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3日 , 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 震惊!波音与346条亡魂:30000亿的生意,嗜血的资本…

震惊!波音与346条亡魂:30000亿的生意,嗜血的资本…

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公众号ID: collegedaily

给你三万亿人民币,让你杀一个人你会杀吗?如果你迟疑了,请往下读。

1977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发生了一场世纪丑闻。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各大车企开始制造小型汽车。福特汽车在1971年推出了一款溜背式设计的Pinto汽车,主打轻便省油,受到大众喜爱。Pinto汽车仅在生产的第一年就售出了超过350,000辆。

(图源:fox)

但这款汽车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出于外形考虑,Pinto的油箱被置于汽车后轮轴承处,而非当时公认的比较安全的上方。这就导致了只要汽车追尾,就有可能发生爆炸的重大事故。

短短6年上市时间内,Pinto汽车发生了多起车尾被撞起火的案件,也发生了爆炸伤亡的惨案——印第安纳州三名少女因车尾碰撞油箱爆炸,三人不幸死于车中;一对加州母子驾驶Pinto汽车出游,遭追尾后汽车油箱爆炸,母亲当场死亡,儿子全身重度烧伤,需进行长达10年的治疗……

(加州母子Pinto汽车追尾后发生爆炸)

后来有证据表明,福特公司对这一安全隐患是完全是知情的。对于Pinto汽车的设计缺陷,其实只需要在油箱和轴承之间安装一个塑料挡板就可以避免这一风险,成本只需要11美元。但是为什么福特汽车明明知道汽车存在安全问题却不召回?因为当时福特的总裁奉行的是成本收益原则。

福特公司很快算了一笔账:如果召回生产的1000万辆Pinto,每辆车安装成本11美元的塑料挡板,需要1.1亿美元。通过估算得出,由于设计缺陷导致追尾爆炸引起的死亡人数大约为180人,一条人命的价钱,加上各种需要赔偿的情况,差不多5000万美元足够。

1.1个亿的召回成本远大于5000万的救人收益,福特公司选择了后者,选择了对安全隐患置之不理。这就是资本的黑暗面:只要能有更多的利润,死几个人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卡尔 ·马克思 《资本论》

Don’t Be Evil 不作恶曾经是谷歌公司的座右铭,试图让人们牢记在追求资本利润的同时不要作恶,忘记人性

几十年过去了,到了2019年。福特汽车换成了波音。截止到2019年1月,存在设计缺陷的波音737Max系列飞机已经在全球拿下了5011架的订单。这个订单总价超过3万亿人民币!面对如此巨额的订单,丰厚的利润,波音却面临了和几十年前福特汽车同样的问题:是屈服于资本,为了利润而放纵一款设计有缺陷的飞机继续大卖,同时承担可能的乘客死亡?还是要花掉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金,重新设计飞机?波音选择了前者。

737客机,是波音公司卖得最好的飞机。让波音公司日进吨金。但是737客机确实1960年代设计的产物了,已经有50年的历史了。快被淘汰了。面对来自空客的日益激烈的竞争,和逐渐下降的利润,为何维护股东的收益和股价,波音迫不及待要推出能替代737的新款飞机。于是波音给737客机装上了更先进,更省油,也尺寸更大的发动机。(如下图)

但是飞机外壳和整体气动力设计基本没变,因为如果要重新设计飞机,波音要花掉上百亿美金。现在倒好,换了一个发动机,就贴上一个新名字737Max,当做了全新的一款飞机出售了。波音这个做法真可谓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由于新的发动机大了整整一圈,也更靠前,抬头力矩变得很大使得飞机在飞行时,头部容易“翘起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波音公司想出了一个“天才解决方案”:设计了一个叫做MCAS的软件来解决飞机“抬头”的问题。这个方案其实十分简单粗暴,就是在机头装一个传感器,感受飞机前方的气流,

