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震惊!高云翔案惊天性侵细节被曝出!案件要水落石出?大家都看傻了!

1227

高云翔案性侵细节被曝出!

高云翔性侵案至今已有一年时间,一直备受关注,事到如今也还没个结果。

11月4日上午,此案在悉尼唐宁中心地区法院再开庭,据悉整个案件将持续审理约5周,而今天,正是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的第十六日庭审。检方目前正在唐宁中心地区法院对嫌疑人进行盘问。今日的庭审于早上10点开始。而高云翔以及团队已经提前半小时到达现场。

他表情凝重,步伐缓慢,今天的庭审,对他来说十分重要。

因为在昨日庭审时,检方发现王晶和受害人对于案件的叙述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版本。那么他们二人,其实一定有一人在说谎,但在法庭上作伪证是十分愚蠢的。而检方最后的决定,也就影响着对高云翔案情最后的裁定。今日10:20am,庭审正式开始。

10:30am-11:10am

检方在40分钟内,通过回放酒店监控录像等方式,向王晶提出问讯。包括是否陪同受害人离开酒店、是否威胁受害人、是否与受害人有身体接触、受害人是否自愿与他进入酒店、他与受害人的关系等等。而在审讯后期,检方更是要求他详细描述他是否看到受害人与高云翔发生性关系。比如高云翔是如何与受害人进行亲密接触的。

具体问讯如下(截取部分内容):

  • 检方:你说,女当事人是自愿为高先生提供性服务的对吗?
  • 王晶:是的。
  • 检方:这个是接吻之后马上发生的事情吗?
  • 王晶:是在接吻之后。
  • 检方:口交之前,高先生都没说什么,没做什么是吗?
  • 王晶:我从洗手间回到卧室,就看见女当事人骑在高先生的腿上。
  • 检方:你很吃惊吗?
  • 王晶:就是觉得很突然,这个画面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 检方:在房间里,你是知道女当事人根本不会自愿进行性行为的,对吗?
  • 王晶:那是女当事人自己的行为,与我无关。

11:10am-11:55pm 休庭

12:10pm 检方律师继续对王晶进行盘问。

  • 检方:你完全没想到女当事人会骑在高先生身上,是吗?
  • 王晶:是的。
  • 检方:你昨天是否说过,女当事人给高先生口交后,你站起来把烟丢进了马桶里面,是吗?
  • 王晶:是的。
  • 检方:高先生说完,“女当事人非常享受后”,没有任何人说过话,是吗?
  • 王晶:是的。
  • 检方:你说,女当事人是在洗手间里给高先生口交的是吗?
  • 王晶:是的。
  • 检方:女当事人靠近洗手池吗?
  • 王晶:有一小段距离。
  • 检方:多远的距离?
  • 王晶:一张桌子的距离,没法确认。

截至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的审理中。小编也会在最新消息放出后,一并整理并向大家报道。

早前庭审详情

11月4日上午,此案在悉尼唐宁中心地区法院开庭,当日,高云翔身穿深蓝西装,戴着深色墨镜,看起来气定神闲。

这次庭审,主要就KTV和酒店性侵的细节进行了盘问,高的律师把一个个细节拆开来,反复质疑盘问女当事人,过程中女当事人多次情绪崩溃,泣不成声。

受害者表示,她是主动跟随王来到其所住酒店房间的。一开始她坐在椅子上,王曾试图亲她,受害者将头转开表示抗拒,之后记不清王是否阻止她离开房间,由于王微信通话说要让所有人来他房间道别,于是受害人在房内等待,还叫了出租车。当高云翔律师反复盘问女当事人为什么不离开时,王是否阻止她离开时,她的回答都是“记不清”,令人存疑,而说到这女受害者泣不成声。

后来高来到王的房间,女受害者表示要和高寒暄一下于是取消了出租车,因为她认为“高是公众人物,还跟我父亲认识,我认为他还是值得信任的。”在高云翔进入房间后受害人取消了出租车,也间接证明王晶并非女受害人口中所说的那样紧急和不堪,女受害人看到高云翔后就打消了离开的想法,甚至有“亲近”高云翔的动机。

对此,女受害者说是自己以为在提醒王不要这样以后就不会再继续,但女受害者还说当时的情况,大声呼救并没有用,显然很牵强。此时女受害人再度崩溃。

在面对高的律师的盘问时,女受害者对一些关键问题,选择用“不记得”来辩解,但此前女受害者表示对当晚发生的事记忆深刻,并对一些强迫性行为则表述“记得很清楚”,显然女受害者在强调自己被被迫的,并非自愿。

随后在描述当晚酒店事发经过时,女受害者表示自己曾告诉高和王自己正在生理期。当时王向厕所走去,他对高说,‘我把她交给你了’,“高把我推向床,亲吻我,我尝试躲开他,他从后面抓住我,放到他腿上,尝试脱我的衣服。”

“王这时从厕所出来,开始协助他脱我衣服,高把我转过来,开始亲我,把我的连体衣脱到腰部,开始脱我的bra。高抚摸我,并将我带到厕所。”“高抚摸我的胸部,把我带到厕所,王当时也在厕所,抽烟,看手机。高云翔把厕所灯关了,但厕所门是开着的,高随后完全脱掉了我的衣物和内衣裤。”

“我对高说,不,我正在经期,有使用卫生巾。我对高说完后,他并未理会,而是把我按来跪下。”高多次抓住她的手臂,但是未造成任何伤痕,女受害者说自己一直在抵抗,还遭到高强行摸胸,而王将她放到地上,反复折磨她一个小时,还说“王时软时硬,时间太长,我非常痛苦。”

在证词中,女受害者说高的精液射在枕头上,枕头当时在地上,对于证词中所记录的“王将精液抹到女子身上”女当事人表示记不清了,检控官称,在高云翔离开后,王晶曾上前意图实施性侵,指这导致受害者双腿有淤青。

他随后将受害者带到床边,让其面向窗外,意图从后面实施性侵犯,并强迫其为之口交。高云翔律师对高云翔在房间内对女当事人的行为进行详细的盘问,而正是高云翔射精的位置,让女当事人的证词前后不一,女当事人却一口咬定白色液体是高云翔的。从之前的庭审中可以看出,女当事人在很多盘问细节的回答都有问题,用“记不清”“不记得”来回应律师,

但唯一咬定的是高云翔、王晶强迫自己,在交叉质证盘问环节,女当事人过多模糊的回答似乎是为自己辩解。

自始至终,女当事人都可以选择离开,并没有人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但从KTV到酒店,女当事人与王晶亲密互动的画面可以看出她并非始终抗拒,无论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原因,她说自己害怕而服从了两人的说法似乎站不住脚。

高云翔与王晶在今天的庭审中,表情再次严肃,毕竟是房间内的细节盘问,但两人同样表现出了对女当事人的不认同,女当事人的多份证词也存在差异,真实成分也备受质疑。

在女当事人回家后,丈夫发现了其脖子上残留的精液,才在丈夫的建议下报警,让很多网友质疑女方当时是同意的,但迫于丈夫的压力才报警谎称不同意,而整个案件的重点就是“同意”与否。

现如今,高云翔已因为此事身陷囫囵。他必须每天去Surry Hill的警察局报道,且晚11点到凌晨5点进行宵禁。但不管如何,他或许被冤枉,但却绝对不无辜。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我们也只能静候结果了。

 

 

(本专题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载于澳洲最受欢迎微信公众号“微悉尼”,微信搜索“wesydney”即可关注。

小编推荐 新闻 爆料
12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