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渣女冒充富二代,骗倒名流圈!这个假名媛,朋友争着为她买单,上庭不忘化妆,太传奇了。。。

5 月 16 日
453

其实如果不是在法庭上的话,这些精心又随意的造型还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简洁大方透露着一点慵懒随意。然而在这么特殊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只能被法官和陪审团认定成对她不利的自我迷恋和自我中心的表现。

主法官也评价说:“这女孩完完全全就被奢侈、光鲜生活所蒙蔽了内心。”2018年底,已经坐了一年多牢的Anna,并不太愿意离开纽约被遣返回自己的祖国。如今坚持多呆了三个多月,最终等待她的还是没得商量的遣返和在祖国继续蹲监的结局。可能是想死,也死在纽约-这个梦想开始的地方吧…

回顾这段堪比电视剧编剧胆还大的精彩故事,Anna Sorokin在2014到2017年的三年里,精心经营着自己身家6000万英镑、拥有着不凡艺术品位的德国豪门女继承人的形象,一路过关斩将。

而令人跌破眼镜的是所谓的豪门女继承人实际上从始至终所有财产为零,到了最后甚至从零成了负数。被逮捕的现场则是具有强烈戏剧性的——2017年秋天,Anna一个人在酒店餐厅吃完饭磨蹭了6个小时后,无奈只得掏出信用卡准备付钱。然而所有的卡全部被pos机拒了个遍!

她打开脑洞编造了自己入狱前最后一个谎言:“我的姑姑正在从德国飞来的路上,她来了就结账!”这次这个总算长了点脑子的餐厅直接报警叫来了警察,结束了她这几年的诈骗生涯——一个德国豪门继承人付不起这顿200美金的饭钱…

这次,钟爱听故事的全球人民最关心的点都落在了这个普通女孩是怎么骗过所有人的?到底是这些富人都傻了还是这女孩骗术太高明了?其实这个胆子忒肥的诈骗女孩早期的经历也和我们这些按部就班的人差不多~

麻雀女孩的凤凰梦

1991年出生在当时还是苏联的俄罗斯,Anna的爸爸是一名卡车司机,妈妈开了一个小超市后来做了全职家庭主妇,除了她,家里还有一个孩子。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了德国的科隆,爸爸转行成为了一名商人,那会她正要上高中,新开始的异国生活并不顺利,德语学习很挣扎,而据她的高中同学描述:Anna是个安静的女孩。

四年之后她考上了伦敦一间艺术大学,但是没有完成学业就回到了德国的家中。她先是到了德国的一家公关公司实习了一阵,后来又到了巴黎进入了一间时尚杂志社做实习生。

(在巴黎杂志社工作的Anna Delvey)

随即自己改名成了Anna Delvey——为后来“德国巨额遗产女继承人”埋下了一个隐隐的伏笔。时间来到2014年,23岁的Anna Delvey来到了纽约,然后这个平凡的故事就开始有了180度的大转变。她彻头彻尾地抛弃了以前的一切,给自己新的身份和这个身份背后无限的机会——一个身价上亿的德国豪门的女继承人,想要在纽约寻找艺术的商机。

她创立了自己的基金会Anna Delvey Foundation,里面透露着她不俗的艺术品位,从而试图吸引投资者和上流社会人士的青睐,对她的艺术想法和项目给予资助和宣传。

(Anna Delvey在ins中的帖子很有艺术感)

在线下,这个年纪轻轻的“女继承人”在一次又一次和上流人士的接触中展现了自己的投资价值——坐拥德国巨额财富,对艺术事业有着独到见解和满腔热情,对纽约有着巨大的情结背井离乡来创业,

(Anna Delvey和设计师、建筑师、时尚博主一起参加晚会)

差不多就是“我虽然有钱,但是我还有梦,我还要改变世界!”对于看惯了无所事事的富二代的上流社会来说,这个有钱、有梦想、还努力的异国富二代人设简直就是一道清流啊!