如果传感器发现飞机在抬头,就自动调控飞机向下低头。这个传感器就长这个样子,就是一个风扇叶子般的设计,简单得让人惊讶。

但是这个小小的传感器却埋下了隐患。如果这个传感器坏掉了,或者受到紊乱气流影响误判了飞机的状态,那么他会启动那个该死的MCAS软件强行把飞机机头拉向下……

如果传感器真坏掉了,飞机就会被迫持续向下俯冲。结果,在现实中,这个传感器真的出问题了。

去年10月,一架失控的737 Max 8飞机俯冲坠毁,带走了189条鲜活的生命。据纽约时报报道,飞机上原本有一项新的自动安全功能装置以防止引擎失效,但却不知为何突然导致飞机不断发生俯冲。危机时刻,两名飞行员进行了一场顽强又恐怖的斗争。

一次又一次,他们将飞机的机头拉高,但无法阻止飞机持续俯冲。最终这架仅服役一年的波音飞机坠毁,沉入大海。

飞机失事海面有漏油的情况
图源:AFP

其实早在狮航空难之前,机长就已经发现了飞机的异常了:

就在狮航发生空难之前,那个传感器发生了4次异常,按理说这么重要的传感器发生异常,应该立刻停飞并进行维修,实在不行就全面召回。结果在波音公司的“运作下”,波音答应给“换一个新的传感器”。

结果就在换上新的传感器的第二天,这家狮航的737Max客机刚起飞不久就又发生了传感器异常,飞机在软件的指令下不停向下俯冲,飞行员因为没有被提前告知这个隐患,而措手不及,拼命和飞机的系统做搏斗,试图拉起机头,挽救飞机。但一切终于是徒劳。每一次飞机系统把机头降下去,飞行员就拉起一次,这样来来回回,“人机搏斗了”整整26个回合。直至机毁人亡。

波音在狮航的空难之后,没有召回这款飞机,甚至还表示对737Max这款飞机的安全性十分满意。美国的一切媒体甚至在批评狮航是一家廉价航空,是因为飞行员缺乏训练,没能有效操控飞机才酿成空难。

而对于世界上大部分人来说,这场发生在遥远印度尼西亚的一场空难,很快就下了热搜,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一辆满载乘客的波音737-Max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往肯尼亚内罗毕。

当天天气晴空万里,能见度良好。起飞十几秒之后,飞机开始不受控制地突然加速。起初的几秒内,有着超过8000小时的良好飞行记录的机长亚里德?格塔丘(Yared Getachew)没有太过惊慌,以为只是正常的飞行前的调试。

(图源:The Citizen Tanzania)

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次是严重的技术故障,依旧像往常一样,试图用他熟练的技术操纵着飞机。渐渐地,经验丰富的机长察觉出了机器的异常。飞机在明显的加速,而且已经达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机长这时已经有点惊慌,仍保持着沉着冷静的语调向空中交通管制人员汇报了这一问题。

空管人员也观察到这架新的波音737 Max 8此时正在数百英尺的高空上下震荡,这明显异常的波动表明飞机正在面临严重问题。塔台于是紧急命令另外两架朝机场飞来的班机转变航向,暂时保持在高空中。“断开、断开,请求返回,”就在这时,对讲机那头的格塔丘机长语气已经在明显请求。“请求引导着陆”。

最后一声求助发出之后,302号班机的信号便戛然而止。任凭塔台再怎么呼叫,那头只剩一片杳然。

(图源:Fighter Jets World)

距离起飞仅仅6分钟。飞机最终坠毁在亚的斯亚贝巴东南方60公里的比绍夫图镇附近。

(图源:BBC)

由于机长和空管人员的通话内容没有公开发布。我们无法得知年仅29岁的机长为了挽救157条生命曾经做过怎样的挣扎。从仅仅已知的“请求返回”和“请求引导着落”中,我们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无助和绝望。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下一页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微悉尼

微悉尼
“微悉尼”是澳大利亚最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之一。我们致力于报道澳洲新闻,以及全世界发生的闲事、杂事、新鲜事儿。作为悉尼门户网站,内容涵盖悉尼新闻、悉尼旅游、悉尼美食、悉尼同城资讯等多个领域。

你也许感兴趣

又发生恐怖枪杀!无辜民众被”扫射和刺杀”!而更可怕的是,大批军火正通过暗网流入澳洲…

大批军火正通过暗网流入澳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