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艺术

悉尼《CITYWALKER尚城》杂志专访澳洲获奖艺术家Robert Ewing:“非主流”艺术家笔尖下的神秘符号

1 月 2 日
359

专访澳洲获奖艺术家Robert Ewing。

努力、人品好、高产。在541 Art Space负责人Sophy Feng看来,好艺术家的三个要素Robert Ewing恰好都有。与人们印象中的艺术家不同,Robert Ewing显得很“非主流”,朴素得像邻家大叔,但画风非常独特,他擅长以景观为画,用一些神秘的符号让作品自己说话。

一年365天里,每天都要画幅画

Robert Ewing和他的作品Fractured Western Landscape with Fire,创作于2017年。
Robert Ewing的作品They Took All They Could Take,创作于2017年。

“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在画画。在我很小的时候,几乎所有能画画的地方,我都画上了画,包括我父母的车里。”对于澳洲全职艺术家Robert Ewing来说,他与绘画的缘分或许是一种命中注定的安排。

现在的Ewing虽已步入花甲之年,但依然保留着儿时自己对画画的那份热情。“我把绘画当成了我的工作,我的办公室就是我的工作室。”他还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就是挑战在一年365天里每天都要画幅画。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但Ewing做到了,并且乐在其中。“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每天画完画后,他还不忘拍照,然后把照片分享到Facebook上。

Ewing对绘画的这种热情,让他成为一名非常高产的画家,也经常举办个人画展。最近他刚刚结束在541 Art Space的画展——《变》(Change)。Ewing说,画展名字的灵感来源于一首中国古诗,诗里有这样一句话“雁渡寒潭,雁过而潭不留影”(The wild geese fly across the long sky above. Their image is reflected upon the chilly water below. The geese do not mean to cast their image on the water;Nor does the water mean to hold the image of the geese.)。

“这首古诗说,湖水并不打算留住大雁的身影。其实,每天的景色都在变化,倒映在湖面的景色自然也跟着变化。我的风格也是如此。”Ewing说道。

就像这场展览的主题,他的画风也在不断改变,但不变的是,环境和景观一直都是他的创作之源。“虽然我已进行了无数次艺术之旅,但依然对环境和景观特别感兴趣,尤其它们不断变化的特性为我提供了无尽的创作灵感。”

摇摆的树、人手和眼睛……解码画里的神秘符号

Robert Ewing荣获2019年Hazlehurst National Art on Paper Award大奖的作品Chaos and Consequence,创作于2017年。
Robert Ewing的作品在541 Art Space展览。
作品Walking to Rottnest 11,986 Years ago,创作于2019年。

一个像随风摇摆的树或人手的符号,以及一些怪异的图腾和眼睛……这些都是Ewing作品中常见的元素,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也让他的作品充满了神秘的艺术感。

“我的作品有一种文化和环境的象征意义。” Ewing解释说,一些符号代表了一个东西的正反面,比如光明和黑暗、积极和消极、女性和男性。“我的作品代表了我对阴阳这一概念的理解,而这种理解是在不断变化的。”他说,画中的图腾和眼睛则相当于桥梁的作用,可以让观众更好地与他的作品展开对话,“有许多不在我控制范围内的东西,它们会影响观众对我作品的理解。所以,我喜欢用这种更开放的方式,让他们更好地理解我的作品。”

除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各类符号,Ewing还特别喜欢使用浓烈的色彩,他很懂得如何运用这些色彩。在他的作品中,无论是深色还是浅色,总能够达成一种和谐的平衡。“我所有的作品都是用不同的美学元素精心打磨,这样才能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他说。

有趣的名字是Ewing作品的另一个特色,比如They Took All They Could Take。给作品取个什么样的名字,的确让Ewing花了不少心思。“我喜欢开放式的标题,能为观众理解作品提供一些线索,并且兼具个性。我不太喜欢生硬的标题,希望观众能与我的作品展开对话,找到自己的方式沉浸到作品中去。”他说。

他就像邻家大叔,有一种莫名亲切感

作品Fred and Ginger Disguised as Imaginary Forms within A Landscape Setting,创作于2019年。
作品Discordant Landscape Number 8,创作于2017年。
作品Reflection of A Passing Landscape,创作于2019年。

很多时候,艺术家给人的印象往往是自我、挑剔和严苛的,但Ewing似乎很不一样,他就像邻家大叔,有一种莫名亲切感。这是与Ewing合作过的541 Art Space负责人Sophy的感受。

“布展的时候他特别好说话,非常愿意听取布展人的建议,也很配合。”Sophy说。她还透露,Ewing对自己的作品十分珍爱。“他的作品在运过来的时候都是带着画框的,而且这些画框都很贵,可见他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爱惜,也能看出来Ewing是真的热爱艺术。”

不过,珍爱作品的Ewing也和很多全职艺术家一样,面临着生计问题。在这一点上,Ewing是务实的。“如果不出售一部分作品,生活可能难以为继。如果艺术无法让我养活自己,那我的工作就会面临很大的限制。”他坦言。

在Sophy 看来,“好的艺术家一般要包含三个要素:努力、人品好、高产”,而这三个要素Ewing恰好全都具备。

就在今年9月,Ewing收获了一项大奖——Hazlehurst国家纸上艺术奖(Hazlehurst National Art on Paper Award),参与此次评奖的澳洲艺术家有800多人。

如今,光环加身的Ewing依然选择住在西澳的一个小镇,身边是各种各样的自然景观,还有自己的花园。“周围的环境每天都在影响着我。”对他来说,这里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而这样简单自在的生活,正是他最想要的。

 

 

图片均来自被访人

采访:董秀兰、Sarah Kong 撰文:刘涛 设计:王肖

专栏 小编推荐 艺术
35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内容已受保护