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2日 , 星期一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澳洲霍洛基金会国际市场合作经理:看他们重见光明, 这感觉真美好!

悉尼《C Magazine尚城》杂志专访澳洲霍洛基金会国际市场合作经理:看他们重见光明, 这感觉真美好!

一次海啸后,金融精英走进慈善

澳洲霍洛基金会已经进入中国21年,这些年,他们的工作人员对近300万人进行了视力筛查。

一次刻骨铭心的海啸遭遇,让曾经的金融精英Rebecca Edgecliffe-Johnson开始思索,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于是,她选择加入眼部慈善组织霍洛基金会,“我可以离开悉尼,去看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他们重见光明,看到他们很开心,这感觉真美好”。

“在全世界,有超过3,600万人正经历着本可以避免的失明。” 而人们或许想不到,“平均只要花25澳元,就能为患者实施一次(白内障)手术治疗”。Rebecca Edgecliffe-Johnson在接受C Magazine采访时这样说道,而她现在的工作就是为这些人筹集费用,让他们重见光明。

“这是一个低成本的行动,同时又能真正地改变一个人的生活。”Edgecliffe-Johnson如今是澳洲非盈利慈善组织弗雷德·霍洛基金会(The Fred Hollows Foundation)的国际市场合作经理( International Markets Partnerships Manager)。不过,她加入这个机构的时间并不算长,大约两年前,她还在从事银行业方面的工作。

从金融业到非盈利机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业。而她做出这种选择并非一时冲动,这还要从几年前令她刻苦铭心的一段经历说起。

2004年的节礼日那天,震惊世界的印度洋海啸爆发了,那时,Edgecliffe-Johnson和家人正在泰国度假。“在那次海啸中,我们被困在了岛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因为当时我就是去潜水,什么也没带,我甚至连其他衣服也没有,只是穿着我的泳衣,我以为我的家人已经在岛上遇难了……”回忆起灾难发生的那一刻,Edgecliffe-Johnson依然难掩恐惧。“我和妈妈被困在热带丛林里面,一无所有,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安全(获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最终,Edgecliffe-Johnson平安无事,但经过那次海啸,她开始重新调整自己的人生方向,比如不再想继续从前的工作,“我想要做一些别的事情,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我开始理解处在困境中的人,比如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他们可能永远都处在这样的境遇中,恐惧,不安,我需要做些什么帮助他们”。

获救之后,Edgecliffe-Johnson和家人返回当时的居住地伦敦,随后她便辞去了金融工作,在与海啸有关的慈善机构中做起志愿者。就这样,Edgecliffe-Johnson完成了一次不小的身份转换,从金融进入非盈利性机构的世界,“之后,我结婚了,然后我们离开了英国,搬到了亚洲,我有了两个孩子。” 直到大约三年半之前,他们来到澳洲,最终安定了下来,并于两年前加入霍洛基金会。

“看到他们重见光明,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基金会已在中国工作了21年,共对近300万人进行了视力筛查,对110多万人进行了眼科手术和治疗,并对约3万人进行眼部健康方面的培训,超过9.3万名白内障患者恢复了视力。
Edgecliffe-Johnson参加霍洛基金会举办的Coastrek马拉松挑战项目,筹款之余,让更多人了解霍洛基金会。

“基金会的工作很有趣,从此我也变成了一位全职妈妈。” Edgecliffe-Johnson说道。加入霍洛基金会并不是一个随意的决定。“我一直很认真和谨慎地选择为哪个非盈利机构工作,因为我是从私人公司转到非盈利机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要牺牲和奉献自己”。

在她看来,选择一个有很好愿景和目标的机构非常重要。“在非盈利机构工作的人都有一个最终目标,就是做好事,让世界变得更好。”此外,她也会关注这些机构的公司文化和运营方式,比对过后,霍洛基金会成了她最满意的选择。“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运用我的知识、技能和外语,它让我在职场中成长,与不同国家的人打交道”。