于是顺理成章的,纽约艺术界的大咖们都喜欢和这个具有艺术抱负、品位不俗的富二代来往,投资者们都觉得她的项目有潜力会成功纷纷入股。

当然,其实还是和她大言不惭地反复宣传自己是坐拥6000万英镑的德国富豪继承人有关,洗脑洗多了,自己也就被洗脑了,说起谎来毫不眨眼。在这些一般人面前信口开河,只要装得像,表演够真实就可以骗得人傻钱多的富豪为自己买单,

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符合这个超级富二代的人设,她伪造了自己的财产声明文件,在银行那里得到了高额的信用卡额度,一方面疯狂地刷自己的信用卡,随意切换一晚上400刀的古董酒店,穿昂贵的奢侈品设计师款衣服,请自己的朋友去各种高档餐厅消费,小费都可以慷慨地给到100刀,和上东区艺术家手挽手参加各种晚会……

但另一方面,她其实从未对自己住过的酒店和吃过的餐厅付过一分钱(这里心疼酒店餐厅一秒钟),她甚至还说服私人飞机公司不付现仅凭自己的信用就让她乘私人飞机去参加活动,

她又经常哄骗身边的朋友为自己的请客、旅行买单,通常借口为蹩脚的忘带银行卡,这一切全凭一张嘴、和令人不会起疑心的名媛装扮…

由于女继承人形象深入人心,再加上她每次都信誓旦旦保证她之后就会从欧洲的账户转钱还给他们,她的朋友们都照做了。当然后来谁也没有从这个虚构的欧洲账户中得到一分钱的还款,比如,有个名利场的照片编辑师就在和Anna Delvey的摩洛哥出游中自掏腰包垫付了四人旅游所有的开销6万2千美元,最后只要回来五千美元。

(在摩洛哥度假的Anna Delvey)

据说,这个受害者后来在Anna被捕之后瞄准了这事的商机,作为亲身经历者目前正在准备写一本关于Anna的书,所以也算是变相地还钱了吧…

除了这些名媛生活的日常,Anna告诉自己要做个有梦想有抱负的富二代,更为重要的事情还在等着她。2015年秋天,她看上了纽约曼哈顿绝佳的位置,六层楼高最地标性建筑之一。她想要在此处修建一所集酒吧、夜总会和艺术展三位一体的奢华私人俱乐部,通过广博的人脉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一位知名建筑师愿意为她设计。

所以最大的问题落到了如何想办法骗到四千万美元来支付这个终极梦想上,这次的金额已经大到不是一个口头吹嘘和简单的财产声明可以搞定的了,一开始她想向银行申请2200万美元的贷款就一下被吃了闭门羹,原因是她的一切财产证明还是“无法证明财产来源”…但随后她靠自己的欧洲女继承人的梗从银行那里拿到了十万美元的套现,承诺自己的欧洲账户会在之后马上电汇还钱。

(Anna Delvey在高端酒店的餐厅进餐)

有了这十万美元,她向另外一家投资集团申请2500万美元的贷款,这次还虚构了自己拥有由会计师和理财专家组成的专业金融顾问团队的事(其实到最后被查出来留的邮箱都是她自己的),但是被专业人士一来就眼尖地看到她护照上的出生地写的是俄罗斯,而当他们表示自己可以马上飞到瑞士去见她的银行经理的时候,Anna Delvey立即表示自己不想再继续申请贷款了,原因是她的有钱老爹已经给她打钱了…

这个投资集团把她的申请费十万美元退了一大半给她,然而她想的不是去把钱还给银行,而是自顾自回到了名媛生活的童话里,直到最后被所有高级酒店拒绝入住、在餐厅付不起餐费被捕才结束了自己的黄粱美梦。

(在被捕前发的最后一张ins)

极力向梦想前进,可惜选择了以谎言来为错误的梦想买单,希望她接下来的日子,能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吧…

 

小编推荐 新闻 爆料
4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