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

震惊!悉尼华人女留学生哭诉: 我打工一小时才7澳元!老板太无良!还有人被性侵!

7 月 11 日
229

希望克扣留学生工资不再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关于雇主克扣留学生工资的新闻,小编也为您报道过不少了。很多来澳洲留学的小伙伴们,想必都会为了补贴日常生活而在课余做一些兼职之类的,以减轻父母的负担,缓解经济压力。

但就是这样辛辛苦苦的勤工俭学,还是会被黑心的雇主压榨!甚至还被性骚扰!再加上疫情之后经济环境不景气,这样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了……

华人女生当服务员时薪仅7刀!

日前,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公开了关于留学生在澳打工情况的调查报告,结果令不少人大吃一惊!研究人员调查了来自103个国家的6000名留学生,竟然有超过半数学生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图源:SBS News)

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的时薪为12澳元或更少,而澳洲政府Fair Work Ombudsman官网上公布的最低时薪标准为19.84澳元!

(图源:Fair Work官网)

更令中国留学生们心寒的是,据调查,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收入水平最糟糕,有54%的学生收入严重过低!

(图源:SBS News)

而在这样让人心寒的比例之中,在悉尼大学读艺术/政治专业的中国留学生Iris一定会有姓名。因为,她在餐厅做服务员时,拿到的时薪竟然只有7刀!连最低时薪标准的一半还都不到……

(图源:ABC News)

“为了支付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的父母非常努力地工作。”“我觉得我需要做点什么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Iris说。作为一名兼职服务员,Iris的工作不仅包括了打扫厨房、洗盘子等后厨工作,前台点餐缺人手时,她也需要顶上。而如此懂事又辛苦的她,工资也只有每小时7刀而已。

Iris说:“老板告诉我,如果我能做得更好,他们就会给我加薪,但我认为这明显就是在撒谎。”该报告的作者之一、UTS法律副教授Laurie Berg说,Iris的遭遇在留学生中并不罕见。

(图源:网络)

“不幸的是,像Iris这样的情况在国际学生中很常见,他们接受较低的报酬,因为这是他们仅可以找到的工作。”“而且,由于留学生们远离家乡,往往是独自一人,再加上不熟悉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发声,所以他们极易受到雇主的剥削。”Laurie Berg补充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拖欠工资,就成为了很多留学生在打工时常会遇到的棘手问题。

“疫情期间,很可能会使这种剥削情况加剧。因为留学生对收入会更加渴望,而雇主会试图削减成本。同时,工作机会也更加稀缺。” Berg博士解释道。

讨回工资是难上加难!

在澳洲读土木工程专业的中国留学生Jonathan,就是被雇主剥削的例子之一。“老板拖欠了我6000澳元的工资。经历了漫长的2个月时间,我才终于讨回了一个我很满意的解决方案。” Jonathan说道。

(图源:ABC News)

而对于另一位中国留学生Jin来说,这样的“幸运”是她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她仍在为被拖欠的高达1万澳元的工资而发愁。据了解,Jin曾在悉尼机场的一家促销公司工作。遭遇不公平待遇后,她向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求助了。

(图源:网络)

据她陈述,她做的工作和该零售商直接雇佣的零售员工一样,包括结算销售额等一系列繁杂的内容,但她拿到手的薪酬却要比别人低。她说,她应该得到同样的报酬,同样的奖励率。

但是,她却收到了Fair Work Commission的拒绝调查回信,信中说,他们无法查明她以及其他16名员工的情况:“调查清楚这个支付情况需要数月的工作,包括多次实地访问和面谈。但是,在当前的疫情的特殊环境下,我们无法进行现场调查或采访。“而且这家店已经关门了,将来可能不会再开张了,” 回信中这样写到。而Jin的雇主也表示,他们都是按照法律要求发工资的,没有问题。

性骚扰问题也困扰着留学生

除了拖欠薪资问题之外,另一个问题也是很多留学生在打工时会遭遇的:办公室性骚扰。

从巴西来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学习商业领导力的Paula,表示自己在工作场所遭到性骚扰。“他想要吻我,还想要我的内衣,”她在接受澳媒采访时说道。“当我拒绝了他的性挑逗,并想要回欠我的工资时,他却试图惩罚我,威胁要把我的位置让给别的新人。”

(图源:ABC News)

后来,Paula不得不辞掉了工作。因为无处投诉,也不敢投诉,她的压力大到了极点。她说:“他说他很有势力,而且和一些人有关系,还一直威胁要打电话给移民局。”令人心痛的是,Paula的经历也不是个例。

(图源:ABC News)

同样来自巴西的Talita称,一名主管试图亲吻她,并提出在晚上外出时与她发生性关系。“他想吻我,还咬我的嘴唇,”她说。“我一心想逃跑,但他缠着我不放,并对我说,‘我知道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但你得跟我在一起。’”拒绝了主管的她失业了,回到了巴西。后来,她又回到了墨尔本,打算完成做一名厨师的梦想。

(图源:ABC News)

留学生独身一人来异国他乡奋斗,本就不是易事一件。在希望这个社会可以给他们更多的公平公正的同时,也希望克扣留学生工资不再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人们也不再会对这样的话题感到麻木。

 

 

编辑:Evelyn(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澳洲新闻 澳洲生活
2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