目标的一半。

在报告中,Norton表示,申请助学贷款的大学生不需要预先支付这笔贷款费用,而是算入贷款本金中,这将帮助澳洲联邦政府修复预算,“征收贷款费用很公平,也是必要的。若不改革,澳洲高等教育助学贷款成本将逐年增加,这会增加其他教育资助项目被削减的风险”。

Norton还认为,对所有类型的贷款统一征收15%的费用,将有助于简化助学贷款政策。目前在公立大学上学的学生无需缴纳任何贷款费用,而职业教育学生需要缴纳20%的贷款费用,就读于非补贴高等教育学校的学生需要支付25%的贷款费用。“这些差异化的贷款费用对于学生来说是不公平的,也缺乏理论依据,”Norton在报告中说。

面对Norton的这项建议,澳洲高等教育行业的专家则提出了疑问。澳洲高等教育政策顾问机构Innovative Research Universities Group的执行经理Conor King表示,这项建议的问题在于,它要求大学生额外支付15%的费用,“但是大学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教育质量也不会因此得到改善”。

不过King承认,比起政府削减大学拨款或对助学贷款征收实际贷款利息来说,这项建议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网络图片

 

责编/吴士己    设计/刘思浓
资料来源:《堪培拉时报》4月24日ATO Launches Global Hunt For Student Loan Repayments、澳洲教育部网站 2015年11月10日Recovering Student Loans From Overseas Residents、The Conversation 2016年1月6日FactCheck: Does Australia Run One Of The Most Generous Student Loan Schemes In The World?、《澳洲金融评论报》4月19日Students Owing $100,000 In HELP Debt Rises 500pc As Budget Cuts Loom、The Conversation 3月29日Is lowering The Student Loan Repayment Threshold Fair For Students?、《澳洲金融评论报》12月4日Grattan Institute’s Andrew Norton Urges 15 Percent Fee On Student Loans(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65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澳洲Myer业绩大幅下滑,多家门店关闭!为提振业绩,Myer将推出甩卖楼层,最低10刀就能买到大牌商品!!

悉尼各家myer开始清仓大甩卖了,快来抢购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