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门

苗寨打银40年,「苗银」是苗族穿在身上的符号,而「银匠」就是用铁锤记录历史的!

3 月 11 日
2170

苗银可以说是苗族最重要的文化载体!

银匠曾经是苗寨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但如今,苗银匠人似乎已经跟不上时代节拍了。以前,银饰是苗族居家旅行的必备神器,苗族订亲,头饰、披肩再穷也先送半套,另半套过门时必须付清。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苗族开始拒绝用银饰做彩礼:“我们已经汉化,不兴戴银了。”作为湘西苗银世家麻氏家族最后的传人,麻茂庭40多年都在自己的老木屋里坚持制作银嫁衣,在他看来,苗银是苗族穿在身上的符号,而银匠就是用铁锤记录历史的。

提到苗族,每个人眼前都会立刻浮现出一幅景象:美丽的苗族姑娘着盛装款款走来,别在五彩苗服上的银饰叮叮作响。苗银可以说是苗族最重要的文化载体。

苗银匠人麻茂庭来自湘西有名的苗银世家,麻家的苗银传到麻茂庭手上,已经是第五代了。40多年来,麻茂庭一直“躲在”苗寨的老木屋,打造着一件件奇美、精巧的银嫁衣。图为身着银嫁衣的苗族女子。

苗银匠人分为游方银匠和定点银匠两种,麻茂庭属于定点银匠,在家承接加工银饰。 图为麻茂庭经过熔银、去杂、锻银、拉丝、吹烧等多道工序才完成的银饰。

麻茂庭的家有些简陋,这是一栋外面用砖头砌、里边用木头衬的传统苗居,和传统的徽州民宅有几分相似。麻茂庭平日就是在这里作业。图为麻茂庭进行锻银:左手用火钳架住银条,右手抡起铁锤开始敲打。每敲打一下就把银条翻个面。千锤百炼后,一尺多长的银条硬是被敲成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银线。

在苗族人心中,银饰具有辟邪秽、驱鬼神、保平安、送光明的作用,于是银饰成了苗族“盛装”里必不可少的元素。麻茂庭妻子(左)身上的这套苗族盛装,就是麻茂庭打制的。银饰也是姑娘嫁妆里必不可少的部分。定制一套完整的苗银嫁妆大约要用十几斤苗银,一套专属于自己的银嫁衣包括头帽、手镯、项圈、脚钏等。

这样一整套苗银饰品,即使像麻茂庭这样的老银匠每天打制的话,也要花费超过半年时间,售价约在10多万元人民币。图为麻茂庭展示他制作的精美的首饰品。

如今,随着族人汉化,银匠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全镇人都住上新楼房,但我还住着结婚时盖的木头房!这就是银匠的现在。”麻茂庭自嘲道。订单的减少导致了大批银匠失业,麻茂庭的五个兄弟,四个改行。徒弟15人,如今14个已经不沾银了。

但麻茂庭仍坚持打制银饰,“农忙时封炉,农闲时操锤”。

2009年6月,麻茂庭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苗族银饰锻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随着旅游业兴起,非遗评选的锦上添花,他的订单也渐渐多了起来。

麻茂庭家中有着各式各样的银戒指、手镯、头饰……这让这个偏远苗寨仿佛一下变身为“藏金洞”。麻茂庭虽然已是苗银国家级工艺大师,但他打制的银饰仍然卖得和市场上的银饰价格差不多,每次有人慕名前来拜访时,他的银器就会被抢购一空。

 

责编/李紫君     设计/方芳芳
资料来源:搜狐网2月24日《他躲在苗寨,打了43年银嫁衣,一件卖十万,却住在老木屋里……》、南都周刊2015年10月15日《苗银:穿在身上的苗族符号》(摄影师/青鸟天际)

本文原载于澳洲华语新闻周刊杂志《CITYWEEKLY 城市周刊》第257期,欢迎在线阅读:CITYWEEKLY

华人故事 文化 艺术
21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