在霍洛基金会,Edgecliffe-Johnson主要负责监督基金会的全球战略。“我现在有18个国际合作队伍,我也在与一个更大的团队合作,负责开拓国际市场,没有什么比有人要支持我们基金会更令人开心的了。”她说。
与慈善活动同行的两年,Edgecliffe-Johnson听过不少真实接受基金会帮助的患者故事。“看到他们重见光明,看到他们很开心,这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不过,和其他慈善机构一样,霍洛基金会也面临着如何筹款的难题。“我们大部分的资金来自澳洲,但是我们正试着让我们的资金更多元化一点”。而资金多元化,就需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基金会的存在。Edgecliffe-Johnson坦言,很多人并不了解他们的影响力有多大,所以她觉得有必要更好地宣传基金会,宣传他们的工作。事实上,他们也正在做这件事,在澳洲,霍洛基金会有一个Coastrek马拉松挑战项目,筹款之余,让更多人对霍洛基金会有所了解。

身为华裔“我很希望回馈我的血统地”

Edgecliffe-Johnson有一半的中国血统,所以她希望基金会与亚洲建立联系,回馈她的血统地。
作为全职妈妈,Edgecliffe-Johnson一直努力平衡家庭与工作间的关系,与此同时,她也没有牺牲自己的个人爱好,比如潜水。

两年的基金会生涯让Edgecliffe-Johnson学到了很多,她也意识到,非盈利机构与私人公司的一些区别,“非盈利机构更国际化,技能非常多元,同样在文化上面也非常多元”。事实上,Edgecliffe-Johnson自身就是多元文化的组成者之一,她出生于新加坡,在中国香港长大,母亲是中国海南人,所以她有一半的中国血统,“我个人很希望(基金会)与亚洲建立联系,因为我有亚洲血统,我很希望回馈我的血统地”。

在她看来,保持这份血缘传统很重要,虽然她的母亲没有在中国待很久,就随家人移居越南,后来全家人去了英国,但Edgecliffe-Johnson很爱中国,她去过上海、西安,“那是家的感觉,我会感到舒适又放松,尤其在香港的时候,因为我在香港长大,我在那里度过了很长的时间。我爱中国的丰富历史,爱它的文化。我觉着没有什么地方比亚洲让我更有家的感觉了” 。

如今的Edgecliffe-Johnson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广东话和普通话水平,同时还在学习法语。而在家庭方面,她也像很多全职妈妈一样,努力在工作与家庭之间找到平衡点,“这确实很难。”她坦言,当孩子开始上学时,生活会变得尤其忙碌。“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围绕学校你需要做很多工作”。Edgecliffe-Johnson有两个女儿,一个七岁,一个五岁。这让她每天早上需要至少三个小时去做很多事情,照顾孩子,准备她们的书包、校服,把她们送去学校,然后才能前往公司。

为此,她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我需要很仔细地规划时间,确保给每件事以足够的注意力。”而她的一个朋友,另一位全职妈妈分享的经验让她受益匪浅。“专注在你正在做的事情上,当你工作的时候,就专注在工作上,当你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就专注在孩子身上。”她说道。

不过即便如此,当Edgecliffe-Johnson回答“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时,她依然把孩子和家庭放在了第一位,其次才是事业和友谊。“当然自己的兴趣也很重要”,跑步、攀岩、潜水以及澳洲正流行的Netball……她从未抛弃享受生活的机会。不过,在她看来,“自己生活充实的同时,也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如果是这样,就再完美不过了。

 

 

采访:Jingwei Lian 撰文:刘涛 设计:刘思浓

本文由WeSydney微悉尼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否则我公司保留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关于 CITYWEEKLY

CITYWEEKLY
《城市周刊 CityWeekly》杂志是一本全方位的知性而有品位的华语悉尼生活导航,集全球及澳洲新闻、时事、经济、生活、旅游、时尚、艺术于一体。

你也许感兴趣

对话澳洲Ritz and Ghougassian设计工作室,聊聊奖项背后的故事

对话Ritz and Ghougassian设计工作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